第282章 凌北剑的杀意-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82章 凌北剑的杀意

  此刻若不是大庭广众,凌北剑绝对不会让陈青阳活着离开。

  “动手!”

  凌北剑再次冷喝一声,那位名叫狂煞中年人身上的气势顿时变得狂暴起来,眼露狠厉凶光,朝着陈青阳缓缓走了过去。

  此刻陈青阳身上的气息完全收敛,狂煞根本查探不出陈青阳的底细。

  再加上陈青阳年纪不大,身材也非常消瘦,在狂煞看来,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因此他的眼中并没有半点警惕之意。

  此刻狂煞身上的气息一显露出来,陈青阳就立刻知道他的实力境界,俨然是一位凝劲中期巅峰的武者。

  而且狂煞身上的杀气非常的浓重,想来死在他手底下的冤魂不在少数。

  不过陈青阳的脸色却没有半点波动,一如既往的平静。

  狂煞以为陈青阳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住,连逃命的本能都丧失了,那冷漠的眼神闪过一抹轻蔑之意,大手成爪,瞬间一挥,企图以简单粗暴的方式将陈青阳抓过来。

  在狂煞出手的刹那,陈青阳原本平静的眼神陡然一凛,以迅雷之势果断出手。

  狂煞的实力不简单,而且他杀过很多人,战斗经验绝对异常的丰富,陈青阳也不敢大意,未免出现意外,他果断选择突然偷袭,瞬间爆发出最强的战斗力。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陈青阳突兀间爆发出恐怖的力量,狂煞那冷峻的表情霎时间大变。

  可惜陈青阳出拳的速度实在太快,狂煞根本没有防备,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砰!”

  六倍霸王拳的力量绕过狂煞的探爪,以狂暴之势轰在他的胸膛上。

  “砰!”

  声音低沉而有力,在如此恐怖的力量震荡下,饶是狂煞那坚硬如铁的胸膛,也瞬间凹陷下去,笨重的身体更是直接往后倒飞,狠狠地砸在地上。

  “噗!”

  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狂煞的体质果然强悍过人,很快就从地上爬起来,即便胸口已经被陈青阳那一拳砸地凹陷下去,但是似乎并没有让他因此受到重伤。

  “身体还挺结实!”陈青阳站在原地,眼神玩味地看着狂煞说道。

  如果换做是其他凝劲中期的武者,若是被陈青阳结实地打上一拳,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可狂煞仿佛只受了轻伤一般,脸色也只是微微泛白。

  面对陈青阳的挑衅,狂煞的脸色变得极为阴沉,眼神也充满忌惮地瞪着陈青阳,不敢再贸然进攻。

  一旁的凌北剑脸色更是难看之极。

  原本在他眼中如同蝼蚁一般存在的陈青阳,随意便可捏死,可没想到陈青阳的实力居然如斯恐怖。

  刚才那一拳,力道犹如雷霆万钧之势,凶猛霸道,即便是凌北剑亲自出手,在不适用他后背那把古剑的情况下,他恐怕也得花费一番力气才能挡下。

  正当狂煞准备上前再试探陈青阳的实力时,却被凌北剑给拦了下来。

  “你不是他的对手,退下!”凌北剑声音微冷说道。

  狂煞修炼的乃是横练功法,身体坚硬如铁,可饶是如此依然被陈青阳一拳震碎胸骨,即便再打下去,只会让狂煞受伤更加严重。

  狂煞不甘心地瞪了一眼陈青阳,然后默默地退了下去。

  凌北剑缓缓上前几步,身上那凌厉的气势陡然破体而出,眼中更是爆发出阴冷的杀意。

  他要亲自解决陈青阳。

  感受到凌北剑真正的气势,陈青阳内心也微微一惊。

  凌北剑的实力境界,居然只有凝劲初期。

  可是此刻凌北剑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明显比狂煞还要更强,让陈青阳内心陡然产生一股致命的威胁。

  看来这凌北剑和陈青阳一样,都是可以跨越不止一个小境界战斗的天才武者。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敌人!

  看来接下来会是一场硬战,陈青阳也没有半点把握在不适用翻山印的情况下能够与凌北剑一战。

  不过都已经到了这个局面,陈青阳也不得不战!

  就在战斗一触即发之际,一道身影突然站在陈青阳的身旁,正是李青鸾。

  “凌北剑,你确定要在这里开战?”李青鸾冷声问道。

  刚才陈青阳和狂煞交手时已经引起周围不少人的恐慌,甚至有不少人已经拿出手机报警,恐怕要不了多久,警察就会赶到。

  “你怕了?”凌北剑咧嘴一笑问道。

  “怕?”李青鸾摇了摇头,冷笑说道:“如果你非要站,我们奉陪到底,只是不知道你最后能否安然离开海城!”

  说着,李青鸾身上的气势同样彻底爆发出来。

  她能察觉到凌北剑的实力不简单,陈青阳未必是他的对手,因此李青鸾不得不拼着重伤的代价再一次出手。

  “切,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受了重伤,你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让开,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下去陪他。”凌北剑冷笑一声道,那冷漠的脸色充满傲慢之色。

  如果李青鸾没有受伤,凭她凝劲后期巅峰的实力,再加上陈青阳,凌北剑还真得忌惮两人三分。

  如今李青鸾受了重伤,实力恐怕连五成都发挥不出来,凌北剑又何惧之?

  “青鸾姐,交给我吧!”陈青阳说道。

  李青鸾已经重伤了有一段时间,期间还出手过一次,差一点就丢了性命,因而伤上加伤,恐怕没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也恢复不过来。

  如果这一次再出手,陈青阳也不敢保证自己的内劲能够再救她一次。

  陈青阳宁愿暴露翻山印这一底牌,也不愿意让李青鸾再出手。

  “你有把握?”李青鸾皱眉问道。

  “他想杀我,绝不可能!”陈青阳自信说道,然后目光直视凌北剑,眼中战意昂然。

  凌北剑绝对是陈青阳见过最为妖孽的年轻天才,他倒想看看,自己化劲后期的实力,能否与他这个凝劲初期的天才一战!

  “呵呵,还挺有自信?那么我会让你知道,你跟我之间的差距,犹如云泥之别!”凌北剑狞笑一声道,周身顿时出现一股狂暴的气流涌动,后背上的古剑更是颤动不止,隐隐要出鞘的趋势。

  陈青阳暗自催动体内力量,如同大江奔腾般在经脉涌动。

  他已经做好死战的准备!

  “这是公共场合,两位请自重!”

  就在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在陈青阳等人的耳畔间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