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炎黄令-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83章 炎黄令

  与此同时,五道气息沉稳的身影从人群中缓缓走了出来,陈青阳等人的目光纷纷望了过去。

  当看到五人中为首那个中年人时,陈青阳和李青鸾两人表情都微微一怔。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前两天在苏城遇到的方从河,炎黄黄字号的河神,没想到他此刻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感受到方从河等五人身上的气息,凌北剑的眼中明显闪过一抹不屑之意。

  不到凝劲后期实力的人,即便来再多凌北剑也不在乎。

  “两位,这里是公共场合,禁止武者之间斗殴,还请两位不要让我为难。”方从河一脸冷峻说道,同时目光凝重地看着凌北剑,他能感觉得出来这个年轻人的恐怖。

  “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立刻滚!”凌北剑丝毫不客气说道,眼中杀意凛然。

  显然,他根本不知道方从河他们五人是谁。

  陈青阳此刻早已收敛身上的气势,他知道有方从河在,这一场架绝对打不成。

  或许方从河五人加起来都不是凌北剑的对手,但是陈青阳相信,只要方从河亮出炎黄令,凌北剑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敢当众挑衅炎黄组织的人,在华夏绝对有这样的存在,但是绝对不包括凌北剑和他所在的凌家,当年连外八门的联盟都差一点让炎黄给覆灭,凌家就算再强,也抵不过外八门的联合力量。

  方从河默默从怀里掏出一枚银质令牌,正面是用古体字写着的“炎黄”两字,而背面则是一条栩栩如生的四脚神龙。

  这是炎黄组织独有的令牌,当年陈青阳也有一个,不过他的令牌是金色的,代表着字号统领老大的地位。

  当看到方从河手持着的炎黄令牌时,凌北剑那冰冷的瞳孔猛地一缩,脸上的表情也微微一变,身上杀意瞬间全无。

  “你们是炎黄的人?”凌北剑微微咬牙问道。

  炎黄独有的令牌,凌北剑并不陌生,他也不怀疑方从河手上令牌的真实性,因为没人敢冒充炎黄的人。

  “炎黄黄字号,河神!”方从河淡然说道。

  炎黄组织乃是华夏的守护神,绝对禁止实力强大的武者在公共场合下放肆战斗,一旦发现,决不轻饶。

  当年有两位半步先天境界的武者因为个人恩怨私斗,不小心波及到一个普通村庄,全村一百多人全都丧命在他们的战斗余威下。

  这两位半步先天的武者身后都有不俗的势力背景,原本想要通过私了解决问题,可惜炎黄组织根本不理会,将那两名私斗的武者当场毙命,以警世人!

  凌北剑虽是凌乘风收的义子,但是在凌家的地位并不低,不说凌家,那些超级世家和宗门,敢惹他的人并不多,因此也养成了他傲慢嚣张的极端性格。

  但是有一个组织势力,别说凌北剑,就算是他的义父凌乘风也绝对惹不起,那就是华夏炎黄。

  尽管眼前的方从河几人实力不放在凌北剑的眼里,但是就算再接他一个胆子,也不敢对他们五人动手。

  “正是!”方从河脸色依旧淡然说道。

  凌北剑心有不甘地收起身上的气势,同时目光恶狠狠地看向陈青阳。

  “今日算你运气好,你那颗头颅,我暂时先留着,他日必定亲自来取!”凌北剑声音阴冷说道。

  有炎黄组织的人在,凌北剑不得不选择退缩避让。

  “你要敢来,我就敢让你有来无回!”陈青阳同样不甘示弱说道。

  无缘无故多了一个强劲的仇敌,陈青阳也并不畏惧,凌北剑再强,都只能成为他武道一途的踏脚石。

  “哼!”

  凌北剑冷哼一声,直接扭头转身,大步走向商场外面。

  姜琉璃歉意地看了一眼陈青阳和李青鸾,然后依依不舍地转身跟上凌北剑。

  陈青阳想抬手挽留姜琉璃,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资格与凌家抗衡,强留姜琉璃,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

  等将来某一天,他拥有可以无视凌家的力量,到时绝对会亲自踏上凌家。

  不为别的,只为那一句不算承诺的承诺。

  凌北剑他们走后,方从河才缓缓走到陈青阳的跟前。

  “你怎么来了?”陈青阳疑惑问道。

  如果方从河他们不出现,今日他和凌北剑这一战,恐怕真的会伤及无辜,幸好方从河及时赶到。

  “青帝统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方从河微微躬身说道,然后转身率先离开。

  他身后那四人一听到“青帝统领”这四个字,原本冷峻的表情也不由大变,目光惊骇地打量着陈青阳几眼,随后才快速跟上方从河。

  陈青阳看得出来方从河并非是机缘巧合出现在这里,他似乎是专程来找他,只是刚巧碰到陈青阳跟凌北剑准备大战的一幕。

  两人跟在方从河几人的身后,来到一处人烟稀少的公园内。

  “见过青帝统领。”

  那四名黄字号的成员第一时间朝着陈青阳恭敬喊道,眼中明显带着激动神色。

  即便他们都知道陈青阳早在一年前就已经离开炎黄,但是青帝的威名,早就印刻在他们的心中,一直是他们敬仰的存在。

  “我已经离开炎黄了,你们无需如此多礼。”陈青阳连忙说道。

  “不管你在哪,你都是我们炎黄的青帝。”一名身材瘦弱的男人说道。

  “没错,我们的鬼佛统领曾经说过,在炎黄之中,他最佩服的人就是青帝统领你,当年与天邪门那场大战,若不是你挺身而出,我们黄字号的兄弟恐怕超过一半都回不来,这份恩情,兄弟们一直铭记于心。”另外一人激动说道。

  陈青阳微微摇头,对方这番话触动了他尘封在内心深处的一根痛弦,眼中明显闪过一抹黯然之色。

  方从河似乎察觉到陈青阳的异样,连忙阻止他们四人说话,然后看向陈青阳。

  “青帝统领,刚才那究竟是什么人?”方从河问道。

  对方年纪才二十岁出头,实力却如斯恐怖,方从河自认不是他的对手,肯定大有来头。

  “他是凌家的人。”陈青阳默默叹息一声道,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八大世家的凌家?”方从河微微一惊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