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杀狼少年-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84章 杀狼少年

  陈青阳点了点头,并未多做解释。

  以方从河在炎黄的身份地位,很少会接触到八大世家这等层次的存在,但是对于八大世家之首的凌家,他早就如雷贯耳,那可是华夏公认的最强家族,是武者世界的泰山北斗,拥有举足轻重的超然地位。

  “你怎么会跟凌家的人起冲突?”方从河沉声问道。

  对方年纪轻轻就有这般实力,不用猜也知道在凌家的地位不低。

  惹上这样的存在,日后恐怕会有大麻烦。

  “一言难尽。”陈青阳微微摇头,然后接着问道:“你应该不是刚巧经过这里吧?”

  “嗯,我是特意来找你的。”方从河点头说道。

  海城隶属于黄字号管辖的范围,以他们的情报,想要找到陈青阳在哪并不困难。

  “有事?”陈青阳皱眉问道。

  陈青阳曾经就是炎黄组织中的一员,被他们亲自找上门来,准备好事。

  “你应该已经知道你已经被无间地狱盯上了吧?”方从河说道。

  陈青阳点了点头,丝毫不怀疑方从河为何能够那么快得到消息。

  “组织对这件事十分的重视,我想知道这幕后是谁想要你的命?”方从河沉声问道。

  以炎黄组织的情报,想要找到幕后是谁要杀陈青阳并不困难,但是这需要一段时日,所以方从河干脆直接前来询问陈青阳。

  “组织想要介入进来?”陈青阳问道。

  “没错,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因为你曾是炎黄当中的一员,而且还是炎黄的功臣,我们有责任和义务保护你的安全。”方从河说道。

  陈青阳的眉头皱地更加厉害。

  之前方从河就已经告诉过他,天字号的人在找他,如今又派人介入这场刺杀当中,陈青阳敢肯定,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

  “这是谁的意思?”陈青阳问道。

  “我也不清楚,命令是上级领导传达下来的,他们还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够将你接到炎黄山,在那里,没人能够伤到你丝毫。”方从河说道。

  “你回去告诉上级领导,他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陈青阳直接拒绝说道。

  直觉告诉陈青阳,这其中必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而且是专门针对他的阴谋。

  陈青阳甚至猜测,天字号的人之所以找他,很有可能是因为那一卷古书。

  只是陈青阳想不通的是,天字号的人为何不亲自来找他,以他们的实力,将自己带回去应该不是难事。

  “我知道你的顾忌,但是无间地狱的杀手非同小可,而且西方的顶级杀手恶灵已经扬言要来华夏取你性命,据我们情报得知,他已经是一位半步先天高手,只有炎黄山才能护你周全。”方从河沉声说道。

  半步先天境界的杀手,即便是炎黄组织的地、玄、黄三大字号的高手出动,也未必能够拦得下对方,毕竟这三个字号的首领都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而炎黄山是炎黄组织的总部,在那里有天字号高手坐镇,无间地狱再强,也不可能潜入炎黄山内杀人。

  “谢谢,但我还是不需要。”陈青阳婉言拒绝道。

  尽管不知道天字号的人目的是什么,但陈青阳感觉,一旦他进入炎黄山,想要再出来就难了。

  见陈青阳如此见此,方从河也只能暗暗叹息一声,不再出言劝阻。

  “那你应该可以告诉我是谁想要你的性命吧?”方从河问道。

  “青湖帮的莫修风父子,不过他们已经被我杀了。”陈青阳淡淡说道。

  方从河表情微微一惊,没想到居然是青湖帮在搞鬼,只是这十亿华夏币买陈青阳的人头,似乎有些太过便宜了。

  “那你这几天小心一点,最好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躲起来,我们也没有能力帮你什么。”方从河说道。

  除非恶灵在华夏乱杀无辜之人,否则炎黄组织也不会对他怎样。

  陈青阳点了点头,看来是时候做好准备迎接那位恶灵杀手了。

  方从河几人离开后,陈青阳和李青鸾便开着车回去了。

  “青阳,接下来你准备怎样办?”李青鸾疑惑问道。

  其实李青鸾并不太担心陈青阳的安危,毕竟陈青阳的背后可是有着一位实力通天的父亲,她唯一担心的就是陈青阳拉不下脸皮去求陈白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陈青阳面容平静说道。

  李青鸾眉头微蹙,问道:“你准备独自一人面对一个半步先天的杀手?”

  她知道陈青阳实力强劲,但是半步先天境界和凝劲后期巅峰境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一个是半只脚踏入先天境界,拥有藐视任何凝劲层次的实力,陈青阳再妖孽,也绝不可能凭借区区化劲后期的实力抗衡一名半步先天境界的恐怖杀手。

  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陈青阳苦笑一声,道:“我可没有那么自负。”

  “那你的意思是?”李青鸾不解问道。

  “现在我也没有把握,等我准备好之后再告诉你,放心,实在不行的话,我会向陈白朗求救,我可不会拿我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陈青阳说道。

  听到这里,李青鸾才稍微安心不少,有陈白朗的庇护,就算是无间地狱的五星杀手过来,也未必能杀死陈青阳。

  “对了,你认识那个喊琉璃姐叫妈的年轻人?”陈青阳问道。

  当时见到凌北剑时,李青鸾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对劲。

  李青鸾脸色微微一沉,道:“不认识,不过我听琉璃提起过他,他叫凌北剑,是琉璃的丈夫凌乘风收的义子,他不仅是一个练武的天纵奇才,同时也是一个性格扭曲变态的怪物,据琉璃所说,当时凌乘风遇到他时,他全家被五头草原凶狼撕咬而死,只剩下他一人拿着一把砍柴刀,硬生生将那五头凶狼斩杀,当年的凌北剑只有十二岁。”

  陈青阳听后内心也微微一惊,十二岁的年纪,居然只凭借一把砍柴刀就杀死五头凶狼,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

  而且陈青阳还注意到,凌北剑的后背上背着一把古剑,即使剑没出鞘,但当时陈青阳也感觉到那柄古剑散发出一丝莫大的压力。

  看来这个凌北剑果真没有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