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他是我陈白朗的儿子-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86章 他是我陈白朗的儿子

  “地榜大战?”

  陈青阳表情微微一怔,有些不太明白陈白朗的用意。

  这段时间,陈青阳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地榜”这两个字,其中最为除名的便是十几年前那一届地榜大战,凌家妖才凌乘风,也就是姜琉璃现任丈夫,他本是那一届地榜大战中最被看好的种子选手,只可惜后来横空出世一位绝世妖才,将他一举击败。

  地榜大战是武学界一场盛典,陈青阳一直都认为这样的盛典距离自己很遥远,他也从来没有那个想法要去参加。

  没想到陈白朗居然提出这样一个怪异的条件,要他参加下一届地榜大战。

  “我想知道理由?”陈青阳问道。

  他脑海中根本没有地榜大战这样一个概念,更加不知道陈白朗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想法。

  “理由你暂时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点头答应就行。”陈白朗微笑说道。

  尽管陈白朗不在自己的面前,但是陈青阳能够想象地到此刻他一定面露一副阴谋得逞的笑容。

  “非去不可?”陈青阳皱眉问道。

  虽然陈白朗是自己的父亲,但是陈青阳总感觉他在挖着一个坑等着自己跳下去。

  “你也可以拒绝,当然也就没有天地灵气了。”陈白朗笑眯眯说道。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有的选择么?”陈青阳无奈说道。

  如果没有天地灵气,牧歌根本不可能突破到半步先天境界,面对来势汹汹的恶灵杀手,他根本无力抵抗。

  “那就是答应了?”

  “天地灵气什么时候能够给我?”陈青阳没好气问道。

  “呵呵,我会安排人尽快给你送过去,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距离下一届地榜大战,只剩下半年左右的时间,你最好在这半年时间内尽快提升实力。”陈白朗叮嘱说道。

  “挂了。”陈青阳不想再与陈白朗继续交谈下去,直接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陈白朗摇了摇头,苦笑一声将手机收了起来。

  “狼爷,你为何要让少爷参加地榜大战?我听说这一次有不少隐世势力的妖才会参加,甚至很有可能会出现先天境界的怪物,以少爷现在的实力,参加这场地榜大战恐怕没有任何意义。”一旁的龙刚问道。

  “那可未必,这不还有半年时间么?”陈白朗微笑说道。

  龙刚摇了摇头,道:“少爷的天赋即便再强,半年时间最多也就达到凝劲后期巅峰,不说已经达到先天境界的怪物,就是那些半步先天境界的天才,少爷恐怕也敌不过。”

  “龙刚,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陈白朗说道。

  “什么事?”

  “他是我陈白朗的儿子!”

  挂了电话之后,陈青阳便关上门窗,然后捏碎一个玉瓶,开始修炼。

  既然陈白朗已经答应给他足够多的天地灵气,那么陈青阳也不担心天地灵气不够。

  虽然他现在想要突破到凝劲期没那么快,但是实力提升一分对他来说都是一分保障。

  天地灵气瞬间充斥着整个房间,陈青阳当即静下心来疯狂修炼。

  之前需要一个小时以上才能吸收完全的天地灵气,今日却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完全吸收。

  而且陈青阳也感觉到,《易经筋》第二层似乎已经快要达到瓶颈状态,内劲的恢复力更是达到变态的境界,现在即便陈青阳的身体被利器划伤,恐怕也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如果让别人知道陈青阳拥有这般变态的恢复能力,恐怕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抓回去解剖研究。

  至于第三层《易经筋》,只有等陈青阳突破第二层后才会出现修炼经文。

  没有犹豫,陈青阳再次捏碎一个玉瓶,天地灵气再次充盈着整个房间。

  就在陈青阳准备吸收炼化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他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屏幕,是叶南笙打过来的,陈青阳赶紧伸手拿过电话。

  “青阳,你现在在哪?”电话那头的叶南笙声音明显有些焦急。

  “我在家,怎么了?”陈青阳问道。

  “你方便过来富盈酒楼一趟么?我这边出了点麻烦。”叶南笙说道。

  “什么麻烦?严重么?”

  “不是我,是我舍友,你先过来吧!”叶南笙语气焦急说道。

  “好,等我。”陈青阳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然后飞快夺门而出。

  富盈酒楼位于复海大学附近,此刻一群人分成两派挤在一个包间内。

  叶南笙等四名女生坐在包间内侧的沙发上,两名带着眼镜,长相都很斯文清秀的男生则护在他们的身前,其中叶南笙一名舍友左脸浮肿通红,上面还有一个还未完全散去的手掌印。

  而且她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劲,眼神迷离,身体不停在挣扎。

  “打完电话了?我说过让你们找最有分量的人过来,可别找一些小鱼小虾,不然就太没意思了。”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人笑眯眯说道。

  他的脸上带着一抹与生俱来的傲气,身上的气质也不是寻常公子哥可以相比,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凡。

  “奇少,看她们的样子也是一群穷学生,哪里能找来什么大人物,我看直接带走算了,何必跟他们浪费时间?”一旁那位年轻公子哥说道。

  被称为奇少的年轻人摆了摆手,目光带着一抹戏谑看向叶南笙,说道:“不用着急,好戏才刚开始,她不是已经打电话叫人过来么?我倒要看看,她能叫个什么大人物过来。”

  这时,叶南笙她们这边其中一个斯文男生硬着头皮站前一步,声音微颤问道:“我们刚才已经道歉了,你们究竟怎样才肯罢休?”

  “切,你们知不知道刚才那个愚蠢的女人用红酒泼脏奇少身上这套衣服值多少钱吗?要我们罢休也可以,先拿出十万块赔偿费吧?”那个公子哥趾高气扬说道。

  “什么衣服这么贵?你们这摆明是讹诈!”那名年轻人气地身体发抖说道。

  “贫穷真是限制了你们的想象力,你们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果然是无知。”公子哥冷笑一声道。

  “如果你们再这样的话,我就报警了!”年轻人咬牙说道。

  “那麻烦你快点报警,对了,忘了告诉你,市警察局的局长费英德是我大伯。”公子哥笑眯眯看着那个年轻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