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我等你王家来报复-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90章 我等你王家来报复

  “他跟我们王家之间的恩怨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你现在最好马上离开那里,千万不要与他起冲突。”王晨再次叮嘱说道。

  陈青阳跟王家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而且上一次黄凤鸣出现救走陈青阳,令王家得知陈青阳的背后有着一位先天高手保护着他,更加令王家忌惮。

  得罪一名先天境界的强人,那后果绝对非常的严重,因此王运图也曾告诫过王晨,日后除非陈青阳主动惹事,否则不要再跟他扯上任何麻烦。

  听到王晨如此严肃的语气,王奇内心更是沉到了谷底。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王奇点头应道,显然他已经打算放弃费修杰,选择明哲保身。

  不过陈青阳可不打算放过王奇。

  “把电话给我!”陈青阳伸手说道,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刚准备挂电话的王奇愣了一下,然后对着电话说道:“晨哥,他要跟你通话。”

  王晨迟疑了片刻,然后沉声说道:“把电话给他!”

  旋即王奇小心翼翼将电话递给陈青阳。

  陈青阳一接过电话,带着玩味的语气说道:“晨少爷,你就这么害怕我么?”

  虽然王奇的手没有开扩音,但是以陈青阳的耳力,自然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哼,也不知道上次是谁落荒而逃,要说害怕,也是你害怕我!”王晨冷哼一声道。

  “是么?我可是记得当初你好像跪着求过我,这么快就忘记了?”陈青阳轻笑一声道。

  “你……”王晨一时语塞,眼眸中怒意大盛。

  当年他干那件事情之时,刚好被陈青阳撞见,不过由于当时陈青阳跟王家还没有结怨,再加上王晨不断跪地求饶,陈青阳心软也没有将那个秘密说出去。

  “哼,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手上没有证据,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如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到我,那你就太天真了。”王晨思付了片刻冷声说道。

  “是么?如果我手上有证据呢?”陈青阳笑眯眯说道。

  “不可能!”王晨大喝一声,语气明显夹杂着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如果你手上有证据,早就公之于众了,还会等到现在?”王晨语气不屑说道。

  陈青阳与王家结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如果陈青阳有证据证明那件事是王晨做的,那么真的很有可能令王家陷于危险境地。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如果哪天我心情不好,说不定真的会将那份证据曝光出来,到时候你这个王家大少爷,恐怕要出大麻烦了!”陈青阳轻笑说道。

  “你究竟想怎样?”王晨冷声问道。

  “放心,我现在心情还很好,等我下次进京的时候,再送你王家一份大礼,保证让你们满意。”陈青阳说道。

  “青帝,你最好不要自断后路,跟我王家作对,你绝对没有好下场。”王晨怒声说道。

  “是么?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不过现在我跟你们王家收一点利息!”

  说完,陈青阳突然间伸手一探,直接将王奇抓了过来,左手死死扣住他的喉咙。

  “晨……哥,救……我!”

  王奇被陈青阳扼住喉咙,嘴里发出痛苦的叫喊声,任由他身体挣扎,都无法摆脱陈青阳的手。

  “青帝,放了他,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王晨大声威胁道。

  “来吧,我在海城等你,只要你敢来!”

  说完,陈青阳将王奇狠狠摔在地上,然后将他两腿的膝盖用力踩碎。

  “啊!”

  王奇的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咆哮,极致的剧痛令他瞬间迷失了意识。

  电话那头的王晨听到王奇的叫喊声,顿时目龇欲裂。

  “青帝,你杀了他?”王晨咬牙问道。

  “放心,我可没有那么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不过你这位表弟下半辈子可能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陈青阳微笑说道。

  如果周围没有人的话,陈青阳绝对不介意杀了王奇。

  “好,很好,这笔账,我王家记下了。”王晨咬牙切齿说道。

  “我等你王家来报复。”说完,陈青阳直接捏碎那部手机,扔在王奇的身上。

  费修杰见陈青阳毫不犹豫踩断了王奇的双腿,早已吓得瘫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刘风,他交给你处理,人别弄死了,只要留一口气就行。”陈青阳指着地上的费修杰说道。

  对付这样的小人物,陈青阳已经懒得出手。

  “是,阳哥!”

  “把这废物也拖出去,顺便把其他人赶出包间。”陈青阳接着说道。

  刘风立刻下令清场,很快包间内就只剩下叶南笙她们几个人。

  “青阳,你快点帮小玉解毒吧,她快要不行了!”叶南笙说道。

  陈青阳微微点头,直接上前一步抓起小玉的手,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陈青阳的手中突然涌现出一团肉眼可见的气流波动,这股气流波动瞬间没入小玉的体内。

  “嗯?”感觉到自己的内劲似乎对那迷药毒没有多大的作用,陈青阳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下一刻,陈青阳疯狂催动体内劲力输送到小玉的体内。

  终于,原本在挣扎的小玉渐渐变得平稳下来,陈青阳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没有猜错,修炼《易经筋》后,他体内劲力不但拥有变态的治愈能力,还拥有解毒的能力。

  只是解毒这个能力并没有治愈能力那么强大,小玉内体的迷药毒性并不算强,还需要陈青阳耗费将近三成的内劲才将毒液驱散,如果小玉中的是其他剧毒,恐怕陈青阳也无能为力。

  “她体内的迷药已经被我用内劲驱散,应该没什么大碍了。”陈青阳说道。

  “那她为何还没有醒过来?”已经清醒过来的李瑞语气带着质问说道,看向陈青阳的目光也明显带着不相信。

  刚才他被费修杰一个酒瓶砸到头破血流,到现在还头昏脑涨。

  “可能她精神有些疲惫,需要睡一觉才能醒来。”陈青阳也不确定说道。

  “不行,我对你不放心,我还是带她去医院详细检查一番。”说着,李瑞强忍着脑袋的剧痛,抱起昏迷的小玉走出包间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