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军人的天职-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9章 军人的天职

  此时丁鹏飞的脸色极为难看,他的身体本来就瘦弱,还要扛着这么重的行李箱,跑三公里简直会要了他的命。

  不过他也算还有点志气,并没有上前去求教官。

  “班长出列。”就在这时,教官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陈青阳小跑到教官面前,一看到教官脚下那两块大石头时,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打开你的背包。”教官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陈青阳也不废话,直接打开他的背包,里面就装了一套衣服和几样洗刷用品,还剩很大的空间。

  教官二话不说,直接将那两块大石头塞进陈青阳的背包里,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带着它们跑回基地。”教官说道。

  感受到沉甸甸的背包,陈青阳只能无奈一笑,这两块大石头少说也有十五公斤,对于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多少还是有点吃力。

  一看到陈青阳要背着这么重的大石头奔往基地,丁鹏飞的内心总算平衡不少,至少有人跟他一起垫底。

  旋即众人拖着各自的行李箱奔往基地,一开始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拼命往前冲,可是跑了几百米后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有的甚至不得不停下来歇息。

  陈青阳扛着十五公斤重的背包缓慢前行,步伐依旧沉稳而有节奏,一呼一吸都显得张弛有度,很快就赶上了前面的人。

  王奎和刘腾达三人的行李最少,一开始和陈青阳保持同样的速度,原本以为能够轻松跟上陈青阳的脚步,可没想到跑了一公里后,三人开始觉得有些吃力,全身冒着大汗,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除了王奎三人外,还有一个人始终和陈青阳保持相近的速度在奔袭,那就是秦洛仙。

  秦洛仙的行李也不多,同样只有一个背包,她跑步时的呼吸和陈青阳一样,同样平稳均匀,身体如飞燕轻盈,身上居然还没有半点汗珠。

  显然这种程度的奔跑对她来说没有半点难度,看来秦洛仙的身体素质远超陈青阳的意料。

  “老大,你慢点,我们快跟不上你了。”刘腾达在后面气喘吁吁喊道。

  “老大你简直是牲口啊,背这么重的石头还能跑这么快。”王奎也一脸惊叹说道,他的体力本来还不错,不过身体毕竟有伤,他是强忍着剧痛在跑步。

  方文彬的嘴唇都开始发白,眼神有些迷离,但还是在咬牙坚持。

  “不要说话,身体微微前倾,肩膀晃动幅度不要太大,速度要稳定,握拳要空心,呼吸要保持均匀。”陈青阳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

  三人一愣,很快就明白陈青阳的意思,旋即按照陈青阳的方法奔跑,身体果然感觉变得轻盈不少。

  三公里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十分钟还没有,已经有人抵达军训基地,让部队里的教官都错愕不已,这等速度,即便很多训练有素的士兵也无法做到。

  十分钟刚一过,陆续有新生抵达,看来这一届的新生还真是卧虎藏龙。

  此刻陈青阳他们才刚跑完一半的路程,如果不是为了顾及王奎他们的速度,陈青阳最多也就在十二三分钟内抵达,这还是他负重十五公斤的情况下。

  二十分钟后,已经有超过三成的人顺利抵达军训基地,陈青阳他们是在二十五分钟后到达勉强算是合格。

  三十分钟后,只有超过六成的新生在规定时间内抵达军训基地,剩余四成的新生中午只能饿肚子。

  一个小时过十分钟,最后一名新生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走入基地,正是丁鹏飞,此时他整个人几乎快要虚脱,未免出现意外,教官立刻让人送他到军医那里检查身体情况。

  中午吃完饭后,以班级为单位分好宿舍跟军服后,下午教官便让学生自行休息调整。

  晚上吃过晚饭后,教官便带着各自的班级开始分区训练。

  “大家好,我叫姚卫忠,从今天开始便是你们十七班的教官。”姚卫忠眼神严厉地扫了一眼众人,低吼一声道。

  众人噤若寒蝉,个个挺直着身躯,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今晚谁迟到的,出列。”姚卫忠脸色铁青,厉声喝道。

  原本约定集合的时间是六点半,不过有两位同学迟到了,偷偷从后面绕进队伍中,以为能瞒过教官,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王奎和刘腾达两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这两个迟到的人就是他们。

  就在两人犹豫着要不要出列时,陈青阳在一旁提醒道:“你们出去吧,教官早就发现你们了。”

  两人今天下午聊到很晚才睡,陈青阳出门时就已经喊过他们几次,没想到两人一转头又睡了回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两人连晚饭都没吃就急匆匆跑了过来。

  果然,姚卫忠的眼神有意无意地看向王奎他们两人,两人只能苦着脸走了出去。

  “为什么迟到。”姚卫忠敞开嗓子吼道,连周围在训练的同学都下意识把目光投了过来。

  “因为睡过头了。”王奎低声说道。

  “大声点,还有回答教官问话前需要报告。”姚卫忠大吼喊道。

  王奎也豁出去了,挺直腰身,大声喊道:“报告教官,因为我们睡过头了。”

  “很好,但这不是你们迟到的借口,你们两个,绕操场跑五圈。”姚卫忠说道。

  这是一个标准的操场,一圈四百米,五圈就是两公里,两人今天早上才刚跑完三公里,现在腿还在发抖。

  “谁是他的舍友?”姚卫忠目光再次扫向其他人。

  陈青阳无奈苦笑,他已经猜到姚卫忠想要干什么了。

  他们是六人一个宿舍,除了陈青阳和方文彬外,还有另外两名男生,站在人群面前,两人都觉得很是莫名其妙。

  “你们四人,同样跑五圈。”姚卫忠冷冷说道。

  那两名男生表情顿时错愕,随后满脸不甘心问道:“教官,他们迟到,凭什么让我们也受罚?我们不服!”

  其他同学似乎也不理解姚卫忠这种做法,觉得这种处罚方式有点过分了。

  “你们在穿上这身衣服时就已经是一名军人,我是你们的教官,我的话就是命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得做什么?”姚卫忠冷声说道。

  “那是不是你让我们去死,我们就得去死?”突然间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正是丁鹏飞,他早就看这个教官不爽了。

  姚卫忠冷冷看了一眼丁鹏飞,声音不带丝毫感情说道:“在战场上,如果有这个必要,你们必须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