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云龙九跃-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299章 云龙九跃

  “不可能!”荆命直接拒绝道。

  “恶灵的背后是西方神庭,如果要彻底保住他的命,就意味着我们要同时得罪神庭和无间地狱两大超强势力,你的命还没有那么重要,除非你用厄毒之刃来交换。”荆命说道。

  李青鸾脸色极为阴沉,厄毒之刃她已经交给陈青阳,断然不可能拿回来作为交换。

  可是恶灵已经接下任务,兴许很快就会抵达海城,从索命门中李青鸾已经得到消息,恶灵的实力比他们所有人想象中还要更加的可怕,李青鸾担心陈青阳身边那个高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没有其他办法?”李青鸾不甘心问道。

  “看来他对你真的很重要。”荆命冷笑一声道。

  李青鸾沉默,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陈青阳那张并不帅气,但却很刚毅沉稳的脸,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上这个比自己小很多岁的男生,但是她知道,为了陈青阳,她可以连自己性命都不要。

  “也罢,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拿你十年自由,老夫保他这一次,这已经是底线。”荆命说道。

  如果不是念在李青鸾曾经是索命门少门主的女人,荆命根本不会答应这个交换条件。

  “好,我答应。”李青鸾说道。

  对于已经三十岁的李青鸾来说,十年光景十分的珍贵,但是如果能换取陈青阳一命,她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给你半天时间交代事情,明天中午之前过去八号当铺,会有人带你离开,十年之内,你无法再回到世俗界。”荆命冷冷说道,随后便直接挂了电话。

  李青鸾默默将手机递给那个年轻人,然后转身离开当铺。

  韩彪一直在车外等候,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李青鸾走出来,立刻上前询问道:“老大,怎么了?”

  李青鸾摆了摆手,没有说话,示意韩彪上车。

  韩彪启动汽车后迅速离开这条清冷的街道,从后视镜内,他看到李青鸾的情绪一直很低迷,也不敢出声询问,这就这样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开着车。

  “韩彪,你跟了我多少年了?”李青鸾突然开口问道。

  韩彪表情一怔,然后直接说道:“将近六年时间了!”

  “其实当初我并不看好你,因为你太忠厚了,没有什么心机城府,根本不适合进入这一行,反倒是黄奇,他各方面都比你强,我也有意将来把门主之位给他,可惜他太过心急了。”李青鸾淡淡说道。

  韩彪呵呵一笑,说道:“除了老大你,其他人没有资格当鸿鸾门的门主,他黄老狗更加不配。”

  李青鸾顿了顿,然后说道:“如果让你自己当门主呢?”

  韩彪那硕壮的身体猛地一颤,差点连方向盘都握不住,第一时间将车停在路边。

  “老大,你可别开玩笑,打打杀杀我韩彪在行,哪有什么能力当门主,老大,你该不会是怀疑我跟黄老狗一样对你不忠心吧?”韩彪苦着脸问道。

  李青鸾轻轻一笑,道:“别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不过我也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从明天开始,你就是鸿鸾门新的门主。”

  韩彪猛地瞪大双眼,满脸不置信地看着李青鸾,良久过后才问道:“老大,你该不会是在那当铺中邪了吧?怎么会说这样的胡话?”

  李青鸾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中邪,从明天开始我要离开一段很长的时间,几年之内都不会回来,所以鸿鸾门只能交给你看着,我唯一信任的人就只有你了。”

  韩彪脸色一沉,问道:“是不是因为那个当铺的人威胁你?我明天就找人给它端了!”

  “不关他们的事,是我自己的原因。”李青鸾说道。

  “那阳哥知道吗?”韩彪问道。

  李青鸾微微低下头,然后才说道:“他知道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他帮忙。”

  为了不让韩彪提前通知陈青阳,李青鸾只好说谎了。

  “嗯,我知道,那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韩彪现在的心情也非常的不好,李青鸾的突然要离开,让他一时有些无法接受。

  “不确定,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年,所以你要好好替我看着鸿鸾门,如果等我回来鸿鸾门出现任何意外,我拿你是问。”李青鸾说道。

  “老大放心,有我韩彪在的一天,鸿鸾门绝对在,除非我死了。”韩彪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说道。

  “我相信你。”李青鸾微笑着说道。

  “时间已经很晚了,老大,你是回那个山庄还是回家?”韩彪问道。

  李青鸾微微抬头看向郊区方向,久久才回神过来,叹息一声说道:“回家吧!”

  韩彪再次启动汽车,今夜的海城,显得格外清冷孤寂!

  山庄内,两道人影在月色下激烈的碰撞,正是陈青阳和牧歌两人。

  六倍霸王拳的力量悍然轰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可是对面的牧歌却只是随意拍出一掌,显得云淡风轻,就将陈青阳的霸王拳力量抹去。

  “你的力量足够,可是招式太过单一了,而且速度也是你的弱项,面对比你更灵活的敌人,你胜算并不大。”牧歌说道。

  陈青阳缓缓收拳,脸上也不由露出一抹无奈。

  近身搏战是陈青阳的强项,可是他的弱项也非常的明显,就是速度太慢,灵活性不足,攻击招式也非常的单一,一旦遭遇擅长身法颤抖的敌人,陈青阳恐怕会很危险。

  “现在我教你一门身法,是我爷爷当年传给我的独门身法武技,名为《云龙九跃》,可惜时间太过匆忙,能领悟多少只能靠你自己了。”牧歌说道。

  陈青阳眉头微微一皱,说道:“这是你牧家的武技,传给我恐怕不太合适吧?”

  关于牧歌的来历,陈青阳多少知道一点,他从小父母双亡,两兄妹是由爷爷带大的,可惜在他还未成年之前,爷爷就已经离世,只留下两门武学心法给他们两兄妹,其中一门便是身法武技《云龙九跃》。

  “我爷爷当年传给我的时候,也并没有说不能传给外人,而且我们是兄弟,不分彼此,不是么?”牧歌微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