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班长受罚-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0章 班长受罚

  众人的脸色瞬间煞白,对于他们这种在温室里成长的花朵来说,根本不会明白何为军人的天职与责任。

  丁鹏飞被姚卫忠那冰冷的眼神瞪着,也不敢再言语半句。

  “调整好呼吸,跟着我跑。”陈青阳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老大已经发号施令,王奎三人没有犹豫,转身便跟着他跑了起来。

  那两名男生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咬着牙跟了上去。

  “其他同学听口令,稍息,立正,全体都有,站军姿三十分钟。”姚卫忠喊道。

  “啊,这么长时间?”

  “再站三十分钟军姿,我腿真的要断了。”

  “四十分钟,再让我听到一句废话,再加十分钟。”姚卫忠声音冷厉喝道。

  众人瞬间噤若寒蝉,个个抬头挺胸,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个教官,比他们想象中还要严厉许多啊!

  十几分钟后,陈青阳等人终于跑完了四圈操场,尽管有陈青阳教导的方法,可刘腾达三人依旧累得半死,双腿一直在发抖,如果不是陈青阳阻止,他们三人恐怕早就趟地上了。

  “还愣着干什么,立刻归队。”姚卫忠冷着脸说道,丝毫没有让陈青阳他们休息片刻的意思。

  “是,教官。”陈青阳大声应道,其他几人也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立刻归队站军姿。

  前十分钟,个个都挺直身躯,纹丝不动,到了第二十分钟,已经有人的身体开始摇晃,脸上大汗直流。

  第三十分钟,终于有人坚持不住了。

  “报告教官,我坚持不住了,申请休息。”一名同学大声喊道。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姚卫忠会发怒时,他居然点了点头道:“出列,到前面这里休息。”

  那人如蒙大赦,赶紧走到列队前面,一屁股直接坐了下去。

  不少人顿时欣喜若狂,不到三秒钟时间,接二连三的人跟着申请休息,姚卫忠一一批准。

  一分钟后,已经有八个人坐在列队的前面,正一脸得意地看着其他人。

  “还有没有人需要申请休息?”姚卫忠脸色突然铁青问道。

  刘腾达和王奎刚想要举手,却被陈青阳伸手阻止。

  “老大,我真的快坚持不住了。”王奎苦着脸低声说道。

  如果没有黑毛那一脚,以王奎的体力,应该不至于这么弱,可如今他在跑完几公里后,腹部一直在隐隐作痛,加上额头还有伤,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陈青阳摇了摇头,说道:“还有几分钟就结束了,再坚持一下。”

  陈青阳曾经在军队里呆过这么多年,也曾经当过教官训练新兵,他深知军队里的教官不可能轻易让这么多人休息。

  姚卫忠说完,又有两人申请休息,场上还站着的就只有七个人,其中包括唯一的女生秦洛仙。

  “很好,亏你们还是男人,居然连一个女生都不如,丢不丢脸?”姚卫忠大声呵斥道。

  那十个坐在地上休息的男生顿时埋下头,没有一个敢直视姚卫忠的目光,更加没有一个站起来继续训练。

  “班长出列!”姚卫忠转身喊道。

  陈青阳身体微怔,他似乎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是。”陈青阳应了一声,然后快速跑到姚卫忠面前。

  “你是班长,他们欠下的军姿时间,由你补上,总共六十分钟。”姚卫忠眼神冰冷,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众人大惊,没想到姚卫忠居然这么狠心,居然让陈青阳继续站六十分钟军姿,现在他们无比庆幸自己没有成为这个班长。

  那些坐在地上的男生个个露出愧疚之色,可依然没有一个人站起来替陈青阳说话。

  “是,教官。”陈青阳内心虽然无奈,但不得不服从命令。

  这是姚卫忠今天第二次惩罚他,陈青阳总感觉这个教官好像有点针对自己。

  见陈青阳没有半点反驳的意思,姚卫忠那冰冷的眼神闪过一抹赞赏之色。

  “报告教官,我不服,凭什么让班长为他们的过错负责?”这时,王奎出声喊道,他在替陈青阳不值。

  “因为他是班长。”姚卫忠沉声喝道。

  这个理由,让王奎无法反驳,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我也是这个班的一员,我申请和班长一同受罚。”王奎扯着沙哑的嗓子喊道,虽然他已经快要达到身体的极限,但是这个时候如果不站出来跟陈青阳一同受罚,他会看不起自己。

  “报告教官,我也甘愿跟班长一同受罚。”方文彬用尽自己所有力气吼道,这恐怕是他这么多年来最勇敢的一次。

  “真是操蛋。”刘腾达大骂一声,紧接着喊道:“算我一个。”

  看到王奎三人主动站出来陪他受罚,陈青阳内心一暖,那种久违的兄弟之情瞬间涌上心头。

  到了这个时候,那十个男生如坐针毡一样难受,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

  “报告教官,我们不休息了。”

  “不累了?”姚卫忠脸色依旧冰冷问道。

  “不累。”众人纷纷摇头。

  “立刻归队。”姚卫忠道。

  “那班长他?”

  “继续加罚六十分钟。”姚卫忠非常不近人情说道。

  “啊?我们都已经归队了,为什么还要班长受罚?”他们不解问道。

  “没有理由,谁再有疑问,全体加站六十分钟。”姚卫忠冷声喝道。

  众人只能默默归队,在经过陈青阳面前,都露出一个充满歉意的表情。

  “班长,你有没有疑问?”姚卫忠朝着陈青阳问道。

  “没有。”陈青阳大声应道,他哪里还敢有疑问。

  “很好,归队。”

  之前众人对陈青阳这个班长并不服气,认为他是沈墨君的关系户,可这一刻,他们才真正心服口服。

  四十分钟一过,其他人都已经解散,唯有603四人留了下来,原本王奎他们是想要在旁边陪着陈青阳,但考虑到三人的体力已经开始透支,陈青阳浪费不少口舌才将三人赶回宿舍休息。

  如今陈青阳虽然身受重伤,但是站军姿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别说六十分钟,就算再站一天时间,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六十分钟很快过去,陈青阳正准备回宿舍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跟前,正是他们的教官姚卫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