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古老宫殿-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10章 古老宫殿

  索命门传承数千年之久,其宗门乃是位于一处极为隐秘之地,外界鲜有人知道,而且通往那里的山路只有一条,周围遍布凶险异兽,甚至有着许多超乎常理的迷幻险地,是一道天然屏障。

  当年炎黄组织为了攻打索命门,在那一道“天然屏障”中也折损了不少好手。

  尽管当年通往黑山崖的路被炎黄组织清扫过一次,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凶险万分,韩霆也不是在危言耸听,非半步先天武者若是踏上这条山路,绝对九死无生。

  “云霄黑山崖,好,我记住了,多谢前辈告知!”陈青阳道谢一声说道,同时内心暗暗记下这个位置。

  韩霆摆了摆手,示意陈青阳可以离开。

  陈青阳离开之后,穆沙一脸疑惑地看着韩霆问道:“师傅,你为何要告诉他本门所在地呢?他若真的不知死活找上去,绝对没有命踏上黑山崖上。”

  韩霆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说道:“此子对我们索命门有大用,放心,他是聪明人,绝对不会贸然登上黑山崖。”

  穆沙更是疑惑不解,不过他也没有继续开口询问,他知道什么东西该问,什么东西不该问。

  陈青阳离开八号当铺后,给韩彪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不用再找李青鸾了,至于李青鸾去了哪里,陈青阳并没有多说,只是让韩彪好好管理鸿鸾门。

  如今青湖帮已经在莫云雪的掌控之中,短时间内翻腾不出什么浪花,对鸿鸾门不具备任何威胁,以韩彪的武力,只要不出现意外的话,足以震慑住鸿鸾门。

  陈青阳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开车去找牧歌和黑龙两人。

  天际刚刚泛起白光,陈青阳再一次回到了牧歌他们那里。

  得知李青鸾被索命门的人带走,牧歌见陈青阳的情绪十分的低落,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不过陈青阳很快就从失落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开始全力调息恢复身体。

  尽管他的手臂已经断裂,不过凭借陈青阳自身那变态的恢复能力,只需要将骨头移正位置,不出几日时间便可自行愈合复原。

  而牧歌和黑龙两人服用了疗伤圣药后,伤势明显恢复了不少,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

  三人并未离开,而是继续在这处偏僻之地疗伤。

  经过一整天的调息恢复,三人的伤势好转了很多,而陈青阳除了那只断裂的手臂外,其他伤势基本已经完全复原。

  “少爷,我要离开了。”黑龙说道。

  这一次,陈白朗跟他都严重低估了恶灵卢修斯的实力,差一点就死在这里,如今他重伤在身,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

  “好,多谢了黑龙。”陈青阳由衷感谢道。

  “少爷客气了,黑龙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请多保重,恶灵随时都有可能杀回来,我也会禀告狼爷,他应该会派遣先天高手来保护你。”黑龙说道。

  恶灵卢修斯进入狂暴状态下,实力已经不下于一般的先天境武者,也只有真正强大的先天高手才能镇住他。

  陈青阳点了点头,如果恶灵再度来袭,能救他的,恐怕真的只有陈白朗了。

  黑龙离开之后,陈青阳和牧歌两人并未着急回去,牧歌在加紧恢复伤势,这一战虽然令他差点丢了性命,但收获也不小,力量已经完全巩固在半步先天境界,而且对于这等级别的战斗,他也有了全新的认识。

  虽然牧歌现在的实力距离先天境界还有一段很大的差距,但是他相信,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绝对能跨入这个传说中的境界。

  而陈青阳则拿出莫石安那部手机,打开了无间地狱的论坛。

  果然不出他所料,论坛上面再一次变得热闹起来,原因是因为恶灵刺杀陈青阳失败了,最后被神秘高手所救。

  至于这个神秘高手是谁,发帖的人并没有明说,只是说对方是一名真正的先天境高手。

  看来在陈青阳他们大战期间,附近有一双眼睛在偷窥,只是谁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突然间,陈青阳猛地抬头,目光疯狂地搜寻周围。

  既然对方能在众人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隐藏在周围观看战斗,那么是否也就意味着此刻那人也在这附近盯着陈青阳他们?

  陈青阳的气息仔细地搜寻了即便,并没有察觉到半点异常,而且他赖以信任的第六感也没有出现任何危机感应。

  看来是他想多了!

  继续浏览了一遍论坛,都没有看到有用的信息,陈青阳便退了出来。

  为今之计,他能做的就是调养好伤势,然后尽可能地提升速度,他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别人的保护下活着。

  终有一日,他会依靠自己的力量,令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敬畏于他。

  与此同时,西方的世界早已笼罩在一片黑夜当中。

  在一处荒山深处有着一座古老的宫殿,锈迹斑驳的城墙雕刻着岁月的痕迹,已经鲜有人知道它存在多少年月,处处透着阴森寒冷的诡异气息。

  不过宫殿周围笼罩着一层宛若实质般的特殊能量,如果陈青阳在这里的话,一定会震惊无比,因为弥漫在空气中的特殊能量正是天地灵气。

  此刻宫殿内泛着昏暗的黄色亮光,在一张长约十米,宽约三米的石桌上,两人相对而坐。

  坐于主位的那人穿着一身黑色长袍,一层淡淡的黑雾笼罩在他的脸上,看不清楚他的真实样貌,裸露在外的皮肤如同干瘪的树皮,没有半点生机,就连血管都能清晰可见。

  而黑袍人的对面则坐在一位拥有东方面孔的中年人,此刻他的手中端着一个银质酒杯,里面盛着一杯血红色的液体,如同人类身上流淌的血液一样。

  中年人将酒杯凑到鼻子前闻一闻,那种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不过他的脸上并无半点厌恶,甚至双眼还闪烁着一抹诧异的亮光。

  “陈,这是我命仆人刚从一位处子身上取来的鲜血,尝尝味道如何?”黑袍人声音缓缓说道,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岁月沉淀的醇厚,听起来十分的优雅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