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损坏的灵木-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17章 损坏的灵木

  那个神秘的师兄知道这里有着一棵千年古树头,而且还散发着如此浓郁的天地灵气,居然这么无私的将这个地方告诉给王奎知道,这简直是有些匪夷所思。

  平心而论,如果陈青阳发现这一处宝地,绝对不会跟外人透露,更加不可能告诉给一个陌生人知道。

  王奎摇了摇头,说道:“我跟他也只有一面之缘,甚至连他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肯定他是我们复海大学的学生。”

  “老大,这个树头好怪异,究竟怎么回事?”刘腾达满脸疑惑问道。

  呼吸这里的空气,刘腾达感觉全身舒畅,不但困意全无,而且全身仿佛都充满了力量,现在就算让他到操场跑个三五圈恐怕都没有任何问题。

  陈青阳仔细地打量着这个树头,表情也是疑惑不解,说道:“我也不太清楚,等我打个电话。”

  说着,陈青阳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陈白朗的号码。

  他敢肯定这树头绝非凡物,也许陈白朗能够给他一个答案。

  “有事?”电话那头的陈白朗一如既往地直接了当。

  “我这里发现了一个能够散发出天地灵气的树头,你知道怎么回事?”陈青阳问道。

  “什么?你确定?”陈白朗的语气突然间震惊起来。

  “我确定。”陈青阳肯定说道。

  “那个树头有多大?”

  “需要七八个人才能围过来,年份应该不低。”陈青阳如实说道。

  “你小子该不会运气这么好,遇到了一棵千年灵木吧?”陈白朗有些不可思议说道。

  “千年灵木?那是什么东西?”陈青阳好奇问道。

  “千年灵木是自然界孕育的一种神树,它们至少存活了上千年的时间,而且需要天时地利才能形成一棵灵木,可惜它已经被人砍了,灵根已经受损,否则若是在千年灵木树下修炼,就算是一个傻子也能变成一个绝世高手。”陈白朗暗暗叹息一声道。

  “这么厉害?”陈青阳表情一惊说道。

  “你见到的这棵千年灵木被砍有多长时间了?”陈白朗问道。

  陈青阳看了一眼树头的枯萎程度,估计说道:“应该有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了吧?”

  “那灵根已经彻底损坏,很快就会变成一块废木头,它散发出来的灵气,你能吸收多少就多少吧!”陈白朗说道。

  陈青阳点了点头,然后便挂了电话,将陈白朗的话简单快速地跟众人说了一遍。

  “老大,难道树木也能成精不成?”刘腾达惊讶问道。

  “别问我,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老二,你没有把这个地方告诉给其他人听吧?”陈青阳问道。

  这可是一个绝佳的修炼宝地,若是让其他心怀不轨的武者知道,恐怕会第一时间过来争抢。

  “没有,不过那个师兄有没告诉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王奎说道。

  “嗯,这个地方你们一定要保密,谁都不能透露出去,今后你除了学习睡觉时间以外,最好一直呆在这里练拳,对你绝对有莫大的好处。”陈青阳说道。

  “好,不过老大,你能不能再教我其他拳法,我感觉基础拳法已经练的差不多了。”王奎说道。

  “好,这两天时间我应该都会在学校,到时教你一套更厉害的拳法。”陈青阳说道。

  王奎在这棵树头下修炼了一段时日,不但身体强度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就连天赋似乎也在潜移默化中变得更强了。

  尽管他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练武时间,但如果他肯花费比别人要更多倍的时间和努力,将来未必不能成为一名实力强大的武者。

  “老大,要不你也教我练拳吧?”刘腾达目光期待地看着陈青阳说道。

  “你也想学?”陈青阳微笑问道。

  刘腾达从小就娇生惯养,身体也长得细皮嫩肉的,看起来就不像是能吃苦的样子。

  “老三你就算了吧,还是乖乖当你的公子哥舒服,练武这种苦事,你学不来。”王奎在一旁笑着说道。

  “谁说我学不来?你笨地跟猪似地都能练成,凭我的聪明才智,肯定很快就超过你。”刘腾达昂着头说道。

  “就凭你?别说我打击你,我现在一根手指头都能撂倒你,行不行?”王奎笑眯眯说道。

  “好了,既然老三想要学拳,那今后开始你们两个就一起来这里练拳吧。”陈青阳微笑说道。

  陈青阳也没指望刘腾达能够坚持练下去,不过能够学几招防身术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至于方文彬,他对练武根本没有半点兴趣,还不如抽空多看几本书呢!

  尽管知道这里是绝佳的修炼宝地,但陈青阳并没有要据为己有的意思,而是将它留给王奎两人。

  况且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足以突破到凝劲期,并不需要天地灵气,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将《易经筋》修炼到第三层,也许明天陈青阳一顿悟就突破了,也许还得等上一两个月,因此就算急也急不来。

  陈青阳让王奎教导刘腾达修炼基础拳法,而他则跟方文彬离开后山。

  陈青阳并没有回宿舍,而是前往沈墨君的办公室,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办公室内休息。

  王奎他们说沈墨君这段时间曾经找过陈青阳好几次,想来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他。

  此时已是午休的时间,整栋办公楼都看不到一个人影,显得极其安静。

  陈青阳直接上楼找到沈墨君的办公室,见房门虚掩着,他也没客气,直接推门而进。

  此时正在埋头伏案的沈墨君被突如其来的人影吓了一跳,猛地抬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惊魂未定。

  等她看清楚来人是陈青阳时,脸上的表情陡然间一怒。

  “你进来前不会先敲门?”沈墨君恼怒地瞪着陈青阳问道。

  陈青阳耸了耸肩,自顾自地走到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了下来,先是带着欣赏的目光看了沈墨君几眼,丝毫不介意她眼中恼怒的神色。

  “老师,一段时间不见,你好像又变漂亮了。”陈青阳脸上露出一丝纨绔的笑容说道。

  似乎早就习惯了陈青阳这吊儿郎当的样子,沈墨君脸上再次恢复她那冷若冰霜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