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阴谋的味道-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18章 阴谋的味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沈墨君声音微冷问道。

  陈青阳并没有收回他的目光,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沈墨君,当他目光快要移到那傲然的胸前时,突然间感受到两抹锋利的寒光,令他身体不由打了一阵冷颤。

  “老师,不是你在找我么?”陈青阳用微笑掩饰内心的尴尬说道。

  沈墨君表情一怔,这才想起前几天她找过陈青阳。

  “你这些天去了哪里,怎么一直都没有来上课?”沈墨君问道。

  “忙!”陈青阳随意回答说道,随后拿起桌上一本书,无聊地翻阅起来。

  “忙什么?”沈墨君脸色不悦问道,显然她对陈青阳这个答案很不满意。

  “忙着学习啊,不然期末考试怎么能拿到第一名!”陈青阳咧嘴一笑说道。

  “老师的课都不上,你去哪里学习?”沈墨君冷声问道,一眼就看穿陈青阳在撒谎。

  “我之前都说了,那些老师教不了我什么,我自己学习更快更有效率。”陈青阳耸肩说道。

  他这句话还真不是在吹牛,别人需要花四年时间学习的大学课程,他只需要花几天时间就足以掌握了。

  沈墨君显然完全不相信陈青阳说的话,但是对他又无可奈何,这简直是老师最头疼的问题学生。

  不过沈墨君也不相信陈青阳真能够在期末考试获得全班第一名,除了陈青阳外,她已经对班级每一个学生的成绩都了如指掌,方文彬就不用说了,绝对是传说中的学神级人物,各科老师对他的评价都极高,而且据说他都已经自学完大二的全部课程,就算让他去考高年级的试卷,恐怕也能够轻松拿下第一名。

  除了方文彬外,班级里也有几个学霸级高手,丁鹏飞算是除了方文彬外,学习成绩最好的一个,而且他现在已经取代陈青阳成为班长,沈墨君跟他接触时间较多,对他更是十分了解,陈青阳也绝不可能考赢他。

  此刻陈青阳表现出来的那种轻松随意态度,在沈墨君看来只是一种自暴自弃的表现而已。

  所以对于这场赌约,沈墨君内心早就觉得自己赢定了。

  “之前我们的赌约还算不算数?”沈墨君盯着陈青阳问道。

  陈青阳疑惑地看了一眼沈墨君,问道:“老师,你该不会是想要反悔吧?”

  他对沈墨君的初吻可是念念不忘,眼看着期末考试就要来临,如果这时候沈墨君反悔,那陈青阳可不答应。

  “自然不是,我只是想提醒你,到时候你必须亲自到京城去跟我爷爷解除婚约。”沈墨君冷声说道。

  “老师,考试还没开始呢,怎么说得好像你赢定了一样?”陈青阳玩味地看着沈墨君笑道。

  “哼,你连课都没上过,用什么来拿第一名?”沈墨君轻哼一声道。

  “那可未必,不过我也提醒老师你一句,你输了,可是要把初吻献给我哦!”陈青阳笑眯眯说道。

  对于沈墨君的初吻,陈青阳也是志在必得。

  “你好像对自己很有信心?”沈墨君那微冷的脸色突然间笑了起来。

  陈青阳表情微微一怔,有些看不懂沈墨君为何会突然笑起来。

  “那当然!”陈青阳拍着胸脯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再加一个条件如何?”沈墨君问道。

  有古怪!

  这一次沈墨君居然主动提出赌约的事,而且还说要再加一个条件,这让陈青阳内心莫名警惕起来。

  “老师,你该不会想耍什么手段,令我拿不到第一名吧?”陈青阳声音警惕问道。

  沈墨君白了陈青阳一眼,说道:“你想太多了,我保证考试都是公平公正,绝不会左右考试的分数。”

  “那你为何突然要加一个条件?我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陈青阳轻眯双眼说道。

  这可不符合沈墨君的性格,况且陈青阳已经答应了输的话就亲自去跟沈红军说解除两人的婚约,他实在想不明白他的身上还有什么值得沈墨君要的东西。

  “这个你不用管,只管说答不答应就行!”沈墨君说道,她似乎有些心虚,眼神闪躲,不敢直视陈青阳的目光。

  “那你先跟我说要加什么条件?”陈青阳问道。

  “若我赢了,除了之前答应的条件之外,我还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至于是什么事,暂时不能告诉你。”沈墨君说道。

  “这么神秘?若是你让我以身相许怎么办?我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陈青阳微笑问道。

  “无聊!”沈墨君白了陈青阳一眼说道:“反正我不会让你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敢不敢答应?”

  “我有何不敢,那么问题来了,你要是输了怎么办?一个初吻可不够!”陈青阳戏谑说道。

  “那你说如何?”沈墨君问道。

  旋即陈青阳的目光再次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沈墨君那傲人的身躯,眼中流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炽热目光。

  “如果我让你以身相许,你肯定不会答应,要不这样,我的条件跟你一样,我赢了,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决不能反悔的事。”陈青阳说道。

  对于沈墨君,陈青阳目前并没有产生什么感情,充其量只是会像一个正常男人对一个绝世美女产生一种生理或者心理的正常反应而已。

  如果真的因为一个赌约而让沈墨君献身,陈青阳恐怕也还没无耻到那个境界,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但也绝对是一个有底线有原则男人。

  “成交。”沈墨君很爽快答应道。

  沈墨君本来也以为陈青阳会提出让她以身相许的条件,甚至于她都已经准备答应陈青阳这个无耻的条件,毕竟这个赌约她赢定了。

  而且最重要一点,她需要陈青阳帮她做那一件事,也只有陈青阳能够做到。

  见沈墨君答应地这么爽快,陈青阳也觉得很是意外,但是并没有多在意。

  “我现在更加好奇你究竟想要我帮你做什么事了。”陈青阳说道。

  “等期末结束后你就知道了,现在我需要工作,你出去吧!”沈墨君不咸不淡说道,直接下了逐客令。

  陈青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然后转身离开了沈墨君的办公室。

  就在陈青阳刚离开办公室不久,一个电话打进沈墨君的手机内,令她的秀眉微微一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