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北辰一刀流-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25章 北辰一刀流

  那位年轻男子没有理会前方斩出那一剑的倭国学生,而是转身看向陈青阳,目光之中明显也带着一抹诧异之色。

  显然他也没想到陈青阳居然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和年轻男子四目相对,陈青阳感激地对他笑了笑。

  虽然陈青阳最终也能够将王奎救下来,但是对方毫不犹豫选择出手救王奎,这份恩情他们必须记下。

  随后陈青阳走到王奎身前,关心问道:“没伤着哪吧?”

  王奎摇了摇头,神情有些诧异地看着那位出手救他的年轻男子,说道:“师兄,是你?”

  “一段时间不见,你的实力又进步了不少。”年轻男子微笑说道,显然他也认出了王奎。

  “老大,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位神秘师兄。”王奎一脸激动说道。

  刚才对方居然比陈青阳还要更快救下自己,可见他的实力不一般。

  陈青阳目光再次打量着眼前这位相貌平平的年轻男子,他看起来就是那一种扔到人堆里就很难找到的普通人,没想到他居然就是王奎口中那位神秘师兄。

  简直人不可貌相。

  两名倭国学生将昏迷的藤野雄抬到一旁,观察了一下他的伤势后,低声的在那位拿着一把倭国武士刀的冷峻男子耳边说了一句。

  一瞬间,那位冷峻男子的眸中顿时闪现一抹愤怒的寒光。

  “八嘎呀路,华夏人,该死!”说着,他提起手中的武士刀,直指陈青阳等人。

  “你们,谁上?”冷峻男子态度极其傲慢地扫了一眼陈青阳跟那位年轻男子说道。

  年轻男子丝毫不在意对方的冷傲,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陈青阳,问道:“我来?”

  陈青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虽然察觉不到年轻男子的实力境界,但是光凭他刚才那恐怖的速度,实力恐怕还在陈青阳之上。

  对于一个只有化劲期的倭国学校,两人无论谁上,都能轻松虐杀他。

  见陈青阳无所谓,年轻男子随意往前一站,眼中目光平静如水地看着那位倭国学生。

  “我,北辰一刀流千叶良太,你,报上姓名来!”千叶良太举着手中的武士刀冷声说道。

  没想到一个倭国交流生,身上居然随时带着一把武士刀,看来他一开始进入华夏的目的就很不单纯。

  “北辰一刀流?”年轻男子轻笑一声,眼中明显闪过一抹不屑:“可惜你刚才那一剑,跟千叶龙一相比,差太远了!”

  陈青阳眼神也微微一惊看向千叶良太,没想到这个倭国人的来历这么不简单。

  北城一刀流乃是倭国江户时代末期非常流行的剑术流派,其创始人千叶周作,是千叶家族第一任门主以及北辰一刀流的奠基者。

  千叶家族传承至今,久盛不衰,而且在一段时期还代表着倭国最高剑术流派的超级家族,全是因为其先祖千叶周作创造出来的北辰一刀流。

  北辰一刀流经历无数千叶家的剑术天才修炼改造后,成为一门极为高深的剑术流派,只有真正的千叶家核心弟子才能学到。

  而刚才年轻男人口中的千叶龙一,正是如今千叶家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被称为千叶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剑术天才。

  “你认识千叶龙一?”千叶良太目光震惊地看着年轻男子问道。

  千叶龙一是千叶家嫡系传人,修炼的是完整的北辰一刀流。

  而千叶良太只是千叶家一个支脉成员,论实力和地位,远远不及千叶龙一。

  “打过一架,然后他灰溜溜滚回倭国去了!”年轻男子轻松笑道。

  “不可能!”千叶良太怒声一吼,说道:“千叶龙一是同代无敌的存在,他不可能输给你这个华夏人,今日我便让你好好领教一下真正的北辰一刀流。”

  说着,千叶良太身上的杀气瞬间外方,原本就冷峻的脸庞,此刻变得非常狰狞,眼神凌厉如鹰,直勾勾盯着年轻人。

  “报上你的名字!”千叶良太再次说道。

  “东伯凤梧。”

  东伯凤梧的声音不大,但是在每一个人的脑海中清晰响起。

  东伯这一姓氏在华夏非常的少见,有些人甚至可能还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复姓。

  “好装逼的名字,不过我喜欢。”王奎在一旁咧嘴说道。

  陈青阳则目光一直疑惑地打量着东伯凤梧,到现在他还没能感受到他身上有半点武者气息,看来对方的敛息手段已经超过了他的感知能力。

  千叶良太身上的气势瞬间攀升到极致,比之前的王奎和藤野雄要强大不知多少,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不过东伯凤梧依旧随意站着,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瞧过千叶良太一眼。

  “喝!”

  千叶良太大喝一声,手中那细长的武士刀当空劈下。

  风声呼啸,带出一道刺眼的剑芒,划破空气摩擦出一道刺耳的声响。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千叶良太这一剑,无论出剑的速度还是力量,都堪称是他这个实力境界所能达到的极限。

  看来他并不是那种依靠外力强行提升到化劲层次,而是实打实修炼出来的。

  “哗!”

  众人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哗然,他们以为之前王奎和藤野雄的战斗已经是不可思议,没想到还有更为夸张的一幕出现。

  这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感受到那剑芒的撕裂之力,王奎内心也狠狠一颤。

  如果此刻这一道恐怖剑芒劈在自己的身上,王奎敢肯定,自己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劈成两半。

  眼看着那剑芒以迅雷之势斩了下来,东伯凤梧微微抬头,不紧不慢地伸出两根手指。

  “去死吧!”

  见东伯凤梧居然试图用两根手指抵挡自己这全力一剑,千叶良太的表情更加疯狂狰狞。

  眼看着剑芒就要将东伯凤梧劈成两半时,接下来的一幕,让在场除了陈青阳外,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不敢相信。

  “锵!”

  一声宛若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原本应该被劈成两半的东伯凤梧此刻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那势不可挡的剑芒硬生生被他两根手指捏住,无法斩下!

  “太弱了!”

  东伯凤梧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不屑的弧度,然后手指轻轻一捏。

  “咔嚓!”

  剑芒破碎,瞬间消散于空气中,仿若不曾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