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你很特别-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26章 你很特别

  “这怎么可能?”

  千叶良太此刻整个人如遭雷劈,不敢相信看着眼前的东伯凤梧。

  之前东伯凤梧震碎他那一道剑芒只是随意劈出来的,可这一次他没有留任何余力,居然还是被对方轻易接下。

  “我就不信你真有那么强!”

  千叶良太整个人突然间疯狂起来,双眼通红,身上杀意沸腾。

  他出身千叶一族的支脉,从小就低人一等,遭受家族不公平的待遇。

  尽管如此,千叶良太也没有自暴自弃,反而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虽然修炼的是不完整的北辰一刀流,但是凭借他自身的毅力和天赋,以二十岁之龄便强势破入化劲期,比家族中的核心弟子也不遑多让。

  千叶良太甚至觉得,只要给他完整的北辰一刀流修炼心法,他甚至能够比肩千叶龙一这样的超级天才。

  因此他更加不甘心败给一个华夏年轻人!

  “斩!”

  千叶良太再次大喝一声。

  这一次,他的剑招更加的凌厉霸道,更加的阴险玄奥,甚至出现了一丝不可控制的状态。

  北辰一刀流有三种进攻方式,杀剑、杀气还有杀技。

  此刻千叶良太手中已是一把不可多得的杀剑,他身上的杀气更是久经培养磨炼,达到一个极致境界。

  如今再配合一招北辰一刀流的高级杀技鬼狼斩,千叶良太的实力再次暴涨一个层次。

  鬼狼斩乃是北辰一刀流不外传的高级杀技,只有核心弟子才能学到。

  而身为支脉弟子的千叶良太本来没有资格学习这一招杀技,但是他凭借着出众的剑道天赋,因而才获得了家族赏赐。

  不过千叶良太修习这一招鬼狼斩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因此他还根本无法完全控制这一招的威力,这才会出现手中的武士刀出现无法控制的状态。

  面对疯狂的千叶良太挥出这一招鬼狼斩,东伯凤梧脸上的表情如一座古井一般,依然毫无波动,身体始终站在原地。

  这一次,他甚至连伸手抵挡的兴趣都没有。

  “轰!”

  那可怕的剑芒无情地斩在东伯凤梧的身上,发出一声剧烈震荡声响。

  那狂暴的剑风瞬息爆裂开来,肆虐周围,刮起一阵汹涌烈风。

  陈青阳眼睛一眯,这一刹那,他终于感受到东伯凤梧身上泄露出来的气息。

  那是一种令陈青阳都感觉到畏惧的气息。

  半步先天,这东伯凤梧居然是一位半步先天境界的武者!

  而战场上,再次出现诡异的一幕。

  千叶良太那锋利无比的武士刀,此刻就抵在东伯凤梧的肩膀上,无法在寸进半分,甚至连他的衣服都没有划破。

  周围的人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而千叶良太再次瞪大布满血丝的双眼,仿若大白天遇见鬼一样,目光惊骇地看着东伯凤梧。

  这个华夏人居然用肉身硬抗下他的鬼狼斩!

  在场之人,只有陈青阳才能看得出来,东伯凤梧并非是用单纯的肉身力量抵抗千叶良太这一招,他在剑芒触身的刹那,体内劲力瞬间外放,形成一道防御气墙,强行抗下这一剑。

  其实东伯凤梧还是手下留情了,否则凭他半步先天境界的散发出来的气墙,只要稍微一震,那反震之力足以震碎千叶良太的五脏六腑。

  在千叶良太神情呆滞中,东伯凤梧再次用两根手指捏断他手中的武士刀,刀尖抵在他的喉咙上。

  “你输了!”

  东伯凤梧那平静地声音如同闷雷一般在千叶良太的耳畔间炸响,他这才如梦初醒,身体情不自禁在颤抖。

  这一刻,他终于不怀疑之前东伯凤梧说的那番狂妄的话,也许他真的实力能让千叶家那位第一天才千叶龙一狼狈逃回倭国。

  “我输了!”千叶良太咬着牙说道,面对东伯凤梧那深邃而平静的目光,他不得不底下他那高傲的头颅。

  “如果让我知道你们还敢在华夏耀武扬威,那你们就没必要回去了!”

  东伯凤梧声音平静说道,但是语气中却蕴含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冷意。

  随后他将那一截短兵扔掉,转身走向陈青阳他们这一边。

  “秦师兄,你这也太便宜他们了。”王奎一脸愤恨说道。

  刚才这千叶良太可是在背后出手偷袭他,差一点让他一命呜呼。

  如今见东伯凤梧就这样轻易放过对方,他自然有些不甘心。

  “人家毕竟是客人,教训一下就算了,没必要伤了和气。”东伯凤梧微笑说道,一副老好人的姿态。

  陈青阳则没有表示,不过刚才如果换做他上场的话,千叶良太至少得躺在床上一个月才能下床。

  “先离开这里吧!”

  周围的人群再次变得喧嚣起来,个个目光炽热地看着陈青阳他们,尤其是东伯凤梧。

  恐怕今日之后,东伯凤梧想要再复海大学低调都不行了。

  旋即四人直接从场馆的后门离开,东伯凤梧也跟在陈青阳他们的身后,直到来到图书馆附近的湖泊便才停了下来。

  “秦师兄,我还没多谢你之前告知我那个神奇的地方,没想到那居然是一棵千年灵木。”王奎兴奋说道。

  从陈青阳的口中得知,那棵千年灵木绝对是天材地宝,即便是已经枯死多年,可依然散发着浓郁的天地灵气,否则王奎的实力也不可能长进地这么快。

  “哦,你居然还知道那是千年灵木?”东伯凤梧微微有些诧异问道,随后目光看向陈青阳。

  “我哪里知道,是老大告诉我的,还没介绍,这是我两位舍友,老大陈青阳,老三刘腾达,都是我的好兄弟。”王奎介绍说道。

  东伯凤梧的目光则始终放在陈青阳的身上,那平静的脸上突然间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你很特别!”

  陈青阳的身上有种让东伯凤梧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他的实力境界明明只有化劲后期,但是东伯凤梧感觉陈青阳的实力远比他表现出来的境界要强大。

  这是东伯凤梧第一次感觉自己看不透一个同龄人。

  陈青阳笑了笑,说道:“你也很特别,我所熟知的隐世家族中,并没有东伯这一姓氏家族,你究竟来自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