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天邪门现-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29章 天邪门现

  挂了电话之后,陈青阳直接打电话给韩彪。

  如今鸿鸾门的势力在海城地下世界几乎可以说是只手遮天的存在,唯一的竞争对手青湖帮已经落寞,即便没有李青鸾坐镇,但是也没有人敢触及鸿鸾门的锋芒。

  韩彪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得知陈青阳要他帮忙找一个复海大学的女学生,他没有半点迟疑,获得了林薇薇的基本信息后便立刻发散人手去寻找她的下落。

  随后陈青阳便回宿舍,无聊之际,他跟方文彬共同研究那本古书卷。

  可惜两人研究了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半点思绪,不过陈青阳也并无半点收获,因为他在古书卷中再次看到了那种类似蝌蚪文字游动的怪异现象。

  这种怪异现象出现一次或许是陈青阳眼中的幻觉,可是这已经是第二次了,陈青阳敢肯定这绝对不是巧合。

  可是整整一个下午,那种蝌蚪文字只出现过一次,无论陈青阳如何认真研究观察,它都始终没有出现,让陈青阳极其的无奈。

  陈青阳也询问过方文彬,问他有没有见过那种突然出现的蝌蚪文字,毕竟他研究的时间比陈青阳要长的多。

  可是方文彬却称自己从来没有看过这种怪异的现象,还怀疑陈青阳是否没有休息好才会出现这种幻觉。

  陈青阳也没有再深究,不过他敢肯定,那种蝌蚪文字绝对不是一个巧合,看来他得多花点时间去研究这本古书卷才行,兴许他能够从中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下午期间,王奎和刘腾达两人回来宿舍一趟,收拾一些必要生活物品后便离开,两人的兴致都十分的高昂,看来这一次两人都下了很大的决心,恐怕真的等那灵木的灵根彻底枯死才会回来。

  两人内心对于武道那份执着和追求,让陈青阳感觉到十分的欣慰,如果他们最终决心继续走下去的话,陈青阳也不介意花多点时间培养训练他们。

  夜幕降临,陈青阳无奈地放下手中的古书卷,脸上的神情充满无奈,显然他依然一无所获。

  随意洗了一个冷水澡,陈青阳正准备到床上冥想修炼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正是韩彪。

  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莫非韩彪已经找到了林薇薇?

  带着疑惑,陈青阳接通了电话。

  “阳哥,出事了!”电话那头的韩彪声音凝重说道。

  “出什么事了?”陈青阳眉头微微一皱,听韩彪的语气,似乎真的出了大事。

  尽管南宫凉一直声称他把林薇薇当做妹妹一样看待,但是陈青阳也看得出来林薇薇在他内心暂居十分重要的地位,如果她出事了,陈青阳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跟南宫凉交代。

  “根据你提供给我的资料信息,我立刻找人疏通关系,查看了你们学校周围一带的监控录像,果真在一天前找到了那个女学生的踪迹,他是被一个神秘人带走的。”韩彪快速说道。

  “然后呢?”

  “根据监控录像显示,她是被那神秘人带到东径湾里面,东径湾是我们这一带的城中村,里面的人员道路都比较复杂,不过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排查之后,终于确定了那个女学生所在的位置,原本我以为只是一件普通绑架案,所以就让几个兄弟先进去跟他们谈判,没想到他们进去之后就失去了联系,当时我也没多在意,再让十几名兄弟进入准备强行要人,结果只有一位比较机灵的兄弟反应较快逃了出来,其他人都死了。”韩彪说着,语气愈发的愤怒。

  一下子损失了将近二十个兄弟,韩彪身为鸿鸾门的代理门主,绝对难辞其咎。

  “有没查清楚他们是什么人?”陈青阳的脸色也当即阴沉下来。

  “查不出来,那一座是废弃的旧楼,早就没人居住了,他们好像凭空出现在那里,周围的居民也完全不知道里面有人,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的人不会超过五个,而且个个实力非常的恐怖。”韩彪说道。

  陈青阳微微点头,然后说道:“把地址告诉我,让你的人在周围盯着,不要贸然进去。”

  “好。”

  说完,韩彪把东径湾的具体位置告诉给陈青阳听。

  陈青阳应了一声后便挂了电话,然后换了一套宽松的运动服便走出宿舍。

  林薇薇是南宫凉拜托他要找的人,陈青阳绝不可能让她出事,不管对方是谁,陈青阳都得让他们付出代价。

  东径湾距离复海大学并不算太远,陈青阳开车花了三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阳哥,人就在那栋楼房里面,他们很古怪,一直没有开过灯,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不过我的人都在盯着,肯定他们没有离开。”韩彪指着几十米外那一座三层楼高的房子说道。

  楼房十分的破旧,宛若是六七十年代的建筑,墙壁早已破损不堪,那密密麻麻的电线如同蜘蛛网一般挂在上面,看起来极其阴森恐怖。

  不知为何,陈青阳第一眼看到这座楼房时,内心就有一种莫名的躁动不安情绪。

  并不是因为楼房本身的原因,而是因为他感受到楼房内散发出一种令他厌恶的气息。

  而且这种气息,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阳哥,怎么了?”

  韩彪见陈青阳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劲,赶紧问道。

  陈青阳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内心那种躁动不安的情绪,声音郑重说道:“这里面的人不是你们能对付的,把人撤走,免得等一下伤及无辜。”

  尽管还没见到里面的人,但是陈青阳已经有八成的把握知道他们究竟是谁。

  见陈青阳的表情如此严肃,韩彪知道里面的人或许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加的麻烦,他也没有继续询问,而是立刻打电话通知周围的人撤到安全的距离。

  “阳哥,里面究竟是什么人?”直到把人都撤走之后,韩彪才忍不住疑惑问道。

  “我的仇人!”陈青阳微微咬牙说道,眼中不自觉流露出一抹难以掩饰的杀意。

  楼房内散发出那股令陈青阳厌恶的气息,只有修炼那门阴毒功法的人才会散发出来。

  而他们就是天邪门的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