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六芒凝血阵-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34章 六芒凝血阵

  而黄凤鸣那平静的脸色此刻也微微变得凝重起来,目光下意识看向山谷后面的那一座高山。

  血皇表情则微微一惊,再次仔细观察周围,可依旧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的地方。

  “陈,你别开玩笑,这里如此空旷,那里有什么墓葬?”血皇不解问道。

  “血皇大人,在我们古华夏,有权有势的人死后都会选择一个风水宝地下葬,而这里便是一个风水宝地,而且是极其难得的真龙宝地。”陈白朗说道。

  “什么意思?”血皇显然听不懂陈白朗在说什么。

  “风水宝地,靠山要大,山后还要有山,这称之为父母山,左右两座山称之为护卫山,像我们华夏一种名为太师椅的椅子,中间地势要平广,能容千军万马,山为阳,水为阴,两边双水环绕,便可求得真龙现象,用我们华夏语来说,这里是整座圣山的龙脉所在地,你这个先祖绝对是请过华夏风水大师前来选墓。”陈白朗说道。

  尼古拉五世乃是西方人,自然不懂什么华夏风水堪舆之术,可他死后埋葬的地方,却是依照华夏风水堪舆术来选取的真龙宝地,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陈,你说的这些我都听不懂,直接告诉我,墓葬埋在哪里?”血皇皱眉问道。

  即便陈白朗说的头头是道,可是血皇根本找不到墓葬所在的位置,这让他内心有些烦躁。

  陈白朗伸手指向那座后山,说道:“入口在那里。”

  “嗖!”

  血皇瞬身一闪,身体直接闪掠到后山悬崖之下,不过这里除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之外,并没有所谓的墓葬入口。

  “陈,你该不会告诉我,那入口在这潭底下?”血皇疑惑问道。

  这口深潭的水非常的清澈,不过下面却一片漆黑,根本不知深浅。

  陈白朗点了点头,说道:“入口在潭下三十米左右的位置,我曾经下过一次,不过却打不开入口大门,到时候还得麻烦血皇大人不要吝啬你的精血。”

  尼古拉五世乃是血族的先祖,他在墓葬入口大门设下了禁制,只有血族后代极为纯净的鲜血方能打开,否则陈白朗也不至于找血皇合作。

  “陈,你最好说的是实话。”说完,血皇一头钻进了深潭之中,显然他的心情比陈白朗还要更加的急切。

  “凤伯,这老不死很有可能临阵倒戈,到时候你注意一点,如果可能的话,我们把他留在里面,让他跟他的先祖葬在一起。”说着,陈白朗的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

  黄凤鸣微微点头,神情变得更加凝重。

  显然他也知道,想要将血皇这样一位强大的先天高手留在这里,绝非一件易事。

  “走!”

  说完,两人先后跳入深潭之中,身体迅速往下坠,不到片刻便已经潜入到三十米位置。

  果然如陈白朗所说,三十米左右的位置有一个敞开的洞口,里面更是无比漆黑,血皇不敢贸然进入,只好在这里等着陈白朗两人。

  陈白朗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血皇可以进入。

  不过血皇的疑心非常的重,执意让陈白朗先行。

  陈白朗脸上不由闪过一抹冷笑,随后率先进入那漆黑的洞口中。

  见陈白朗进去,血皇毫不停留跟在他的身后,三人一前一后钻入洞门内,朝着里面疯狂游去。

  尽管里面昏暗无光,但是对于三人这个级别的高手来说,气息探测远比视线看的还要更加的清晰,三人眼前通道一路往下沉,直到落在一处四四方方的狭窄空间内。

  这个空间不大,最多容纳十几个人,四周都是用特殊金属打造的墙壁,上面刻满了西方神圣教廷的壁画。

  三人落地之后,陈白朗旋即伸手转动前方一个金属雕像,突然间头顶上方被一块金属缓缓封闭,形成一个密闭空间。

  不到几息时间,周围的潭水渐渐退散,那金属墙壁也散发出一层淡淡的亮光,视线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数百年前居然有这般设计,当真神奇!”血皇感叹一声道。

  “只是简单的机关术而已,算不上神奇。”陈白朗轻笑一声道,然后指着他们眼前那一扇金属大门,道:“血皇大人,接下来就看你了。”

  血皇目光微微一凝看向那扇金属大门。

  大门上面刻画着一副教皇登基的画面,周围万民臣服,四位凶神恶煞的神将并排站在那位教皇的身前,彰显他们不凡的地位。

  而那位教皇的手中拿着一杆权杖,正是传说中的教皇权杖,血皇也只是在古文献的记载中看到过。

  而权杖的顶端原本是一颗神珠,如今却变成了一个凹槽。

  “陈,我该怎么做?”血皇急切问道。

  陈白朗指了指权杖上面那个凹槽,说道:“你只需要将一滴精血放进那个凹槽即可。”

  精血对于修炼者来说极其的重要,先天境界以下的武者只能怪凝练出一滴精血。

  若是精血从体内被剥离出来,那么无异于毁掉他的根基,离死也不远。

  不过像血皇这等层次的先天强人,体内可以凝聚数滴乃是十几滴精血,损耗其中一滴精血,并不会对他的实力造成多大的影响,只要花费一番时间便可重新凝聚。

  “你是如何知道的?”血皇疑惑问道。

  “你看到大门上细密的纹络形成的图案没有?那叫六芒星,在我们华夏,这也叫做六芒凝血阵,只有特定的血液才能解开这一个大阵,而阵心就在那凹槽之中。”陈白朗解释说道。

  血皇凝神一看,果真看到大门上有着无数密密麻麻的纹络,组成一个六芒星图案。

  不管陈白朗说的是否是真的,血皇此刻也没有别的选择。

  旋即他伸手一根苍白枯瘦的手指,很快手指上凝聚出一滴鲜红色的血液。

  那血液散发出一股汹涌狂暴的血气,感受到这股血气的可怕,即便是陈白朗内心也感觉微微有些发毛。

  随后血皇手指轻轻一弹,那滴精血直接弹射到凹槽之中。

  下一瞬间,连接凹槽的纹络突然间迸发出刺眼的红光,血皇的精血化为一缕缕血气,朝着纹络迅速蔓延,填满整个六芒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