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巨翼之剑-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35章 巨翼之剑

  顷刻间,六芒星图散发出诡异的红色血光,充斥着整个狭窄空间。

  “擦咔!”

  那厚重的金属大门发出一道低沉的松动声音。

  紧接着大门中间出现一道清晰的缝隙,随着那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音不断响起,缝隙也越来越大,很快一条冗长的通道出现在陈白朗他们的眼前。

  果然如陈白朗之前的猜测,这一座大门,真的需要血族后代的精血方能够开启。

  见大门打开,血皇那苍白的脸色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

  “走!”

  血皇大步一闪,整个人瞬间消失在通道之中。

  陈白朗和黄凤鸣两人也没有迟疑,快速施展身法跟了上去。

  通道内并没有陷阱机关,因为能够用精血打开这一座大门的人只有血族的后代,而且实力必定强横,因此当初尼古拉五世也没有考虑在这墓葬内设下陷阱机关。

  三人穿过那条将近百米的通道,随后眼前豁然开来。

  看着眼前这金碧辉煌的地下墓葬,陈白朗的内心也无比的震撼。

  与其说这是一座地下墓葬,还不如说是一座地下宫殿。

  整个格局完全仿造当时西方世界的古老宫殿而建造,金碧辉煌的墙壁上挂着各种精美的壁画,其中最为显眼的是正中央那一副长宽都超过十米的巨幅壁画,上面雕刻着一位身材挺拔,威风凛凛的人。

  那人头戴金冠,手持一根木质权杖,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活灵活现,即便过去数百年岁月,依然栩栩如生。

  “这是……”血皇一看到前方那幅壁画,表情猛地一震,随后朝着他行了一个怪异的大礼。

  血皇认得出来,墙壁上那位正是血族的先祖,尼古拉五世,一位号称无敌教皇的狠人。

  陈白朗和黄凤鸣两人也被尼古拉五世的画像所吸引,不知为何,即便明知那只是一副画像,可是却给两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就仿佛他还活在这世上一样。

  “看来这无敌教皇并非浪得虚名!”陈白朗暗暗感叹一声道。

  即便只是一副画像都有如此强大的威慑力,若是真人还活着,那究竟得有多恐怖?

  除了那幅画像之外,周围偌大的空间几乎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古物品,有顶级珠宝玉石,也有无数刀剑神兵,应有尽有。

  若是将这里的宝物全都带出去,恐怕会引起整个世界的疯狂。

  “巨翼之剑?天使族失传的神兵居然被埋在这里?”血皇一副不可思议说道。

  陈白朗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发现一把金黄色的大剑插在一块巨石上面,散发着熠熠金光。

  这把大剑宽约半米,剑长更是将近三米,是一把名副其实的巨剑,即便是陈白朗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神剑。

  而血皇口中的天使族,正是西方世界与血族,黑暗狼族并称的三大血脉传承种族,实力一直是三大种族之中最强的一个。

  天使族与血族向来都是死对头,没想到他们的镇族神兵巨翼之剑居然会跟血族的先祖埋葬在一起。

  “嗖!”

  血皇一个闪身便来到那把巨翼之剑跟前,然后伸出双手试图拔起它。

  就在血皇的双手刚一碰触到巨翼之剑时,剑身那熠熠金光陡然间变得炽热无比,一团恐怖的能量直接将血皇的双手震开。

  血皇内心一狠,一团更为恐怖的血气从身上迸发而出,强行压制住那炽热的金光,然后双手抓住巨大的剑柄,直接拔了起来。

  “轰”

  一声轰响,厚重无比的巨翼之剑直接被血皇拔了起来,陈白朗感觉脚下的大地都在震动,目光凝重地看着血皇手中的巨剑。

  “砰!”

  几秒钟后,血皇手中的巨翼之剑的排斥力量似乎变得更大,连血皇的血气都几乎快要压制不住它,然后再次狠狠插在那块巨石上面。

  看来天使族这把镇族神兵并非谁都能驾驭。

  “凤伯,盯着他,我去找石碑。”陈白朗低声说道。

  黄凤鸣微微点头,示意陈白朗放心去找。

  旋即陈白朗开始进入那堆积如山的宝物中,开始搜寻他要的镇天神碑。

  堆在地上的宝物不仅众多,而且琳琅满目,对于陈白朗搜寻镇天神碑有很大的阻碍,最后他干脆直接动用武力,用庞大的内劲将一大堆宝物直接掀翻开来,一时间满地狼藉,不少价值匪浅的宝物就这样在陈白朗的内劲震荡下化为粉碎。

  不过这一堆在世人眼中价值连城的宝物,在陈白朗眼中,远没有那块镇天神碑来的重要。

  而血皇也放弃那把巨翼之剑,开始仔细搜索他要的血族圣经跟教皇权杖。

  整个地下墓葬不但金碧辉煌,而且空间非常的大,里面各种子墓想通连通交错,只是逛一圈恐怕也得花费半个小时。

  看来当年尼古拉五世打造这一个地下墓葬时耗费了不少人工和精力。

  整个一个小时过去,陈白朗又回到了原先的位置,脸上明显流露出凝重之色。

  他几乎将所有子墓和主墓的宝物都翻了一个遍,可是依然没有找到那一块镇天神碑。

  莫非是那本古籍记载有误?又或者当年尼古拉五世并没有将它带入这一座墓穴之中埋葬?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这一趟的努力算是白费了。

  旋即陈白朗将目光投向另一边的血皇,发现他的手中同样空空如也,显然他也没有找到那本血族圣经和教皇权杖。

  这更加让陈白朗疑惑不解。

  尼古拉五世当年身死后,教皇权杖和血族圣经都一并消失,几乎可以肯定是被他一同带入地下埋葬。

  如今血皇找遍了整一座墓穴都没有发现这两样东西,这的确很是怪异。

  “凤伯,你有没什么发现?”陈白朗在黄凤鸣耳边低声问道。

  黄凤鸣先是眉头一皱,然后目光看了一眼墙壁上那幅巨大的壁画,说道:“那里有古怪。”

  陈白朗看了一眼壁画,还没来得及询问原因时,血皇突然间闪身过来。

  “陈,你也没找到你要的东西?”血皇一脸凝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