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墓中墓-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36章 墓中墓

  陈白朗摇了摇头,脸色也并不是很好看,不过目光却有意无意地瞥了几眼那幅壁画。

  黄凤鸣的实力感知能力都比陈白朗强大,而且他也钻研过风水堪舆之术,兴许真如他所猜测,这幅壁画后面隐藏着某种玄机?

  不过陈白朗也并不打算将自己的猜测告诉给血皇知道,这个老不死从一开始就没安什么好心。

  “陈,我刚才检查过了,那具石棺只是一个衣冠冢,里面并没有我先祖的圣躯,我怀疑这里根本不是我先祖的墓葬之地。”血皇说道。

  “血皇大人,也许你猜的没错,我们都进了一个假的墓葬之地,可是真的墓葬之地又在哪呢?”陈白朗佯装沉思说道。

  “陈,你的演技似乎越来越好了,刚才我看你似乎无意间看了这壁画好几次,莫非你已经知道真的墓葬之地在哪,却不打算告诉我?”血皇声音微冷说道。

  “王八蛋,这老不死的观察能力这么强,居然被发现了。”陈白朗内心暗骂一声道,不过脸上还是显露出一副微笑的表情。

  “血皇大人,这你就误会我了,我们把整一座墓葬都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我们要的东西,我只是怀疑这壁画有问题而已。”陈白朗解释说道。

  血皇不再看陈白朗,将目光转移到那幅壁画上,仔细打量了几眼,也没看出有什么猫腻。

  “既然有问题,那我们就砸了它如何?”血皇微微咬牙说道。

  这上面可是他血族的先祖,号称无敌教皇的狠人,砸了它的壁画,若是让血族的人知道,恐怕血皇会成为整个血族的罪人。

  不过在这地下数十米的墓葬之地,只要陈白朗两人不说出去,也没人会知道血皇砸了他们先祖的壁画。

  “你都没有问题,我自然不会拒绝,那就请血皇大人出手吧!”陈白朗微笑说道。

  看来这血皇非常想要得到那两样东西,甚至不惜砸毁自己先祖的壁画。

  血皇没有迟疑,大掌一挥,一道浑厚的力量直接震荡而去,瞬间将那幅精美的壁画震碎。

  “轰!”

  整幅壁画轰然塌下,露出一条宽敞的通道。

  里面果然别有洞天!

  “果然在这里!”血皇那双冰冷的双眸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没有等陈白朗两人,他率先踏入通道里面。

  “走!”

  陈白朗轻喝一声,赶紧跟了上去。

  这条通道隐藏地如此神秘,里面有什么宝物,就算用脚趾头也能猜到。

  其他东西陈白朗可以不在乎,但是那座镇天神碑,必须要拿到手。

  这条通道并不长,只有十几米,通往里面的空间也不算很大,陈白朗一进入里面时,顿时感觉一股冰冷的寒意从脚底冒上天灵盖,令他毛骨悚然。

  自从陈白朗的实力达到先天境界以后,他已经很少会有这种感觉出现。

  “小心一点!”黄凤鸣那低沉的声音从陈白朗身后响了起来,随后目光警惕地打量着这一座墓中墓。

  这一座墓穴的空间只有上百平米左右,摆放着五具棺椁,其中四具为青铜棺,整齐并排地摆放在一起。

  而四具青铜棺后面则是一具白玉石棺,石棺周围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红色血气,看起来极为的诡异。

  看来这里才是真正埋葬那位无敌教皇的墓穴之地。

  只是为何会多出四具青铜棺?

  猛然间,陈白朗想起了之前壁画上的那一幕,除了一位高高在上的教皇之外,还有四位同样威风凛凛的神将站在那里。

  莫非那四具青铜棺里面埋葬的就是那四位神将?

  陈白朗震惊过后,第一时间在墓穴周围搜寻东西。

  墓穴里的东西一眼便能望尽,除了五具棺椁外,周围却是有几样东西摆放在那里,早已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泥尘。

  不过相比于外界堆满的宝物而言,这里面的东西简直少的可怜,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里每一样都是都是无价的存在。

  不过它们当中,只有三样东西引起了陈白朗的注意。

  一个古朴的木盒子,里面盛放着一本黑皮经书,散发着一抹诡异的血气,应该就是失传已久的血族圣经。

  还有一根木质权杖,上面刻满神秘的纹络,最顶端有着一颗散发出淡淡光芒的神珠,同时整根权杖散发着一抹极其浓郁纯净的天地灵气。

  毫无疑问,这是西方世界最为尊贵,象征着无上权利地位的东西——教皇权杖。

  尽管陈白朗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教皇权杖,但是对它的传闻却一点也不陌生。

  传闻这教皇权杖是由一棵超过十万年灵木的灵根制造而成,拥有着不可估量的灵气,即便过去数年前,依旧能够散发出源源不断的灵气。

  而镶嵌在上面的那颗珠子,传闻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神珠,拥有着神秘莫测的可怕力量。

  教皇权杖不仅是每一任教皇的权利地位象征,同时也是他们手中最可怕的兵器,无敌教皇的威名,其中有一半是因为这根教皇权杖。

  而第三样东西,相比于前两样而言,显得平平无奇,甚至放在那里根本就不起眼。

  但是陈白朗一看到它时,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激动无比。

  那是一块只有半米高的石碑,通体灰色,上面雕刻着根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文字,即便历经岁月的侵蚀,也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

  尽管陈白朗和血皇两人看到眼前的宝物都很激动,但是两人似乎很有默契,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前拿取。

  “陈,那应该就是你要的神碑吧?”血皇指着那块石碑说道,表情突然见得异常平静。

  陈白朗身体神经突然绷紧,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血皇大人,我们之前说好的,这里除了那块石碑,其余东西我一律不要。”陈白朗盯着血皇说道,表情微微变得凝重下来。

  “呵呵,那当然,我们各取所需。”血皇轻笑一声,随后抬步缓缓走向那本血族圣经和那根教皇权杖。

  陈白朗也紧跟上去,两人的步伐出奇的缓慢,比正常人走路也快不来多少。

  就在两人即将接近那三样东西时,走在最前面的血皇突然间发难,蕴含着恐怖力量的一掌狠狠拍向那一块镇天神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