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青铜棺诈尸-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37章 青铜棺诈尸

  尽管早有防备,可看到血皇此刻的动作时,陈白朗脸色也瞬间狰狞。

  他想过血皇会出手抢夺镇天神碑,但是却没想到他居然想要直接用力量震碎它。

  “老不死,你敢!”陈白朗怒吼一声,倾尽全身想要阻挡血皇。

  身后的黄凤鸣反应更快,狂暴的一拳直轰血皇的心脏。

  可惜血皇似乎早有预谋,如此近的距离,就算陈白朗他们有所防备,也依然无法阻止。

  “轰!”

  浑厚的掌力狠狠轰在那镇天神碑上,让陈白朗那狰狞的双眼也不由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紧接着,黄凤鸣的一拳也紧随而至,不过血皇早已做好防御姿势,强行抵挡他这一拳。

  “轰!”

  狭窄的墓穴内再一次发生震响,不过这墓穴周围的墙壁十分的牢固,硬生生承受两大超级先天强者的惊天碰撞震荡出来的力量。

  陈白朗不得不动用全身力量抵御那狂暴的气势侵虐,同时疯狂地向前扑去。

  他现在只能祈祷镇天神碑在血皇那一掌下,还能留下一块半角。

  另外一边,黄凤鸣和血皇两大超级先天强者在这狭小的空间内瞬间纠缠在一起。

  两人的实力境界都已经达到一个让无数武者仰望的层次,不过他们之间的战斗并没想象中那般惊心动魄,一招一式都简单明了,只是他们施展出来的每一招一式,都蕴含着一种奇特的力量,混若天成。

  趁着两人战斗之际,陈白朗已经冲到远处的墙壁上,惊奇地发现在血皇强力一掌之下,镇天神碑居然还完好无损,只是深深地印入那坚硬的墙壁上。

  尽管陈白朗拥有一座镇天神碑,可他也第一次知道这神碑的硬度居然如此恐怖,连那等级别的先天强者全力一击都无法震碎他。

  震惊过后,陈白朗赶紧用力将神碑从墙壁中挖出来,然后好像变戏法一般,那神碑从他手中顷刻间消失不见。

  拿到镇天神碑之后,陈白朗的心情总算安定下来,目光扫了一眼前方的战斗。

  黄凤鸣毕竟才刚突破境界,与血皇这个活化石级别的超级强者多少还是有些差距,战斗时一直处于下风。

  不过黄凤鸣凭借着独特的身法在和血皇周旋,短时间内绝对不会战败。

  陈白朗微微咬牙,并没有立即加入战斗,而是将目光望向那本血族圣经跟教皇权杖上。

  既然血皇不仁,那就别怪他不义!

  “嗖!”

  陈白朗身形一闪,瞬间闪掠到两样宝物跟前,第一时间拿起那本血族圣经。

  “放下圣经!”

  血皇见陈白朗居然敢染指他的宝物,苍白的脸色瞬间狰狞,想要转身冲向陈白朗,不过却被黄凤鸣死死拦住。

  “滚开!”血皇怒吼一声,周身狂暴的血气震荡而出,企图想要震开黄凤鸣。

  黄凤鸣也不甘示弱,浑身青芒闪烁,强行抵御血皇的血气。

  有黄凤鸣挡着,血皇暂时还威胁不到他,陈白朗也没有时间观察手中的血族圣经,以同样的手法让它消失在自己的手中。

  收取血族圣经之后,陈白朗的目光便看向那一根代表西方世界最高权力象征的教皇权杖。

  这根教皇权杖比陈白朗想象中要古朴许多,通体是用暗黄色古木做成,看起来就是一根普通的木杖,不过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灵气,令陈白朗的双眼也不由冒出亮光。

  他没有迟疑,双手上前握住权杖,企图将它抬起时,突然间感受到一股极为强大的排斥力量从权杖内迸发出来。

  原本轻盈的权杖瞬间变得重若千钧,即便只是抬着也让陈白朗感觉到异常吃力。

  同时一股诡异的能量开始透过陈白朗的双手侵入他体内经脉,不断地吞噬他的内劲。

  “砰!”

  陈白朗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教皇权杖,如果再迟几秒钟,恐怕他的经脉都会遭受损坏。

  看来这根教皇权杖和外面那把巨翼之剑一样,都是拥有灵性的神兵,并非谁都可以驾驭。

  内心暗道可惜的同时,陈白朗将目光放在教皇权杖顶端的那颗神珠身上。

  关于这颗神珠的传闻,陈白朗曾经也听说过不少,据说这颗神珠并非是这个世界之物,蕴含着极其可怕的能量,如果能够掌控神珠内的能量,那么将很有可能突破到传闻中的神丹境界。

  神丹境界,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个境界的恐怖强人,传说当年每一任无敌教皇便是达到神丹境界的狠人。

  只是自从尼古拉五世逝世之后,西方世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位无敌教皇的存在。

  至于华夏大地,陈白朗也未曾听说过有谁达到过神丹境界,强如当年的玄枯大师,也依然停留在先天境界层次。

  当然,也许陈白朗的实力,还没有资格接触到那个层次的狠人。

  陈白朗很快收敛思绪,右手化爪抓向那颗神珠。

  既然他无法拿走教皇权杖,那就将它最核心的神珠挖走。

  不过神珠似乎死死镶嵌在权杖之上,任由陈白朗用力,都无法将它挖出来。

  “我就不信挖不走你!”陈白朗大喝一声,周身金光闪动,一道道神秘符文陡然间浮现在他的周身,随后没入陈白朗的手臂上。

  顷刻间,陈白朗如有神助,全身气势攀升到一个极为可怕的境界,同时那布满神秘符文的手臂仿若有着搬山倒海的可怕力量,狠狠抓向神珠。

  “擦咔!”

  一道脱落的声音响起,在陈白朗施展秘技获得狂暴力量之下,硬生生将那颗神珠从教皇权杖上面挖了出来。

  血皇眼睁睁看着这一幕,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狰狞,同时力量也狂暴到极致,黄凤鸣开始似乎有些抵挡不住血皇。

  神珠入手,一股可怕而纯净的灵力疯狂涌入陈白朗的体内,令他体内经脉瞬间撑满。

  可是陈白朗还未来得及观察这神珠的奇特时,异常突然发生了。

  “砰!”

  四道震响几乎同时响起,那四具青铜棺的棺盖陡然间翻开,一团团阴森的尸气蜂拥而出,同时四道高大威风的身躯缓缓从青铜棺内浮了起来。

  青铜棺诈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