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38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从青铜棺内浮起来的四具尸体,个个身高超过两米,即便埋了数百年时间,可尸身依旧没有半点腐朽,只是瘦骨如柴,看不到半点血色。

  四具尸体的身上都散发出极为恐怖的气息,丝毫不下于血皇跟黄凤鸣两人。

  突然的诈尸,令陈白朗的脸色瞬间大变,血皇跟黄凤鸣两人也停止战斗,目光警惕地看着那四具尸体。

  “这是当年尼古拉五世教皇身边的四神将?”血皇目光惊骇地看着那四位神将。

  神圣教廷每一任教皇身边都有四位神将,实力比教皇也差不了多少,如今这四位神将即便死去数百年时间,可此刻依旧散发出不比黄凤鸣他们弱多少的气势,可想而知他们生前有多么恐怖!

  陈白朗虽然不明白这四位神将怎么会突然间诈尸,但是有一点他肯定,接下来他们三人都会很麻烦。

  陡然间,那四位神将猛地睁开双眼,空洞的瞳孔笼罩着诡异的绿光,再次让陈白朗他们吓了一跳。

  这四位神将没有死?

  “唰!”

  四位神将的目光一瞬间齐刷刷看向陈白朗。

  准确的说是盯着陈白朗手中从教皇权杖挖出来的那颗神珠。

  被四位神将同时盯着,陈白朗如坠千年冰窟一般,内心猛地一颤。

  “该死,你居然挖走了神珠!”血皇对着陈白朗咬牙切齿说道。

  陈白朗知道,也许是因为自己挖走权杖上的神珠,才引起这四位神将的“复活”,现在他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丢下神珠,然后逃离这座墓葬。

  可是一想到神珠拥有着如此变态的能量,陈白朗兴许能够借助神珠的力量突破更高的境界。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陈白朗狠狠咬牙,想要用同样的手法将神珠变走,可是没想到那一招却突然失灵了。

  “凤伯,我的空间袋收不进这颗珠子。”陈白朗朝着黄凤鸣喊道,神色明显有些焦急。

  “这颗珠子蕴含着极为强大的能量,你的空间袋根本容纳不了它。”黄凤鸣沉声说道。

  “那怎么办?丢了?”陈白朗问道。

  神珠无法收入空间袋他,也就意味着他必须要拿着它逃跑,那四位虎视眈眈的神将绝对不可能放过他。

  “你先走,我来挡住他们一阵!”黄凤鸣说道,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好。”陈白朗咬了咬牙,不再犹豫,直接转身朝着墓外奔去。

  陈白朗刚一动身,那四位神将瞬间闪掠而去,带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死气。

  “该死的华夏人!”血皇愤怒一声,但是他并没有去追逐陈白朗,而是转身闪到那一边,将地上的教皇权杖拿了起来。

  即便没有神珠,这教皇权杖也是一样极为强大的存在,光是它源源不断散发出来的灵气,就足以让无数武者为之疯狂。

  “砰!”

  黄凤鸣那带着青芒的拳头狠狠轰向四名神将。

  “轰!”

  下一刻,黄凤鸣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往后倒飞,狠狠地砸在墓穴的墙壁上,鲜血狂吐不止。

  如果只是单一一位神将,兴许黄凤鸣还能挡得住,可如今他要同时挡住四位实力完全不弱于他的神将,一个照面便被他们震飞开来。

  这力量差距实在太悬殊。

  “凤伯!”陈白朗猛地一回头,发现黄凤鸣已经重伤倒地,双眼顿时通红。

  显然他们都小瞧了神将的力量。

  震伤黄凤鸣后,四位神将并没有去追杀他,再次将目光锁定陈白朗,显然他们根本没有自主意识,唯一的目标只有那颗神珠。

  到了这一刻,陈白朗知道他根本无法将这颗神珠从这里带出去。

  他没有犹豫,直接将神珠扔向远处的血皇。

  “凤伯,走!”陈白朗狞吼一声,然后以最快速度冲出墓穴。

  见神珠朝自己飞来,血皇下意识接住,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就敏锐地感觉到四道阴冷的目光射向自己。

  “该死!”

  血皇没有半秒钟迟疑,将手中神珠朝着那具白玉石棺扔去。

  果然,那四位神将第一时间扑了过去。

  血皇不敢停留,拿着教皇权杖快速奔出墓穴。

  穿过通道,陈白朗和黄凤鸣两人迅速游出深潭,然后马不停蹄地奔出山谷。

  等血皇钻出深潭后,陈白朗两人早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shit!”血皇直接大骂一声,一掌狠狠地将不远处那块巨石轰成粉碎。

  血族圣经被陈白朗抢走,到头来他只拿到了一根不完整的教皇权杖,可谓损失惨重。

  陈白朗和黄凤鸣两人连续奔袭了大半个小时才停了下来。

  “噗!”

  黄凤鸣憋了许久的一口血水终于喷了出来,整张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凤伯,快服下!”陈白朗赶紧拿出一颗顶级疗伤圣药递给黄凤鸣。

  黄凤鸣没有迟疑,赶紧塞进嘴里,药力瞬间在他体内扩散,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不少。

  这一刻陈白朗才发现黄凤鸣的伤势非常的严重,胸口一大片已经完全凹下下去,内心不由非常的自责。

  “凤伯,是我太贪心了!”陈白朗自责说道。

  如果不是他执意要带走那颗神珠,黄凤鸣也根本不用承受四位神将的一击。

  黄凤鸣摆了摆手,声音虚弱说道:“我也没想到那四神将的实力如此恐怖,是我大意了。”

  “都怪血皇那老不死,西方世界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陈白朗恨恨说道。

  黄凤鸣轻笑一声,说道:“你拿走了他的血族圣经,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不过今后他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

  “那就放马过来吧,反正这圣经我是不会给回他了。”陈白朗冷笑一声说道。

  “嗯,这里不能多呆了,还是尽早回华夏为好。”黄凤鸣说道。

  不用想也知道血皇会发动血族的力量疯狂搜索他们的踪影,如今黄凤鸣身受重伤,凭陈白朗一己之力,就算再加上龙刚他们,也不可能与整个血族抗衡。

  唯有回到华夏,他们才算安全。

  “好,我这就联系龙刚他们,连夜潜回华夏。”陈白朗点头说道。

  一个小时后,一则消息席卷整个西方世界。

  失传已久的教皇权杖终于现世了,如今就在血族血皇的手中,不过教皇权杖上那颗神珠,却被一个叫陈白朗的华夏人夺走。

  一石激起千层浪,陈白朗被血皇推到了风口浪尖处,成为众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