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危在旦夕-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52章 危在旦夕

  丹田内,一团宛若岩浆般的力量陡然出现,陈青阳头顶上的掌印愈发的清晰。

  炽热的力量疯狂注入陈青阳的迄今把脉,房间内的温度陡然间上升了不少,但依然冰冷无比。

  陈青阳控制着体内躁动的力量,然后小心翼翼地掀开秦洛仙腹部上的衣服,那蕴含着极致炽热力量的手掌轻轻放在她的丹田位置。

  “轰!”

  一瞬间,两股极致力量相碰,陈青阳感觉浑身钻心的刺痛,仿若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他的身体一样。

  秦洛仙丹田散发出来的一团团寒气,不断地从陈青阳的手臂涌入他的体内,开始无情地摧毁他的经脉。

  幸好陈青阳体内劲力拥有极强的修复能力,否则不到几秒钟时间,他的身体恐怕就会变成一根冰棍。

  不过饶是如此,陈青阳身体的温度快速下降到一个极点,身体的皮肤、毛发全都已经结冰。

  上个月,陈青阳还能勉强挡住那一团寒气,甚至还占据上风,可这一次,陈青阳明显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任由他如何催动那炽热的能量,都始终无法平息秦洛仙丹田内的寒气。

  而且秦洛仙的丹田似乎有着一股强大的吸力,即便陈青阳想要收手都不可能。

  眼看着陈青阳即将变成一个冰人,南宫韵大手一挥,一团霸道的能量直接将陈青阳的手震开。

  陈青阳的身体连连后退,双脚踉跄几步后,差点就倒了下去。

  “呼!呼!”

  他张开大口,拼命地呼吸着,吐出来的全是冰冷的寒气,身体完全控制不住在颤抖,保守估计他体内的经脉超过五成已经被那寒气冻伤。

  不过陈青阳并没有理会体内的伤势,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上前来,眼中尽是不甘。

  “对不起,她的情况,已经超出了我能够控制的范围。”陈青阳一脸愧疚说道。

  南宫韵摇了摇头,她知道陈青阳已经尽力了,她也没有想到,先天寒丹一旦爆发开来,会如此的可怕,别说陈青阳,就算是先天高手,若是直接碰触她的寒丹,恐怕也会瞬间变成一个冰人。

  “不怪你,你走吧!”南宫韵摆了摆手说道,示意他可以离开。

  陈青阳默默看了一眼床上的秦洛仙,内心无奈地叹息一声,然后转身便离开房间。

  不过陈青阳并没有离开别墅,而是找了一个宽敞的地方,开始调息打坐起来。

  此时他的经脉严重受损,如果不及时治愈的话,恐怕会留下大患。

  半个小时后,陈青阳从打坐中清醒过来,此时他的经脉并未完全复原,不过他突然间想起了一个人,兴许他可以救秦洛仙。

  陈青阳从口袋中拿出一块黑色东西,正是前几天那位老道士留给他的传音石。

  老道士乃是一位江湖郎中,而且实力深不可测,兴许他有办法医治秦洛仙的病。

  微微注入一丝能量后,传音石顿时泛着一阵微弱的亮光。

  “前辈?”陈青阳对着传音石轻喊了一声。

  “呵呵,小兄弟,这么快就联系老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老道士那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

  陈青阳也没多想,直接问道:“前辈,你听说过先天寒丹之体么?”

  “自然听说过,先天寒丹之体是极阴之体的一种,是不可多得的修炼之体,你问这个干什么?”老道士问道。

  “不瞒前辈,我有一位朋友正是这先天寒丹之体,如今却危在旦夕,还请前辈出手相救。”陈青阳恳求说道。

  “危在旦夕?莫非她的寒丹之体还未觉醒?”老道士惊讶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她每个月都会遭遇那寒气侵蚀,这一次的情况极为严重,就算我用极为炽热的能量,也无法压制她丹田内的寒气。”陈青阳说道。

  “照你这么说,她的寒丹之体并未觉醒,而且已经处于极限觉醒状态,如果不及时控制令她的寒丹觉醒的话,谁也救不了她。”老道士语气郑重说道。

  “那前辈,你是否可以救她?”陈青阳问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算了,还是等见面再说吧,把你的地址告诉我。”老道士说道。

  旋即陈青阳将这里的地址告诉给老道士听,随后收起传音石,再次走进秦洛仙的房间内。

  房间门打开,陈青阳能明显感觉到里面的温度再次下降到一个冰点,令他不得不动用更多的内劲抵御。

  而南宫韵则一动不动地站在秦洛仙的窗前,她的周身涌动着一层淡淡的华光,那寒气根本无法靠近她半分。

  “你怎么还没走?”南宫韵没有回头,那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阿姨,我刚才喊了一位前辈过来,他说有办法可以治愈秦同学的寒丹之体。”陈青阳说道。

  南宫韵猛地回头,目光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陈青阳,问道:“你确定?”

  “我确定。”陈青阳说道。

  “你那位前辈是谁?”南宫韵皱眉问道。

  据她所知,能够治愈这寒丹之体的人,绝对是传说中的世外高人,即便是南宫家这等超级世家,也没有人能够治愈这寒丹之体。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阿姨你放心,南宫凉原本也活不过十八岁,最终也是因为他才觉醒了帝王神体。”陈青阳说道。

  “什么?你认识南宫凉?”南宫韵目光震惊地看着陈青阳问道。

  在此之前,南宫韵并没有调查过陈青阳的背景,自然也不知道他跟南宫凉认识。

  “我跟他从小就穿着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兄弟,我也知道你是他的亲姑姑。”陈青阳微笑说道。

  南宫韵目光复杂地看着陈青阳几眼,她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早就知道她的身份。

  不过南宫韵也并未对陈青阳产生警惕之意,南宫凉连帝王神体这种事都告诉陈青阳知道,显然两人的关系的确很不一般。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悄然进入别墅内,然后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陈青阳他们的身后。

  “果然是先天寒丹之体。”

  一道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陈青阳和南宫韵两人几乎同时回头,发现一位穿着破烂道破的老道士站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