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太乙神针-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53章 太乙神针

  “前辈!”

  陈青阳惊喜地喊了一声,这距离他用传音石传音给老道士也才过去短短一分多钟的时间,对方居然已经到了。

  南宫韵则一脸凝重地打量着对方,凭她的实力,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位老道士的出现,对方的武学造诣,恐怕深不可测。

  老道士步伐轻盈地走进房间内,并没有理会陈青阳两人,目光一直盯着床上的秦洛仙。

  “她已经到了寒丹破裂的边缘,只剩下半个小时的时间了。”老道士脸色微微凝重说道。

  陈青阳两人一听,脸色同时大变。

  “还请前辈出手相救。”

  “你是谁?”南宫韵此刻还算冷静,目光紧紧盯着老道士。

  对于陈青阳,南宫韵也无法保证百分之百的信任,更何况是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老道士。

  “老道袁海蟾,道号海蟾子。”老道士袁海蟾抚摸着羊角须淡淡说道。

  “海蟾子?”南宫韵神色微微一凝,显然她并没有听说过这一号人物。

  “前辈是龙虎山天师道还是终南山全真教的高人?”南宫韵问道。

  龙虎山天师道亦称为正一道、正一盟威之首,是由道教祖天师张道陵所创,是华夏最早的道教门派之一,至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

  而终南山全真教更是华夏道教之正统,被天下奉为“太上玄门正宗”,天下道教之祖。

  如今这两大门派,是华夏现存最为古老,最为强大的道教门派,南宫韵对它们也只是略有耳闻。

  袁海蟾轻轻摇头,说道:“老道无门无派,只是云游散人一个。”

  南宫韵盯着袁海蟾那看似浑浊,却有异常深邃的目光,完全猜不透他究竟是否说谎。

  “说出你的条件!”南宫韵说道。

  她知道,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而且她也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先天寒丹之体,乃是不可多得的修炼之体,即便老道今日她觉醒寒丹之体,日后若没有正确方法引导寒丹的力量,她终究活不了几年。”袁海蟾缓缓说道。

  南宫韵微微点头,她早就查阅过关于先天寒丹之体的所有古籍资料,即便觉醒了,如果没有相应的功法修炼,终究会因寒气攻心而死。

  “所以老道希望,若她觉醒寒丹之后,能够收她为徒,如何?”袁海蟾问道。

  在得知秦洛仙乃是罕见的寒丹之体后,袁海蟾内心就产生收徒心思,这等罕见修炼体质,若是找到相应的修炼功法,将来必定是一飞冲天,很大可能冲击传说中的神丹境界。

  南宫韵沉默!

  她今日才第一次见到袁海蟾,对他的底细根本一无所知,如今要让秦洛仙拜他为师,南宫韵的顾忌实在太多。

  可如果南宫韵拒绝,那么将会眼睁睁看着秦洛仙死在自己的面前。

  如何取舍,她根本别无选择!

  “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袁海蟾轻轻一笑,示意南宫韵继续说道。

  “只要我女儿同意拜你为师,我绝不阻拦,如果她不同意,那此事就作罢,如何?”南宫韵说道。

  她知道这个条件有些过分,甚至是很无理,但是南宫韵也只能试探性问道,即便最后袁海蟾不同意,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他的条件。

  “这个是自然,不过老道相信,她不会拒绝。”袁海蟾神秘一笑说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不知为何,陈青阳总感觉这个袁海蟾似乎早有预谋,就连自己也在他的计划之中,陈青阳甚至怀疑他很早就知道秦洛仙是先天寒丹之体。

  不过陈青阳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一丝厌恶的气息,眼中也没有流露出半点阴谋城府,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那请开始吧!”南宫韵松了一口气说道。

  “不急,老道是可以救她,但是却不能救。”袁海蟾无奈苦笑一声道。

  “什么意思?”

  陈青阳和南宫韵两人都再次皱起了眉头。

  可以救却不能救,这不是在玩他们么?

  “如果是在一天之前,老道可以给她服下元阳丹,加以老道的玄焱诀洗礼,应该能够驱逐寒气,令寒丹觉醒,如今她的寒丹已近破裂边缘,若是服用元阳丹,极阳药力将会瞬间冲破她的寒丹,谁也救不了她。”袁海蟾说道。

  “前辈,你应该还有第二种方法吧?”陈青阳问道。

  袁海蟾微微点头,说道:“的确有,老道所学的太乙神针,亦可救她,而且是现在唯一能救她的办法。”

  “太乙神针?”南宫韵那冷峻的表情也不由一惊,“莫非是传说中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神针绝技?”

  太乙神针是世间神针绝技,在所有医术针法中被称为天下第一,就连陈青阳之前在华元通身上所看到的鬼门十三针也比不上太乙神针。

  史书记载,太乙神针传自华夏先秦以前,是由虚无缥缈的仙人所创,总共有九针,每一针都能够生出无穷无尽的变化。

  不过太乙神针传承至今,后三针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只遗前六针于世,不过世间能掌握前六针之人,绝对不超过三个人。

  眼前的袁海蟾居然会传说中的太乙神针,即便是南宫韵也显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面对南宫韵的疑问,袁海蟾只是神秘一笑,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袁前辈,施展这阵法是否有什么禁忌?”陈青阳问道。

  袁海蟾点了点头,说道:“一旦开始落针,她丹田内的寒气将会彻底释放出来,身上的衣物自然会被寒气吞噬,化为虚无,若她是男儿身还好,可她偏偏是女儿身。”

  南宫韵一听,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虽然说医者面前无性别,可秦洛仙毕竟还是一名黄花大闺女,在他人面前一丝不挂,终究不妥。

  “如果这是唯一能救她的办法,还请前辈出手。”陈青阳说道。

  南宫韵看了一眼陈青阳,眼神有些复杂,不过并未出声,显然也是默认。

  “还有另外一种方法,不过得看你是否愿意。”袁海成微笑地看着陈青阳说道。

  陈青阳内心一怔,疑惑问道:“还请前辈明说!”

  “老道教你太乙神针,你来替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