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秦岭山脉-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56章 秦岭山脉

  感受到那颗寒丹再次蠢蠢欲动,陈青阳知道,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了。

  这一针,他必须要刺下去。

  针盒内,那根最长的银针突然间被一丝气流牵引着,瞬息出现在陈青阳的右手中。

  他缓缓闭上双眼,脑海中不停翻阅着袁海蟾传承给他的记忆。

  太乙神针第四针的心法,比前三针都要复杂的多,陈青阳这一刻,只能拼尽全力将这记忆吸收炼化。

  整整一分钟时间过去,陈青阳的身体都未动过一下,而秦洛仙那颗寒丹,再次释放出渗人的寒气,几欲要将银针逼出体内。

  两分钟,陈青阳还是一动不动,有几根银针在寒气的侵蚀下已经化为冰屑。

  时间已经刻不容缓,如果陈青阳再不出手,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秦洛仙最终还是会因寒丹爆裂而亡。

  眼看着最后一根银针化为冰屑时,陈青阳终于睁开了双眼。

  两道宛若实质的精光迸射而出,陈青阳体内力量也恢复了不少,足够他落下这最后一针。

  十根手指的气流再次涌动,没入到寒丹之中,瞬间锁定住丹核的位置。

  陈青阳眼疾手快,那长约十寸的银针瞬间刺入丹田内,然后准确无误地刺入丹核之中。

  “砰!”

  下一刻,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寒气震荡而出,即便有袁海蟾的力量保护,陈青阳的身体也不由往后震退,同时嘴里大吐一口鲜血。

  这股恐怖寒气顷刻间让周围的温度下降到一个极点,远比之前的寒气还要更加冰冷刺骨,周围的墙壁地板也在快速结冰,外面的南宫韵也不得不运起力量抵抗。

  “失败了么?”陈青阳的眼中不由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这股寒气之强,恐怕足以将一个湖泊瞬间结冰,更别说是秦洛仙那肉体凡胎。

  没想到最后,陈青阳还是失误了!

  就在陈青阳陷入无尽的懊悔之际,那股恐怖的寒气如潮水般疯狂退散,重新回到秦洛仙的丹田内,同时整个房间的温度也在极具回升。

  “怎么回事?”陈青阳擦了擦嘴角上的血液,目光一看,发现冰床上的秦洛仙脸色微微泛红,并没有死亡的迹象。

  “还有呼吸,她还活着!”陈青阳内心顿时大喜,心情一下子从地狱升到了天堂。

  他满脸不可思议地走到秦洛仙的跟前,确定她的呼吸平稳,脉象也蓬勃有力,内心悬着的大石总算落了下去。

  这第四针,他刺入了生门,将秦洛仙从阎王爷那里抢了回来。

  “阿姨,拿衣服过来。”

  陈青阳那惊喜的声音传了出去,南宫韵那绷紧的脸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

  没多久,她找来一张被子,从能量城墙外扔了进来,之前那根刺入丹核的银针早已化为冰屑,陈青阳张开被子,直接将秦洛仙那曼妙诱人的身躯裹住。

  袁海蟾大手一挥,撤去那道能量城墙,同时目光赞赏地看向陈青阳。

  “小兄弟,你再一次让老道刮目相看啊!”袁海蟾微笑说道。

  “前辈,她已经完全没事了吗?”陈青阳声音虚弱问道。

  “她的寒丹之体已经彻底觉醒了,不过需要尽快找到相应的修炼功法,否则她无法控制丹田内的寒气,终究难逃一死。”袁海蟾说道。

  “那前辈你可有适合她的修炼功法?”陈青阳问道。

  “暂时没有,不过老道知道一个地方有。”袁海蟾神秘一笑说道。

  陈青阳听后,强烈的疲惫之意席卷脑海,他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昏死过去。

  “他没事吧?”南宫韵问道。

  袁海蟾摇了摇头,说道:“只是消耗过度而已,而且等他醒来后,将会有莫大的收获,无需担心。”

  “多谢袁前辈出手相助。”南宫韵神态恭敬说道。

  袁海蟾微微点头,说道:“好生照顾她,这两天不要让她接触太阳,等她醒过来后给她服下这颗元阳丹。”

  说完,袁海蟾从怀中掏出一个青色药瓶递给南宫韵。

  南宫韵接过药瓶,眼神有些迷离地看向袁海蟾。

  对方不但会太乙神针这等失传已久的神针绝技,居然还拥有元阳丹这种极品灵丹,而且无偿地赠送给她,如此恩惠,南宫韵不知该如何回报。

  “你不用谢老道,你的女儿注定与老道有缘,”说完,袁海蟾大手一挥,一股能量将地上昏迷的陈青阳席卷而起,然后消失在房间内。

  这一刻,南宫韵丝毫不怀疑袁海蟾的实力和动机,如果对方想要加害于她们,根本不需要这么费力,直接强行抢走秦洛仙即可。

  也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陈青阳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和三个女人一起隐居在深山老林之中,过着与世无争的日期。

  三个女人中,有叶南笙,有秦洛仙,还有已经死去的秦洛神。

  恍惚间,一道刺眼的阳光透了下来,陈青阳缓缓睁开双眼。

  这一刻,陈青阳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在做梦,那双空洞的双眼看着那密闭的丛林,久久失神。

  多希望那根本不是梦啊!!

  “醒来了!”

  这时,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天而降,陈青阳猛地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身在一处陌生的丛林内,周围尽是参天大树,到处充斥着虫鸣鸟叫的声音,时不时还传来一阵阵惊天兽吼声,让陈青阳仿佛置身于原始森林之中一样。

  此时袁海蟾的身体从半空中缓缓降落,手中捧着一个石碗,碗内似乎盛着一碗灵光熠熠的泉水。

  “前辈,这是什么地方?”陈青阳好奇问道,同时下意识深吸几口气,发现这里的空气极为清新,仿若蕴含着天地灵气一般。

  “这是秦岭山脉内。”袁海蟾微微一笑说道。

  “什么?”陈青阳顿时大惊失色,他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居然远在海城一千多公里外的秦岭山脉。

  “前辈,我究竟昏迷了多久?”陈青阳问道。

  “三天而已,老道还以为你至少需要昏迷十天以上,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醒来了。”袁海蟾微笑说道,同时将手中的石碗递给陈青阳。

  “把它喝下去。”

  陈青阳看了一眼石碗中那奇特的泉水,不禁问道:“前辈,这是什么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