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疗伤圣药-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5章 疗伤圣药

  说实话,沈昊君第一眼看到陈青阳时,内心不免有些失望,这看起来就像一个大病初愈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是姚卫忠口中的高手?

  而且更让他不理解的是,他姐姐沈墨君为何会对一个男人如此上心?

  “你是谁,凭什么让我跟你走?”陈青阳问道。

  沈昊君笑了笑,说道:“我是这次军训的总教官,你觉得是否有资格?”

  对于年轻人是“总教官”的身份,陈青阳并不惊讶,毕竟他的气息,可比姚卫忠强了好几倍,而且他还挂着一杠三星的肩章,赫然是一名上尉军官。

  在对方这个年纪能够成为上尉军官,也的确不简单。

  “去哪?”陈青阳直接问道,他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而且他也想知道这个年轻的上尉究竟想干什么。

  “跟我来就是。”沈昊君说完,便转身离开。

  陈青阳跟在沈昊君后面,很快就来到了一间空无一人的训练室。

  “把门关上。”沈昊君说道。

  陈青阳也没有戒心,刚一转身的刹那,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强烈的危险感,头皮瞬间发麻。

  可惜陈青阳此时的身体根本跟不上他的反应速度,即使明知背后有危险,他也没有那个能力闪避。

  “砰!”

  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陈青阳的身体狠狠地撞在大门上,感觉骨头都快要散架。

  草,这他么究竟怎么回事?

  陈青阳猛地回头,看到一脸疑惑的沈昊君,眼神瞬间冰冷。

  “给我一个解释!”陈青阳冷声说道,嘴角还在溢着鲜血。

  无缘无故挨了一记重拳,任谁也会愤怒,更何况陈青阳的身体本来就脆弱,这一拳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沈昊君苦笑一声,说道:“抱歉,我以为你能躲开。”

  从姚卫忠口中得知,陈青阳一招咏春拳转马便轻松破解他的擒拿,想必实力不简单,因此沈昊君想要试探一番,可没想到陈青阳居然如此不堪一击,若不是最后时刻他收了六成力道,恐怕陈青阳早已命丧当场。

  “这就是你偷袭我的理由?”陈青阳强忍着身体传来的剧痛,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冰冷。

  一个星期前为了秦洛仙,陈青阳不惜耗尽体内所有力量,还挨了秦洛仙一掌,如今好不容易恢复一些,又被沈昊君砸了一记重拳,原本就脆弱的经脉,此刻更是混乱不堪,甚至随时都有可能要了陈青阳的命。

  一句道歉就完了,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真的抱歉,要不我让你打回一拳?”沈昊君尴尬说道。

  说完这句话,沈昊君连自己都觉得无地自容,以陈青阳此刻的状态,力量恐怕连一名妇人都不如,打他一拳简直跟挠痒没区别。

  陈青阳不说话,就这样冷冷地瞪着沈昊君。

  不知为何,看着陈青阳此刻的目光,沈昊君内心油然升起一抹畏惧之意。

  “幻觉,一定是幻觉。”沈昊君不断安慰自己,强行压制内心的畏惧。

  咬了咬牙,沈昊君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个古青色的瓶子,说道:“这是一颗疗伤圣药,算是我对你的补偿。”

  一听到“疗伤圣药”四个字,陈青阳那冰冷的眼神也闪过一抹差异。

  疗伤圣药乃是极为罕见的存在,可遇而不可求,即便是最次的疗伤圣药,在黑市交易市场,也能够拍出天价,迄今为止,陈青阳也只见过两颗疗伤圣药。

  陈青阳很不客气从沈昊君手中接过那个小药瓶,余光中能够看到沈昊君眼中的不舍,很明显他十分的心疼。

  如果不是见陈青阳一副重伤垂死的状态,沈昊君还真不舍得拿出来。

  这个古青色药瓶入手有些沉,透着一抹岁月沧桑的痕迹,光是用这年份不浅的药瓶装着,想必里面也不会是凡物。

  陈青阳毫不犹豫打开药瓶,一股浓郁的药香味瞬间弥漫开来,药香入鼻,陈青阳瞬间感觉如沐春风般畅快。

  “好东西。”

  光是闻这沁人心脾的药香,陈青阳就知道这绝非残次的疗伤圣药,没想到沈昊君居然舍得将这等宝贝来补偿他。

  陈青阳迫不及待地从药瓶中倒出一颗淡绿色的丹药,在沈昊君肉疼的目光中,陈青阳直接张嘴吞服下去。

  丹药入口即化,化成一股暖流沿着喉咙蔓延开来,下一刻,陈青阳明显感觉到原本死寂的经脉,居然有了一丝反应。

  “这……”

  陈青阳此刻的脸上也无法掩饰内心的震惊,他完全没有想到,这颗疗伤圣药居然能够让他断裂许久的经脉重新有了反应。

  尽管这反应很是微弱,可足以让陈青阳激动万分。

  “难道我这断裂的经脉还能复原?”

  陈青阳的身体情不自禁在颤抖,那种久违的感觉让他内心难以平静。

  “你没事吧?”沈昊君疑惑问道,陈青阳的反应,似乎有些太过强烈了。

  陈青阳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没事。”陈青阳点头说道。

  他现在不仅没事,而且状态非常的好,不愧是传说中的疗伤圣药,只是几息时间便让他生龙活虎,精神饱满,消耗的力量恐怕不用半天时间便能完全恢复。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断裂的经脉在药力作用下居然产生了反应,这让陈青阳看到了希望,恢复巅峰状态的希望。

  “你这种疗伤圣药,还有没有?”陈青阳问道。

  一颗疗伤圣药便能让他断裂的经脉重新有反应,如果服用十颗八颗,说不定还能修复好他的经脉。

  “我擦,你以为那是青菜萝卜,遍地都是啊?”沈昊君翻白眼说道,不过他并不后悔将那颗疗伤圣药给陈青阳,毕竟他那一拳可差点要了陈青阳的命。

  陈青阳眼神不由闪过一抹失望,不过很快就掩饰下去,看来自己的想法还是太过天真了。

  “说吧,你找我来不会就是为了打我一拳吧?”陈青阳脸色重新恢复平静说道,对于沈昊君那一拳,他内心早已没有半点怒意,反而还得感激他。

  “如果知道你这么不堪一击,打死我也不会出这一拳。”沈昊君无比郁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