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枪技霸空-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66章 枪技霸空

  陈青阳舔了舔嘴角的血液,在遭遇李邙的重创之后,他身上的气势不降反升,甚至达到一种癫狂的地步。

  无敌的战意彻底迸发,比之前还要强盛三分,如同一尊斗战圣佛一般,汹涌磅礴的能量在周身狂暴席卷。

  《易经筋》乃是佛门至高绝学,如今陈青阳修炼到第三层境界,身体隐隐有种佛光笼罩。

  深吸一口气,将自身力量运转至巅峰,陈青阳再次冲步而出,超越六倍霸王拳的力量再次狂暴轰出。

  这一拳的拳芒更加的璀璨夺目,摄人心魂,带着狂暴可怕的能量和无敌的意志,以摧枯拉朽之势轰向李邙。

  察觉到陈青阳这一拳的威力比以往还要更甚,李邙的脸色更是阴沉到极致。

  难道眼前这个怪物的力量没有极限?

  不敢有任何的分心,李邙提枪上阵,裂马枪法的招式施展到极致,带着横扫千军的战神意志,狂暴砸向陈青阳的拳芒。

  “轰!”

  那可怕的拳芒狠狠砸在李邙的长枪上,两人同时被震飞开来。

  但是下一瞬间,两人的身体硬生生抗住后退的趋势,再一次纠缠在一起。

  轰隆隆——

  可怕的震荡声音不绝于耳,在李邙那狂暴的裂马枪法下,陈青阳明显处于下风,身体被迫不断往后撤退。

  但是他的气势并没有被压制,反而越战越勇,手中的拳芒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给李邙带来不小的压力。

  很快,李邙震惊地发现,陈青阳一开始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如今却能够在他的枪法下主动进攻。

  即便施展诡刺,陈青阳依然游刃有余地躲开。

  这一发现,让李邙的内心产生了一股狂躁不安的心里,对方居然是想要在他的枪法下磨炼他的战斗意志!

  “唰!”

  陡然间,战斗中的李邙猛地往后大退,和陈青阳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同时眼中闪烁着闪电般的寒芒,身上的气势也陡然一变,变得无比霸道起来。

  陈青阳眉头微微一皱,他感觉李邙似乎要动用他的底牌了。

  “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战斗天才,但是如果你想要将我当成一块磨刀石,那就大错特错了,接下来你没有机会了,如果不小心,你很可能会死,因为我无法控制这一招!”

  说完,李邙高举手中长枪,一道道能量化为的罡气缠绕在长枪之上。

  “呜呼——”

  陡然间,一股阴风怒嚎之声在每一个人的耳畔边响起,让人头皮瞬间炸裂,脑海中下意识闪现出一副哀鸿遍野,尸骨如山的可怕画面。

  “这是——”

  李家一位老者身体猛地一震,目光死死盯着李邙手中的长枪。

  “他什么时候领悟出这一招了?”

  白袍老者同样深皱着眉头,他知道凭借李邙此刻的实力,还不足以完全掌控这一招,但是他并没有出手阻止。

  想要击败眼前那位妖才,只有施展那一招。

  “有点意思!”袁海蟾看着此刻被狂暴阴风包围的李邙,脸上也不由流露出一抹异样神色。

  李家在修炼界排不上名号,没想到却出了这样一个天才,如果放到那些超级宗门势力当中,他的实力兴许比会现在强了一倍不止。

  感受到此刻李邙身上的气势,陈青阳的脸色也阴沉到极致。

  因为这一刻他感觉到死亡的气息。

  陡然间,缠绕在黑色长枪上的狂暴能量陡然间炸裂开来,如同一群猛虎下山,张开血喷大口,朝着陈青阳撕咬而来。

  周围的空气顷刻间撕裂开来,李邙手中的长枪不受控制般砸向陈青阳,脸色也变得扭曲狰狞。

  这是裂马枪法更为高级的枪技——霸空。

  传闻当年李家先祖李元吉凭借这一招霸空直接横扫敌方三军,长枪所到之处,尽是冤魂尸骨,血流成河。

  如今李邙为了击败陈青阳,不得已动用这一招,只是他现在的力量,还根本无法完全控制这一招的威力,因此才会出现失控的画面。

  刹那间,陈青阳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死亡气息蜂拥而来,让他的心神也莫名一颤。

  不过那颤栗的感觉很快被他那无敌的意志抹平。

  无敌意志,便是无所畏惧,一往无前!

  陈青阳知道,此刻他若用用霸王拳抵挡,有三成的可能会丧命在李邙这一枪下,剩下七成可能,绝对是重伤。

  所以他想要接住李邙这一招霸空,只能动用翻山印。

  不过一旦动用翻山印,陈青阳最强的底牌就会暴露在众人面前。

  而且这紧紧是一场切磋,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

  “前辈!”

  陈青阳撤退的同时,连忙朝着身后的袁海蟾喊道。

  袁海蟾还等着陈青阳如何应付李邙这一招,见他突然转身向自己求救,不由苦笑一声。

  随后他大手一挥,一道无形的能量将陈青阳吸了过来,同时轻轻一挥衣袖,便将李邙身上狂暴的能量化解与无形。

  察觉到自己体内不受控制的力量突然变得平稳安静下来,李邙的脸上顿时闪现出一抹茫然之色。

  “多谢指教,我们不会再来打扰各位了,前辈,我们走吧!”陈青阳双手抱拳说道。

  袁海蟾轻轻点头,然后带着陈青阳划破长空,消失在逐渐明亮的天际。

  袁海蟾将陈青阳带到一处安静的地方后,陈青阳也不废话,直接盘腿开始恢复状态。

  与李邙的第二战,陈青阳消耗并不小,不过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他再次恢复生龙猛虎的状态。

  “传闻佛门的易经筋有着极其变态的恢复能力,看来并不假。”见陈青阳如此迅速恢复过来,袁海蟾感叹一声道。

  陈青阳轻笑一声,也未否认。

  “刚才李家小娃那一招,你应该有把握接下吧?”袁海蟾饶有兴趣问道。

  “嗯,不过得动用底牌才行。”陈青阳如实说道。

  虽然内心已经有了答案,但是听到陈青阳亲口承认,袁海蟾脸上还是流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看来老道这一次无意中捡到一个小怪物了,只可惜你已修炼佛门绝学,否则老道倒是不介意将玄天道经传授与你。”袁海蟾苦笑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