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十八岁半步先天-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67章 十八岁半步先天

  陈青阳听后,只是苦笑的耸了耸肩,并未多在意。

  尽管他对道教无上绝学玄天道经很是好奇,但是陈青阳也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佛门无上绝学《易经筋》就足以他倾尽所有精力去钻研领悟,哪里还有其他时间去学那玄天道经。

  “前辈,这秦岭山脉中有多少家族门派?”陈青阳问道。

  “三十有余吧!”袁海蟾说道。

  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得知光是这秦岭山脉就有超过三十个家族门派,陈青阳内心依然被震惊到。

  要知道这三十个家族门派,可不是简单的势力,任何一个搬到世俗界,那基本上是无敌的存在。

  看来这修炼界,果然是藏龙卧虎。

  “那我们就逐一挑战他们的天才高手?”陈青阳询问道。

  “既然你有这份雄心,老道自然会成全你,不过你确定不用休息?”袁海蟾问道。

  “不需要。”陈青阳摇头,眼眸精芒闪烁,战意昂然。

  接下来两天时间,原本平静的秦岭山脉突然间变得热闹起来,始作俑者是一名叫做陈青阳的年轻人。

  他在两天多的时间内,接连挑战秦岭山脉各大家族门派的天才高手,几乎没有任何的停歇,简直就像是一个战斗疯子一样。

  据知情人透露,陈青阳的战斗几乎是输多赢少,但是每一次都能够全身而退,全是因为他的身边有着一位深不可测的高手,即便是各大门派的隐世高手出手,也留不住他们两人。

  就在刚才,陈青阳与秦岭山脉第二大宗门赤炎宗的天才交战,两人对战两百余招,最后陈青阳不敌落败,重伤逃离。

  除却终南山第一门派,也是华夏道教之首全真教外,陈青阳几乎将秦岭山脉所有家族门派的天才高手都挑战了一变。

  就在众人期待着这位战斗疯子会找上全真教时,他突然间销声匿迹,彻底消失在秦岭山脉之中。

  月色当空,今晚的秦岭山脉格外的寂静。

  一处隐蔽的山洞内,月光透过洞口照射进来,一位衣着狼狈的年轻人此刻正坐在一块巨石上面,盘膝打坐。

  年轻人正是陈青阳,相比于前两天,他那身休闲运动服早已破烂不堪,上面甚至还有未干的血迹。

  赤炎宗那位天才,是陈青阳在秦岭山脉中挑战的一位实力最强的天才,年纪比陈青阳大不了几岁,但是他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突破到半步先天境界,实力强的可怕。

  凭借着无敌的战意,陈青阳在他手中硬撑了两百余招,最终还是不敌落败,甚至硬抗对方数拳,若不是他那被《易经筋》改造过的强悍体质,单凭那数拳之威,就足以让他去见阎王爷。

  距离战斗已经过去两个小时,陈青阳整整花了两个小时才将体内伤势治愈,可想而知他之前伤得有多重。

  “醒来了!”袁海蟾站在一旁,轻笑问道。

  这三天时间,他是看着陈青阳挑战各大家族门派的天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陈青阳的进步,几乎是可以用飞速来形容。

  短短三天时间,陈青阳从一个刚突破到凝劲初期的武者,居然能够与秦岭山脉第二强大宗门的超级天才抗衡两百余招,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会震惊整个修炼界。

  陈青阳缓缓点头,嘴里吐出一口浊气后,这才站了起来。

  “赤炎宗的焚焰诀果然厉害,除非短时间内我实力再精进一步,否则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陈青阳感叹一声说道。

  焚焰诀乃是赤炎宗最为顶级的修炼心法,与当初陈青阳所修炼的《玄心秘典》一样,同属地级武学,陈青阳能与那位天才战斗两百余招才落败,已经是非常的极限。

  除非他的实力再精进一大步,否则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不急,这三天时间你的实力已经提升太快了,是时候放缓脚步,太过急躁只会适得其反。”袁海蟾提醒说道。

  “我明白。”陈青阳点头应道。

  “全真教你就没必要去了,以你现在的实力,对上他们的天才,不出十招便会落败。”袁海蟾说道。

  “这么强?”陈青阳表情微微一惊。

  对于这个华夏道教之首的全真教,他早就如雷贯耳,不过赤炎宗身为秦岭山脉第二大宗门,他们的天才也只能在两百余招才能击败陈青阳。

  可全真教的天才,居然能在十招内就击败他,这差距似乎不是一般的大。

  “十招已是保守估计,如果是掌教传人出手,你甚至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袁海蟾微笑说道。

  掌教传人,便是整个全真教最为妖孽的天才,不但是同龄无敌的存在,即便是老一辈的弟子,能击败他的人也寥寥无几。

  陈青阳苦笑一声,他知道袁海蟾没必要跟他开玩笑,不过他依旧非常的好奇,问道:“那位掌教传人如今几岁?”

  之前陈青阳见到赤炎宗那位天才高手,年纪比他还要大上几岁,如果是同龄人,陈青阳相信赤炎宗应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袁海蟾轻眯双眼,微笑说道:“据老道所知,全真教年轻一代的掌教传人,今年正好十八岁。”

  “什么?”陈青阳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袁海蟾。

  十八岁的半步先天高手,而且能让陈青阳完全没有出手的机会,那绝对是极为强大的半步先天境界。

  世上真有如此妖孽的存在?

  “他还是人么?”陈青阳问道。

  “的确是妖孽,即便是全真教数千年以来,能在这个年纪踏入半步先天的,他是第二个。”袁海蟾说道。

  陈青阳自认为算得上是绝世妖才,可跟那位掌教传人相比,差距似乎不是一般的大啊!

  “前辈,你真不是全真教的人?”陈青阳好奇地看着袁海蟾问道。

  袁海蟾似乎对全真教的事情十分的了解,而且还会道教无上绝学《玄天道典》,这可是全真教不传之秘,如果他不是全真教的人,又如何知道?

  “是,也不是。”袁海蟾神秘一笑说道。

  “什么意思?”听着袁海蟾那一语双关的话,陈青阳更是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