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仙文-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79章 仙文

  就在众人唏嘘于全真教的人狼狈离开之际,一道身影在没有任何人察觉到的情况下消失在原地,正是陈青阳身后的袁海蟾。

  刚奔离到数公里外的一銮真人等人,突然间察觉到一股极为压抑恐怖的气势从身后传来。

  “什么人?”一銮真人最先反应过来,猛地停下身回头。

  未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一道无形的能量直接将玉阳子等人震晕,就连一銮真人也大吐一口鲜血,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颓废,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

  “是你……”一銮真人看清楚来人的样貌之后,身体猛地一颤,眼神也流露出惊恐之色。

  “你想要干什么?”一銮真人强忍着体内的恐惧问道,不过袁海蟾身上的气势实在太恐怖了,绝对是他平生所遇见最强的一个,自己站在他的面前,如同一只蝼蚁一般渺小。

  “冰晶你们可不能带走。”袁海蟾淡笑一声,缓缓走到已经昏迷的玉阳子跟前。

  “你……你敢抢全真教的东西?”一銮真人狠狠咬牙说道。

  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搬出全真教这一座大山出来,企图阻止一銮真人。

  他已经失去一只手臂,如果连这冰晶都无法带回全真教,那么就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袁海蟾没有废话,径直走向玉阳子,未见他弯腰去见那包裹冰晶,而是直接轻挥衣袖,冰晶直接凭空消失在地上。

  一銮真人猛地瞪大双眼,他就算再蠢也知道,袁海蟾的身上也有传说中的空间法宝,最终实在挡不住袁海蟾的气势威压,直接昏死过去。

  得到冰晶之后,袁海蟾未做停留,身体一闪便消失,不到片刻间又重新出现在陈青阳的身后,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曾经离开过。

  这最后一杯玉琼冰露引起了激烈的争夺,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李家的一位高手通过了心灵石的测试,在喝下玉琼冰露后,自然而然地突破到先天境界。

  左倾颜的美眸下意识看向陈青阳,她至今也想不通,为何唯独陈青阳服下玉琼冰露之后,实力境界没有半点突破的迹象。

  感受到左倾颜的目光,陈青阳则礼貌性地微微一笑,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左倾颜无论容貌还是气质,对于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有极大的杀伤力。

  “仙子,不知是否还有这仙酿?”

  “是啊仙子,我们都还没有机会测试呢,这十杯仙酿也太少了。”

  那些连心灵石都没有几乎测试的修炼者当即提出不满说道。

  而那些触碰过心灵石却没有通过测试的修炼者,更是抱怨不止,他们总觉得冰云仙宫定的规矩太奇葩了。

  “你们没喝上玉琼冰露,说明你们各自的机缘还未到。”说完,左倾颜不理会众人的不满,直接转身进入那封山大阵之中,另外几人也紧随而至。

  至于石桌上留下的玉杯玉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一块块冰晶碎裂在石桌上,让那些原本想要抢夺它们的人彻底死了心。

  “前辈,我们现在怎么办?”陈青阳回头询问道,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担忧之色。

  一个年纪轻轻的左倾颜就有这等恐怖的实力,可想而知冰云仙宫内绝对强者如云,想要从她们手中获得功法,简直难如登天。

  “自然是登门拜访。”袁海蟾轻轻一笑,然后携带着陈青阳直接飞向那封山大阵内。

  “你们看,他们想要闯进封山大阵!”

  一道惊呼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天啊,他们这是在干什么,胆敢擅自闯入冰云仙宫,这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我敢打赌,最多不超过半刻钟,他们的尸体就会被扔出来。”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在议论的时候,陈青阳两人已经没入封山大阵内消失不见。

  一进入封山大阵内,穿过一层混乱的暴风雪后,陈青阳在袁海蟾的保护下落在地上,眼前顿时豁然开朗,完全进入一片冰雪的世界之中。

  周围一朵朵宛若冰晶雕刻出来的奇花在那裸露的巨石上绽放盛开,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华丽光芒,绚烂到令人叹为观止。

  放眼望去,全是一片雪白景象,简直就是一个最为纯净的冰雪世界,不染一丝凡尘污浊之气,震撼心灵。

  紧接着,一股难以抵挡的寒气扑面而来,让陈青阳翻动的内心逐渐变得平稳下来。

  这里的温度比外界还要更冷,陈青阳不得不运气内劲抵御。

  他下意识深吸一口气,那纯净的空气带着一丝丝灵气瞬间吸入陈青阳的肺腑,最后化为能量融入到他的经脉之中。

  这里的空气居然也蕴含着天地灵气!

  “好神奇的世界!”陈青阳情不自禁感叹一声道。

  连空气都蕴含着天地灵气,在这里修炼,绝对是事半功倍,即便让陈青阳常年待在这里他也愿意。

  难怪左倾颜年纪轻轻就拥有这等恐怖的实力,原来她身处一个如此逆天的环境中修炼。

  “这只是冰云仙宫的外围,算不了什么,走吧!”袁海蟾说完,便带着陈青阳朝着山顶的方向迅速飞去。

  袁海蟾的速度很快,顷刻间就带着陈青阳飞到山顶之上,冰云仙宫那如同冰晶一样的宫门映入陈青阳的眼帘中。

  宫门之上流光闪动,仿若封印着什么玄妙的阵法,上面用古体字雕刻着“冰云仙宫”这四个字。

  当看到这四个古体字时,陈青阳内心猛地一颤。

  并不是说他认识这几个古体字,而是因为这几个字的字体,跟他得到的那本古书卷内的字体一模一样。

  莫非它们是同一时代的字体?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冰云仙宫存在的岁月,恐怕超乎陈青阳的想象。

  “怎么了?”袁海蟾见陈青阳神色有些不对劲,便疑惑问道。

  “前辈,你认识那几个字么?”陈青阳平复一下心情后,指着宫门上的古体字问道。

  “那是上古时期的仙文,正是冰云仙宫四个字。”袁海蟾说道。

  “仙文?这是什么文字?”陈青阳更为好奇问道。

  “冰云仙宫曾经是修仙者传承下来的门派,仙文便是仙人所使用的文字,只可惜如今这世上,再无仙人存在了。”袁海蟾暗暗叹息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