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冰凰仙典-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82章 冰凰仙典

  四大冰仙同时出手,漫天的冰莲笼罩整片天空,本就低温的环境此刻更是降到了冰点,那些坚硬的巨石也承受不住寒气的侵蚀,纷纷碎裂成冰晶。

  四人实力虽有强弱,但此刻联手起来,形成一个四人剑阵,威力直接提升一大截,那浩瀚的冰莲顷刻间炸裂,射向袁海蟾。

  袁海蟾再次扬手,地上十几把长剑瞬息飞跃到他的手中,同时后面赶过来的冰云仙宫弟子手中的剑也纷纷出鞘。

  一时间,超过五十柄长剑聚拢到袁海蟾的手中,在他的剑诀操控中,形成一道更加庞大的剑流。

  如果在全真教的人看到的话,一定会大声惊呼不可能,因为此刻袁海蟾施展的剑招,便是道教失传已久的顶级剑法——天剑洪流。

  “你们确定要逼老道出手?”袁海蟾声音微冷说道。

  感受到袁海蟾手中的剑流散发出极为惊人的剑势,寒千梨四人的内心不由自主一颤。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退路让她们选择。

  四人的身影在半空中来回移动,速度之快,肉眼根本无法看清楚。

  她们集合四人的力量,施展出一套合击秘术,紧接着,一道擎天剑芒陡然出现在四人的头顶上空。

  “斩!”

  擎天剑芒虚空斩落,直取袁海蟾的脑袋。

  袁海蟾冷笑一声,手中剑诀一捏,操控着长剑洪流,浩荡迎了上去。

  “轰!”

  剑流对剑芒,毫无花哨可言,只有最野蛮的力量碰撞。

  恐怖的震响顷刻间爆发开来,陈青阳和冰云仙宫的弟子都被那震荡出来的能量波动震飞,不少人更是吐血不止,身受重伤。

  两股极端的力量直接搅动成一个能量风暴,而且愈演愈烈,将下方的大地直接移平数米,气势之恐怖,完全不亚于高山崩裂,沧海咆哮。

  “逆!”

  袁海蟾手中剑诀陡然一变,原本顺时针冲击的长剑洪流陡然间发生转变,直接逆向冲击。

  那能量风暴瞬间失去平衡,在半空中狠狠炸裂开来。

  “噗!”

  寒千梨四人同时遭受能量冲击,同时大吐一口鲜血,合击剑阵也被破开,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们没想到,如今的袁海蟾居然如斯恐怖,合四人之力都被他轻易击败。

  袁海蟾操控着剑流,没有继续进攻寒千梨四人。

  “唰!”

  数十柄长剑从天而降刺入大地内,那些品质较差的长剑,根本无法承受之前的能量搅动,此刻早已扭曲成一团。

  冰云四仙败了!

  冰云仙宫的弟子此刻更是躁动不安,冰云四仙在她们心目中几乎是无敌的存在,如今联合四人之力,都败在一个邋遢的老道士手中。

  此刻寒千梨披头散发,整个人早已没有之前高高在上的高贵姿态,有的只是愤怒和不甘。

  “今日就算拼上性命,我也要将你留在冰云仙宫。”寒千梨咬牙切齿说道。

  下一刻,她身上的气势突然间变得狂暴无比,周围三人脸色同时大变。

  “寒师姐,不要!”

  三人连忙阻止道,她们知道,寒千梨这是要动用禁术,强行提升自己的修为。

  不过动用禁术的代价也非常的可怕,轻则实力倒退,重则很有可能当场殒命。

  “千梨,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天而降,只见她轻挥衣袖,一道无形地能量将正准备动用禁术的寒千梨打断。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那位身穿琉璃长衫的女人缓缓降落,她的面容看起来也就三四十岁,容貌算不上倾城绝艳,但却有种令人顶礼膜拜的感觉。

  她便是冰云仙宫的宫主楚邀月,冰云六仙中实力最强的一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比寒千梨四人还要更为强大。

  “拜见宫主!”

  冰云仙宫的弟子纷纷躬身弯腰喊道,个个神色激动无比。

  自从楚怜心身死后,楚邀月便常年处于闭关之中,除了左倾颜和柳无霜两个关门弟子外,冰云仙宫其他弟子已经有将近十年没有见过楚邀月了。

  楚邀月轻轻点头,那双深邃的眼眸始终盯着袁海蟾,一言不发。

  “师姐,当年就是他害死怜心师姐的,我们一定要替怜心师姐报仇。”寒千梨冷声说道。

  楚邀月微微摇头,道:“他已经不是当年的袁海蟾了,就算你们四人同时动用禁术,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什么?”寒千梨等人个个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袁海蟾。

  “难道他突破到那层境界了?”寒千梨不敢相信问道。

  楚邀月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这一刻,寒千梨四人才恍然醒悟过来,难怪联合四人之力都被袁海蟾击败,原来他早已经突破到那一个层次。

  这一战,她们输的并不冤。

  见楚邀月出现,袁海蟾的脸上重新恢复他那淡淡的笑容,说道:“楚宫主,我们又见面了。”

  “见不如不见!”楚邀月淡淡说道。

  “连你也觉得当年是我害死怜心的?”袁海蟾问道,这是他第一次自称“我”,而不是“老道”。

  “有因必有果,怜心已死,是非恩怨,全都烟消云散吧!”楚邀月微微叹息一声说道。

  显然,她已经放下当年的恩怨,也不想与袁海蟾继续纠缠。

  “也罢,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了。”袁海蟾说道。

  “你此次来冰云仙宫,有何原由?”楚邀月问道。

  她了解袁海蟾,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情,绝对不会再踏入冰云仙宫半步。

  “我确有一事相求,还请楚宫主成全。”袁海蟾说道。

  “何事!”

  “我想借冰凰仙典一用。”袁海蟾微笑说道。

  话音一落,冰云仙宫的人全都脸色一变。

  “休想,你这臭道士原来是不安好心!”

  “冰凰仙典乃是冰云仙宫的不传绝学,岂容你一个外人借用,你这是在挑衅整个冰云仙宫!”

  “就算你已经踏入那个境界,今日你若敢打冰凰仙典的注意,冰云仙宫上下誓死也要捍卫。”

  众人纷纷怒斥喊道,那模样简直是想要将袁海蟾当场撕碎。

  唯独楚邀月还能保持镇定,只是目光更加阴冷地看着袁海蟾。

  “你应该知道冰凰仙典对本宫门意味着什么?”楚邀月声音微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