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一截断剑-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83章 一截断剑

  冰凰仙典,乃是冰云仙宫的镇宫绝学,由当年冰云仙宫第一任宫主所创,是一部真正的修仙秘典。

  只可惜随着时间的消逝,完整的冰凰仙典早已失传,如今也只剩下残缺的修炼心法。

  不过即便是残缺的冰凰仙典,也依旧可以媲美任何神级功法,是冰云仙宫的不传之秘,如今整个冰云仙宫中,只有两个人才有资格修炼,她们便是楚邀月和左倾颜两人。

  并非是因为两人是冰云仙宫的宫主或者宫主的传人身份才有资格学到冰凰仙典,而是因为修炼冰凰仙典的要求极为严格,修炼者不但得是先天特殊体质,还得符合冰凰仙典的属性才行。

  整个冰云仙宫不止左倾颜两师徒才是先天特殊体质,可却只有两人才有资格修炼冰凰仙典。

  “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打算白借。”袁海蟾说道,脸上充满自信神色,似乎确定楚邀月一定会将冰凰仙典借给他。

  “不管你开出什么条件,都不可能借走仙典,请回吧!”楚邀月直接下了逐客令。

  冰凰仙典是冰云仙宫的镇宫绝学,先祖有令,就算是冰云仙宫覆灭,冰凰仙典的修炼心法也绝不可能泄露出去。

  所以就算今日袁海蟾同样拿着一部修仙秘典来交换,楚邀月也不可能点头同意。

  “楚宫主,凡事都不是绝对的,我既然能来到这里,就没想过要空手回去。”袁海蟾微笑说道。

  楚邀月那刚平静下来的脸色再次变得清冷下去。

  “虽然你已经踏入那个境界,但是我未必惧你,今日就算与你同归于尽,我也绝不可能让你带走冰凰仙典。”楚邀月冷声说道,同时身上的气势彻底爆发开来,身上寒气涌动,仿佛快要将空间冻结一样。

  “呼!”

  一阵寒风呼啸而过,陈青阳感觉全身经脉血管都被那寒意冻住,心脏也在这一刻几乎快要停止跳动。

  楚邀月的气势实在太过强大,别说陈青阳,就算是寒千梨等人在她面前,感觉都如同蝼蚁一般渺小。

  袁海蟾的脸色也微微一怔,声音惊叹说道:“冰凰仙典果真厉害,如果真是生死战,你还真有可能与我同归于尽。”

  楚邀月一言不发,就这样紧紧盯着袁海蟾,她也不想走到那一步,毕竟两人一旦开战,兴许整个冰云仙宫都会覆灭。

  当然,如果袁海蟾执意要抢夺仙典,她就算冒着让整个冰云仙宫陪葬的风险,也要跟袁海蟾同归于尽。

  “收起你的气势吧,我没想过要强抢仙典。”袁海蟾摇头苦笑说道。

  不过楚邀月不为所动,声音依旧冰冷说道:“那你究竟想如何?”

  袁海蟾没有说话,只是衣袖一挥,手中突然多了一柄剑。

  准确的说是一柄只有半截的断剑。

  断剑呈古青色,没有半点光泽,死气沉沉一般,除了上面隐约可见的一些神秘纹络外,并无半点稀奇之处。

  “我要用它换取仙典。”袁海蟾拿着断剑看着楚邀月微笑说道。

  一看到断剑时,不知为何,楚邀月感觉它有种很亲近的感觉,但是想要抓住这种感觉时,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把破剑也想换我仙宫绝学?臭道士,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寒千梨愤怒说道。

  “我看他根本就是在糊弄我们,师姐,别跟他浪费时间,我们一起上,大不了同归于尽。”另外一位冰仙长老同样怒声喝道。

  其他人则个个怒视着袁海蟾,恨不得立刻上前将他撕碎。

  “师尊,我觉得这柄剑似乎跟我有某种特殊联系。”这时,左倾颜上前在楚邀月的跟前小声说道,不过她的脸上也是一阵疑惑,似乎也并不太确定。

  “你也感觉到了?”楚邀月微微诧异问道。

  “是的,但是那种感觉很缥缈,我也不太确定怎么回事。”左倾颜说道。

  楚邀月见冰云仙宫其他人默不作声,微微思付了片刻,才恍然醒悟过来。

  整个冰云仙宫,只有她跟左倾颜两人是修炼冰凰仙典,如今也只有两人能感应到那柄断剑的奇特,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楚邀月暗自运转冰凰仙典,突然间,那柄神秘的断剑散发出微弱的亮光,不过很快又暗淡下去。

  “这究竟是什么剑?”楚邀月的脸色第一次出现如此好奇和诧异,她敢肯定,这柄断剑和冰凰仙典有关系。

  看楚邀月的反应,袁海蟾就知道,她已经察觉到这断剑的不一般,于是说道:“这是我从某个古老的修仙洞府里面找到的断剑,是一位真正仙人遗留下来的兵器,当初为了得到它,我差点就陨落在那处洞府中。”

  “仙人兵器?”

  听到这里,楚邀月等人无比愕然震惊。

  冰云仙宫乃是仙人传承下来的门派,她们自然相信这个世上曾经有过仙人的存在。

  只是那等存在,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如今袁海蟾居然说他手中的断剑的仙人的兵器,除了楚邀月之外,几乎没有人相信。

  “鬼话连篇,随便拿着一柄断剑就说是仙人的兵器,你当我们是傻子?”寒千梨冷声嘲讽道。

  袁海蟾轻笑一声,并不在意,道:“是真是假,问你们的宫主便知。”

  楚邀月此刻的脸色也是阴沉下来,仔细端详断剑好一会儿才说道:“他说的应该没错,而且我敢肯定,这柄断剑和我们冰云仙宫有关系。”

  “什么?”

  “师姐,这不可能吧?”

  “我们宫内的古籍并没有关于这柄剑的记载啊?你是不是看错了?”

  众人极为不解说道,即便话是从楚邀月口中说出,但她们依旧不愿意相信这断剑跟冰云仙宫有关。

  “宫内只有我跟倾颜两人修炼了冰凰仙典,也只有我们两个才能与这断剑有特殊的感应,这感觉绝对不假,我猜测它应该是我们冰云仙宫某位修炼冰凰仙典的先祖的兵器。”楚邀月说道。

  听到这里,众人才微微沉默,显然是信了几分。

  “只是先祖一截断剑而已,就像换取我们仙宫绝学,臭道士你也太天真了。”寒千梨讥讽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