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第二洞天,蜀山剑域-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84章 第二洞天,蜀山剑域

  别说是一截断剑,就算是一柄完好无损的剑,也不可能换取冰凰仙典,即使它曾经是冰云仙宫某位强人的兵器。

  楚邀月则依旧皱着眉头,她有种感觉,这截断剑绝对不简单。

  “我可以用一柄完好无损的极品灵剑与你交换,至于仙典,那是不可能。”楚邀月说道。

  极品灵剑,那已经算是修炼界中最为顶级的灵剑,即便是冰云仙宫内也不超过五柄。

  如今为了换取这一截断剑,楚邀月居然舍得用一柄极品灵剑交换,可想而知她有多重视。

  其他人虽然心有不满,但也没有出言劝阻。

  谁知袁海蟾却直接摇头,说道:“除了仙典,什么也不换。”

  楚邀月微微咬牙,说道:“除了仙典,我冰云仙宫内任何功法随你挑选。”

  “师姐!”

  寒千梨等人顿时急了,在她们看来,楚邀月开出如此条件,简直是疯了。

  要知道冰云仙宫可是传承自上古时代,即使许多强大的功法早已遗失,可流传下来的也有不少顶级功法,光是天级功法就有三部,而柳无霜之前施展的漓霜剑诀,更是一门半神级的功法。

  用一门半神级功法换取一截没有任何用处的断剑,她们完全无法理解楚邀月的用意。

  楚邀月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目光紧紧盯着袁海蟾,问道:“如何?”

  袁海蟾耸肩一笑,没有回答楚邀月的问话,然后直接转身,似乎就要离开。

  见袁海蟾转身,楚邀月知道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尽管她很想得到那一截断剑。

  “能否告诉我那个修仙洞府在何处?刚才的条件依然有效。”楚邀月再次问道。

  即便得不到那一截断剑,可若是找到那一处修仙洞府,兴许那里曾经就是冰云仙宫某位仙人修炼之地,兴许她能在那里找到冰云仙宫失传已久的修炼功法。

  “第二洞天,蜀山剑域。”袁海蟾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听到这里,楚邀月的身躯微微一颤,目光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

  “蜀山剑域开启了?”楚邀月声音微颤说道。

  修炼界自古以来,总共有七大修炼洞天,其中第七洞天最弱,第一洞天最强,而秦岭山脉便是第四洞天。

  数百年前,修炼界曾经发生过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战,七大洞天伤亡惨重,有许多传承自上古的强盛门派也在那一次大战中彻底陨落。

  冰云仙宫运气还算不错,得以幸存下来,不过当时为了恢复元气,也封山了近百年的时间,如今元气稍微恢复过来,才变更为二十年封山一次。

  传闻那一次大战,是由七大洞天之首昆仑仙境和第二洞天蜀山剑域之间的争执引起的,继而牵连到其他五个修炼洞天。

  昆仑仙境与蜀山剑域的实力最强,但那场大战中,两者的伤亡最为惨重,因此自从数百年前封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眼前。

  这些秘辛当年楚邀月也是从她的太师尊口中得知,她的太师尊当年还很年轻,由于没有进入战场中心地带,侥幸从战场中活了下来。

  不过每一次提到那一场大战,太师尊依然是一副心有余悸的状态,根本不愿意回忆起。

  而且楚邀月还从那位太师尊的口中得知,冰云仙宫的第一任宫主,曾经也是蜀山剑域之人,只是后来走出蜀山剑域,来到秦岭山脉这一带开宗立派。

  因此楚邀月对于第二洞天蜀山剑域,有着强烈的好奇和神往。

  所以在听到蜀山剑域开启之后,她才会如此的激动。

  “一年前就已经开启了,我曾经有幸进入过一次,也是在里面我突破到神丹境界。”袁海蟾说道。

  蜀山剑域乃是修炼界第二洞天,而且已经封山数百年时间,里面有多凶险,袁海蟾曾经深切体会过。

  当初以他的实力,只要不进入那几处禁地,在如今修炼界绝对可以横着走。

  可是进入蜀山剑域后,他才知道,那里面能杀死他的存在太多了,如果不是在关键时刻,他冲破先天境壁垒,达到传说中的神丹境界,否则早就成为蜀山剑域内的一缕亡魂了。

  即便如此,袁海蟾能从蜀山剑域内逃出来也是九死一生。

  至于那个修仙洞府,也是他为了躲避一头远古凶兽的追杀,意外闯了进去。

  连达到神丹境界的袁海蟾在进入蜀山剑域后都是九死一生,那究竟是一个怎样恐怖的存在?

  “能不能告诉我进入蜀山剑域的方法?”迟疑了片刻,楚邀月说道。

  楚邀月的实力已经困在先天境大圆满很长一段时间了,她知道,即便她修炼的是冰凰仙典,足以令她修炼到神丹境界,可是根本没有足够庞大的天地灵气提供她突破,恐怕就算聚拢第四洞天的所有天地灵气也不够。

  因此她才想要进入蜀山剑域,寻求突破的契机。

  “我也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下进入的,等下一次我想再进的时候,发现那个入口已经不在了,据我推测,蜀山剑域并没有完全开启,只是那一座封山大阵刚好出现了一个缺口,让我有机可乘。”袁海蟾摇头说道。

  当初他逃离蜀山剑域后,实力又提升了不少,想要再进入时,发现那入口早已经消失了。

  听到这里,楚邀月的脸上明显流露出一抹遗憾之色。

  陈青阳站在一旁,听到两人之间的谈话,内心更是震惊无比。

  原来冰云仙宫还不算真正强大的门派,连袁海蟾这等实力,都对那神秘的蜀山剑域充满敬畏。

  看来他对修炼界的了解,依旧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多谢告知。”楚邀月道谢一声说道。

  袁海蟾轻轻点头,正准备带着陈青阳离开之际,突然间回头对着楚邀月神秘一笑,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柄名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