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王奎的自白-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95章 王奎的自白

  再次进入那个奇异空间的陈青阳,并没有着急研究那战之书,而是打量周围这灰蒙蒙一片的世界。

  很快,陈青阳发现除了战之书外,还有一些类似于能量洪流游荡在这处空间内,而且他居然还能够控制它们。

  “擒拿手,断山掌、惊风拳、霸王拳、玄心秘典,还有易经经?”

  看着那一团团能量洪流中所蕴含的修炼心法,陈青阳突然间恍然醒悟。

  这一刻,他很肯定现在所处的空间就是自己的意识空间,之前他所修炼过战技、功法绝学全都在这其中。

  将近十几道能量洪流游散在空间内,其中以易经筋的最为强大,霸王拳次之,身为地级顶级功法的玄心秘典居然排在霸王拳之后。

  当年那位师尊教导陈青阳霸王拳的时候,并未说明这套战技是什么品阶,而且到目前为止,陈青阳也知道霸王拳的极限倍数是多少,以他目前对霸王拳的领悟,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够轰出七倍霸王拳的力量。

  不过这三股能量洪流加起来也无法和那一页金光灿灿的战之书相媲美。

  它就好像一轮烈日一般,高高悬挂在空中,金色光芒笼罩整个空间,其他能量洪流充其量就是一颗星星罢了。

  弄清楚这里是自己的意识空间后,陈青阳才静下心来研究这一页战之书。

  原本只是一本实物古卷,此刻居然进入他的意识空间,化为一张金色巨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陈青阳也根本不相信会有如此诡异的事情发现。

  翻山印的修炼心法,陈青阳可以通畅无阻地看完,而且每看一次,陈青阳对它都有一种全新的领悟,总感觉自己并没有领悟翻山印的真正精髓所在。

  至于下面的裂空印,陈青阳依旧只能模糊看到这三个字,当他想要强行去看裂空印的修炼心法时,一道金光直接将他震出意识空间,而且脑袋传来一阵撕裂的剧痛,十分的难受。

  “看来以他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接触到裂空印的修炼心法。”陈青阳无奈地叹息说道。

  翻山印的强大陈青阳已经见识到了,比它更为神秘的裂空印,陈青阳内心充满着期待,只是不知道等他能够看到裂空印的修炼心法时,不知已是何年何月。

  研究半天这战之书都有没有任何结果,陈青阳只好选择放弃,开始进入冥想修炼状态。

  如今他的境界已经达到了凝劲初期巅峰层次,《易经筋》也已经修炼到第三层阶段,只是这第三层明显比前两层要更加的复杂,到现在陈青阳还没有半点进展。

  以陈青阳估计,他现在全力状态下,不施展翻山印的话,应该能够与普通半步先天境的武者交手,一旦遇上强大的半步先天境的高手,他必败无疑,除非施展翻山印。

  只是在踏入凝劲期到现在,陈青阳还没有真正施展过翻山印,也不知道威力达到何种层次,不过想来应该足以对那些强大的半步先天境高手造成一定的威胁。

  时间悄然而过,清晨的太阳还未升起,陈青阳就已经被王奎强行拉到了后山。

  “老大,最近我的实力好像进入了瓶颈,无论我怎么修炼感觉都提升不了半分,这怎么回事?”王奎打完一套五战拳法后疑惑问道。

  刚才王奎打五战拳的时候,陈青阳在一旁连连点头,看来王奎的确有几分练武天赋,一段时间不见,他已经将五战拳练到第二战,每轰出一拳都带着虎虎生风之势,颇为不凡。

  只是他的境界始终停留在暗劲巅峰层次,没有寸进半分。

  陈青阳知道,或许这是因为王奎没有修炼武学功法的原因。

  武学功法乃是一个练武之人的根本,是支撑他在武道一途走下去的根源,一个武者若是没有修炼一门武学功法,那如同人类失去灵魂一般,是一具行尸走肉。

  王奎之所以能够在没有修炼武学功法下还能够突破到暗劲巅峰层次,全是因为当初那棵枯死的千年灵木,强行将他的实力境界拔升到这个层次。

  因此他的境界才会一直停在暗劲巅峰,无法寸进半分。

  一开始陈青阳教王奎练武,也只是让他强身健体,拥有一点自保的实力而已,他也没想到王奎居然有那等机缘,吸收了一棵枯死千年灵木的灵气。

  如今看来,也是时候让王奎抉择的时候了。

  “王奎,你确定还有继续走这一条路么?武道一途,并非你想象中那般容易走,它到处充斥着凶险,毫不夸张的说,你随时都有可能死在这一条路上。”陈青阳脸上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说道。

  如今王奎的实力达到暗劲期巅峰,在普通人类世界中可以说横着走了,如果他一旦决心走下去,那么他将要面临的凶险和挑战将会成倍提升。

  王奎的脸色也微微一变,他能明白陈青阳话中的意思,特别是经历过与倭国天才交手的经历后,王奎明白了一个道理,拥有都有比你实力更强的人存在,稍有差池都有可能让自己丧命。

  见王奎在犹豫,陈青阳也不说话,这一切都得靠他自己去抉择。

  “老大,我从小就是在别人的白眼中长大的,因为我是一个私生子,他们总觉得我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甚至于好几次我都差点被人打死,所以我拼了命的努力学习,就是为了逃避那个人心丑陋的地方。”说着,王奎的眼中微微泛红起来。

  陈青阳脸色微微一怔,他还是第一次知道王奎居然有着如此悲惨的经历。

  “以前刚认识你们的时候,别看我整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其实我内心很自卑,因为我觉得自己什么都比不上你们,老四出生书香门第,老三家里更是大富大贵,老大你就不用说了,在我心中你就是无所不能的神,只有我才是最平庸最卑微的一个,所以我每天只能戴上一张面具,来掩饰我内心的脆弱。”

  “老大,你知道吗,就在昨天,和我在一起两个月的女朋友跟我分手了,就因为我跟她坦白说我家里很穷,最后无论我怎么挽留,她都狠心拒绝了,当初跟我一起山盟海誓的话还历历在目,你说是不是很讽刺。”说着,王奎眼眶中的眼泪不自觉地掉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