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震惊的沈昊君-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9章 震惊的沈昊君

  沈昊君的话如同平地一声雷炸响,在众人的耳畔间回荡。

  “大声告诉我,我们神剑的精神是什么?”沈昊君再次大声吼道。

  “不惧强敌,不畏生死!”众人撕扯着嗓音吼道,一时间每个人的眼神一扫之前的颓势,重新变得锐利起来。

  沈昊君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很好,不管明天的敌人是谁,我们神剑的锋芒必定刺穿敌人的心脏,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

  “坚决完成任务。”众人眼神坚定说道。

  “我给你们半个小时收拾东西,然后立刻出发市区,至于那群新生,我会安排其他部队的人看管,解散。”沈昊君说道。

  众人迅速离开会议室,很快只剩下沈昊君跟赵天虎两人。

  “赵哥,你对这个伯爵了解多少?”沈昊君沉声问道,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刚才沈昊君是为了鼓舞士气才表现地如此严厉,其实他很清楚,这次的任务非常的艰巨,很有可能会死很多人。

  赵天虎的脸色同样阴沉下来,说道:“我虽然没有跟他交过手,但是从以往的资料显示,这个伯爵从来没有失手过,除了超强的狙击能力外,他还很擅长伪装,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没有人拍到他一张清晰的正脸照,我们神剑的狙击手恐怕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沈昊君神情越发的凝重,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我来当他的对手吧。”

  沈昊君乃是华夏最年轻的兵王,除了一身过硬的实力外,他的狙击能力也极为突出,在神剑里面绝对是最强的存在。

  赵天虎脸色猛地一变,道:“不行,这个我不同意,你是神剑的队长,神剑还需要你在幕后掌控全局,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闪失。”

  一个队伍的狙击手可以说是处于最安全的位置,但同时也是最危险的位置,更何况他们要对付的可是国际排行前十的顶尖狙击手,一旦暴露位置,几乎十死无生。

  沈昊君的狙击能力确实很强,但是赵天虎并不认为他能够跟伯爵对抗。

  “赵哥,论资历跟经验,你都比我强,所以我决定让你代替我成为这次任务的最高指挥员,一切行动都由你来指挥掌控。”沈昊君说道。

  “队长,这万万不可,即便这次任务让我来指挥,你也不能当这个狙击手,因为太危险了,如果你出现意外,我没有办法向国家交代。”赵天虎摇头说道,语气十分的坚决。

  沈昊君乃是华夏最年轻的兵王,将来成就绝对无可限量,而且他还是沈红军沈上将唯一的孙子,一旦他死在海城,那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

  这个责任,谁也背负不起!

  沈昊君面容一冷,说道:“赵哥,这你就错了,我知道其中的凶险,甚至很有可能会死在对方的手中,可我的命是命,别的战友的命就不是命?更何况我身为神剑的队长,更应该身先士卒,死而后已,放心,我已经提前写好遗书,万一我真的不幸死在海城,没有人会怪罪你们。”

  赵天虎眼中一红,咬牙说道:“队长,让我来吧,伯爵自身实力同样不俗,神剑也只有你才能制服他,如果你死了,那我们这次任务就彻底失败了。”

  “不用再争,我已经决定了,这是命令!”沈昊君语气十分坚决说道,眼中神芒如电。

  如果非要一个人死的话,沈昊君绝对会选择自己,因为他是神剑的队长,他必须要为神剑所有队员的生命负责。

  沈昊君也曾想过要找神龙特种部队帮忙,毕竟那里汇聚了华夏军区最顶尖的军人,由他们出手,对付一个伯爵绝对不在话下。

  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沈昊君否决了,因为一旦他向上级提出这个要求,那就等于告诉全军区的人,他们神剑特种部队无能。

  所以沈昊君宁愿身死,也不愿让神剑被人瞧不起。

  看着沈昊君那锋利的眼神,赵天虎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人,他曾经也在那个人的眼中看到这样的眼神。

  “队长,我突然想起来,或许有一个人可以对付伯爵。”赵天虎神色有些激动说道。

  “谁?”沈昊君疑惑问道。

  整个华夏军区,除了神龙特种部队的尖兵,沈昊君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对付伯爵。

  “大概九年前,我还在西南军区当教官,当时我接到一个秘密任务,要训练一群特殊的新兵。”赵天虎缓缓说道。

  “特殊新兵?”沈昊君显然有些无法理解这个词语。

  “没错,不过由于我签了保密协议,所以不能向队长你透露更多,我只能告诉你,他们都是一群变态,其中有一个士兵,他是我见过最妖孽的年轻人,仅仅训练了半年时间,我在他手中连百招都撑不过。”赵天虎说道。

  赵天虎口中的妖孽,自然是陈青阳无疑。

  沈昊君微微一惊,赵天虎的实力他清楚,一个新兵仅仅训练的半年时间就能击败他?沈昊君的眼中明显透着不相信的目光。

  “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当时军队里所有训练项目的记录都被他打破,甚至到现在都无人能超越。”赵天虎接着说道。

  沈昊君的脑海中迅速搜索,可是并没有找到符合这个条件的人,因为军队里的训练项目记录,几乎每一年都在更新,就连沈昊君都是其中一个项目记录的保持者。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沈昊君疑惑问道。

  “因为他的档案资料全都保密,你不知道并不出奇。”赵天虎微笑说道。

  听到这里,沈昊君突然想起他那个便宜姐夫陈青阳,不过一想到自己一拳就差点让陈青阳丢了性命,绝不可能是他。

  “那他现在在哪?”沈昊君问道。

  “他就在我们军营里面。”赵天虎说道,他现在很庆幸那天晚上能够遇见陈青阳。

  “不可能吧?军营里除了我们神剑队员外,其他都是普通士兵,怎么可能有这样一个人?”沈昊君摇头说道。

  “队长,我可没说他是我们军营里的人,他现在是一名大一新生。”赵天虎说道。

  沈昊君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档案资料保密,大一新生,这绝不可能是巧合。

  “别告诉我你说的那个人叫陈青阳?”沈昊君深吸一口气问道,眼神之中充满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