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为了男人的尊严-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399章 为了男人的尊严

  沈墨君盯着陈青阳的目光好一会儿,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突然间内心某根弦似乎被触动。

  说实话,这一刻沈墨君的确被陈青阳感动了,不管陈青阳是自不量力也好,还是一时冲动也罢,他敢说出这番话,证明他是真的在乎自己。

  只是一想到叶昆仑的手段,沈墨君的头上如同被泼下一盆冷水,瞬间让她清醒过来。

  “别开玩笑了,既然你知道叶昆仑,就应该知道他的可怕,没人能够忤逆他的意思。”沈墨君微微叹息一声说道。

  由始至终,她也不认为陈青阳能够与强大的叶昆仑抗衡。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陈青阳耸肩说道。

  叶昆仑是强,可他也没弱到可以随意任人拿捏的地步。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想把你牵连进来,至于我跟你之间的婚约,就当是一场梦吧!”说完,沈墨君拿起一个行李箱,直接转身离开宿舍大门。

  陈青阳当即弯腰提起地上两个沉重的行李箱,然后快速跟上沈墨君。

  他也没有再说话,就这样紧跟在沈墨君身后。

  来到宿舍楼下,那位看门大妈一见到陈青阳时,张了张嘴,露出惊愕的表情。

  “你这小伙子什么时候进去的?”大妈脸色一沉质问道。

  “阿姨不好意思,是我让他进来帮我般行李的。”沈墨君脸上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说道。

  见沈墨君替陈青阳说话,大妈也不好为难他,说道:“沈老师,这里毕竟是女生宿舍,还有其他女同学住在这里,你让一个男生进去难免不合适,被人看到也会说闲话,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知道了。”沈墨君礼貌性点了点头,然后示意陈青阳跟上她。

  两人刚走出宿舍大门,一辆出租车便停在校道上,正是沈墨君喊来的师傅。

  “陈青阳,行李放这就行,你回去吧。”沈墨君说道,语气也不再似之前那般冷漠。

  陈青阳轻笑一声,没有理会沈墨君,而是朝着出租车师傅喊道:“师傅,把后备箱打开。”

  “好嘞!”

  司机大哥赶紧打开后备箱,正准备下来替沈墨君搬行李时,发现已经被陈青阳全部放进了后备箱。

  “两位可以走了吗?”司机大哥询问道。

  沈墨君点了点头,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陈青阳,然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未等她反应过来,一道身影从另一侧车门钻了进来。

  “师傅,可以开车了!”

  沈墨君猛地扭头,发现钻进车内的正是陈青阳。

  “你进来干嘛?我都说了不需要你送我去机场。”沈墨君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淡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京城。”陈青阳说道,语气很是坚定。

  不过沈墨君并没有因此而感动,反而语气厌烦说道:“我觉得跟你说的够清楚的了,你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

  她已经很坚决地拒绝了陈青阳,没想到他还是死皮赖脸地想要跟她一起去京城。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而且这关乎我身为男人的尊严,我不能不去!”陈青阳微微耸肩说道。

  他已经想的很清楚,不管那位京城太子爷有多厉害,陈青阳都要去会一会他,不光是为了他自己的尊严,也为了沈墨君。

  “尊严难道比性命还重要?”沈墨君冷笑一声说道:“我可不希望到时候给你收尸,别以为我在开玩笑,叶昆仑他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一旁的司机师傅刚开始以为是小两口在吵架,可一听到“收尸”两个字,身体不由一阵哆嗦,刚准备启动汽车的手也缩了回来。

  “想杀我的人很多,也不在乎多一个叶昆仑。”陈青阳淡淡说道。

  沈墨君顿时气急败坏,有些歇斯底里喊道:“你怎么就是冥顽不灵,你以为这样就很威风,就能让我对你产生好感吗?如果你真是这样想,那我只能说你太幼稚了,不管有没有叶昆仑,我都不会承认那个婚约,更加不可能跟你在一起。”

  沈墨君的声音很大,连看门的大门都听的一清二楚。

  她本来以为陈青阳只是沈墨君的学生,可没想到两人的关系似乎不简单。

  沈墨君知道,她说这番话很重,但是为了让陈青阳彻底死心,她不得不这样,因为她真的不想给陈青阳收尸。

  可惜陈青阳依旧坐在车内无动于衷,仿佛将沈墨君的话当成耳边风一样。

  “说够了么?”陈青阳依旧面带笑容得看着一脸愤怒的沈墨君。

  不知为何,看着此刻陈青阳眼神中的温柔,沈墨君有种想扑进他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她已经压抑地太久了,甚至于她曾经想过用非常极端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可最后她还是没有那个勇气。

  不是因为她怕死,而是她怕自己死后还会连累沈家。

  见沈墨君不说话,陈青阳朝着那位正襟危坐的司机老哥说道:“师傅,麻烦开车。”

  司机老哥怔了一下,唯唯诺诺地点了一下头,然后扭动钥匙,一踩油门直接朝着校门口奔去。

  沈墨君就这样看着陈青阳,没有再说话,她刚才似乎已经宣泄完身体所有的力气,就这样怔怔地看着陈青阳。

  汽车开出校门,朝着机场方向快速开去。

  见沈墨君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陈青阳的声音才缓缓响了起来。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但是有一点我希望你记住,一年多以前我从鬼门关那里逃了回来,所以我比谁都更加珍惜我自己的性命。”陈青阳说道。

  他现在贸然跟着沈墨君进入京城,或许会很危险,但陈青阳是在很理智的情况下做出这一个决定。

  以他如今的实力,只要不是遇见先天境高手,都可以安然逃离。

  叶昆仑再厉害,总不可能是一位先天境界的高手,陈青阳现在就算打不赢他,对方想杀死他也绝不可能。

  至于王家这一头虎视眈眈的狼,陈青阳也没打算现在去招惹他。

  沈墨君微微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也知道,她说什么都已经无法阻止陈青阳。

  “答应我一个要求好么?”在即将抵达机场的时候,沈墨君的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