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沈家-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01章 沈家

  “不行!你不能跟我们回去!”沈墨君再次拒绝说道。

  陈青阳如今的身份很敏感,一旦叶昆仑注意上他,绝对能查出他的底细,到时候若是查到他曾经跟沈墨君有婚约,恐怕会惹来很大的麻烦。

  沈昊君也拿不定注意,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说不定叶昆仑已经知道我来京城了。”陈青阳耸肩笑道。

  从他们刚走出机场通道时,陈青阳就已经察觉到四周围有几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盯着他们,就算不是叶昆仑安排的人,恐怕要不了多久也会传入他的耳朵内。

  因此陈青阳从来就没想过要躲。

  沈墨君脸色微微一变,她现在很后悔让陈青阳跟她一起来京城,可惜现在已经为时已晚了。

  “还愣着干什么?走!”陈青阳推了一下发愣的沈昊君说道。

  见沈墨君不再阻拦,沈昊君立刻推着行李,屁颠屁颠地走在最前面。

  三人走出机场后,坐上一辆挂着京城军区牌照的吉普车,浩浩荡荡地驶向沈家。

  沈家位于京城故宫西侧,就在中南海附近,尽管路上有着许多检查站,不过却没有人敢拦下沈昊君这一辆车,通畅无阻地来到沈家大门口。

  这是一座沈家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四合院,由于年代久远,这座四合院显得有些破旧,沈家的人基本都已经搬到外面去住,如今也只有沈红军跟沈昊君他们一家人还住在这里面。

  “小姐回来了。”看门的那位老大爷拍了拍蹲在地上的那头猎犬,然后站起身来对着沈昊君等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眼前这位老大爷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尽管已经年过六旬,但是他的身体却非常的笔直硬朗,没有半点苍老的迹象,而且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军人硬朗的气息,给人一种如山般的厚重感。

  “杨爷爷,好久不见。”沈墨君对着老大爷微笑喊道,眼中散发着一股发自内心的尊敬目光。

  这位杨爷爷本名叫杨开礼,他可不是沈家真正的门卫,他可是沈红军身边最信任的人,也是沈红军出生入死的战友,由于老伴早死,膝下也无儿无女,因此一直都呆在沈家,主动替沈家看门。

  “杨爷爷,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青阳哥,他是个很厉害的高手。”沈昊君连忙介绍道。

  杨开礼一见到陈青阳时,表情先是一怔,然后身体猛地踏前一步,一拳狠狠地砸在陈青阳的胸膛上。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一旁的沈昊君两姐弟吓了一大跳,他们不明白为何杨开礼会突然袭击陈青阳。

  陈青阳身体一动不动,嘴上甚至还裂开嘴露出灿烂的笑容,硬生生抗下杨开礼这一拳。

  看似厚重的一拳,其实杨开礼并没有用很大的力气,他以为陈青阳会躲,可没想到拳头实打实地轰在陈青阳的胸膛上。

  正当他准备撤去力量时,发现拳头好似轰在一块坚硬的钢板上,反震之力令他也后退几步。

  陈青阳也很配合地后退几步,捂着胸口佯装一副痛苦的样子,说道:“杨老哥,我们虽是很久不见,但下手也不用这么狠吧?”

  其实以杨开礼那一拳,就算他全力以赴,也对陈青阳造不成多大的伤害,毕竟两人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杨老哥?你们早就认识了?”沈昊君诧异问道。

  “这小子当年是我的兵,你说我们认不认识?”杨开礼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拳头说道,看向陈青阳的目光也充满惊讶之色。

  当年陈青阳加入炎黄组织之前,杨开礼曾经训练过他一段时间,只不过陈青阳的实力进展速度快的吓人,杨开礼也就教了他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陈青阳就通过炎黄组织的考核。

  后来两人曾经还一同执行过很多次任务,成为了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两人的年纪虽然相差很大,但是陈青阳私底下向来都是喊杨开礼为老哥。

  沈昊君恍然点了点头,他才想起陈青阳曾经也是他爷爷的兵,认识杨开礼自然不出奇。

  “你小子上次不辞而别,听说你身体出了问题?怎么现在一点都看不出来?而且我感觉你比之前更加强大了!”杨开礼一脸疑惑问道。

  之前的陈青阳给杨开礼的感觉像是一座山一样,需要抬头仰望,可如今的陈青阳站在他的面前,仿佛是一个无尽的深渊,让他产生不起半点的战斗欲望,甚至让他感觉到一丝丝恐惧。

  “运气比较好,身体已经恢复过来了。”陈青阳点头说道。

  “那就好,我就说你小子的生命力比蟑螂还强,怎么可能有事?快进来,你老首长可是天天都在念想着你。”杨开礼呵呵笑道。

  陈青阳深吸一口气,然后跟随杨开礼的脚步缓缓踏入四合院呢。

  当年他虽是沈红军手底下的兵,可也是第一次踏入这间四合院,周围的环境虽然很陌生,但是却给陈青阳一种很是亲切的感觉。

  特别是院子内摆放的花草盆栽,当年在军区大院内的时候,沈红军闲暇时间就喜欢捣鼓这些,因此陈青阳不但没有觉得半点生分,反而觉得异常熟悉亲切。

  沈昊君的父母此刻都不在家,沈家其他人又没有回来,因此偌大一个四合院显得非常冷清。

  穿过院子,几人来到了正厅,陈青阳远远就看到一位穿着中山装的老者,此刻正慢悠悠地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听着收音机内播发出来的京剧,时不时还跟着哼两声。

  由于太过入迷,因此直到陈青阳他们走进正厅,他还没有发现几人的到来。

  “爷爷,我们回来了。”沈昊君将身上扛着的行李箱放下,大步走向中山装老者跟前。

  老者轻轻应了一声,并没有因为沈昊君的突然打扰而生气,他缓缓回过头来,第一眼看到杨开礼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表情顿时有些错愕。

  自从杨开礼从一线战场退下来后,老者已经很少看到他的脸上露出只有的笑容。

  突然间,老者的视线内出现一个熟悉的年轻身影,等他看清楚那人的样貌时,身体猛地从太师椅上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