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怪物-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03章 怪物

  虽然不明白陈青阳哪里来的自信,但是沈昊君还是立刻拿着药方离开沈家。

  很快客厅内就剩下陈青阳和沈墨君两人。

  “你真有把握治好爷爷的病?”沈墨君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问道。

  “沈老师,你好像对你这个未婚夫很不相信啊?”陈青阳笑眯眯说道。

  “不要乱说话!”沈墨君白了一眼陈青阳说道。

  陈青阳耸了耸肩,说道:“在此之前,你相不相信我能够拿到全科满分?”

  沈墨君迟疑了一下,最后很诚实地摇了摇头,即便到现在,她也想不明白陈青阳期末考试的分数是真实的。

  “所以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相信我,包括叶昆仑这个麻烦。”陈青阳说道。

  “这是两码事。”沈墨君皱眉说道。

  叶昆仑乃是公认的京城第一少,沈墨君或许不太清楚叶昆仑的真正实力,但是从她爷爷对叶昆仑的忌惮能够看得出他的深浅。

  不管如何,沈墨君都不认为陈青阳有能够和叶昆仑抗衡的资本。

  “那咱们要不要再赌一次?”陈青阳一脸玩味地看着沈墨君说道。

  “你又想赌什么?”沈墨君目光警惕地看着陈青阳问道。

  上一次她已经吃过一次亏,可没那么容易上陈青阳的当。

  “别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说着,陈青阳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沈墨君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陈青阳不得不承认,若论身材而言,他所认识的几个女人当中,以沈墨君最为出众。

  “有话快说!”

  感受到陈青阳那炽热的目光,沈墨君有些不太自在。

  “就赌我能不能阻止叶昆仑娶你,如何?”陈青阳收回目光,微笑说道。

  沈墨君再次皱眉,看陈青阳的表情,似乎不是在跟她开玩笑。

  “你确定要这么做?”沈墨君沉声问道。

  “我人已经来到京城了,你觉得呢?”陈青阳反问说道。

  沈墨君轻咬嘴唇,微微抬起头看着陈青阳,说道:“那你想赌什么?”

  “既然你的初吻还在,想必那一个也还在吧?”陈青阳嘴角翘起一抹玩味弧度问道。

  沈墨君表情顿时一怒,说道:“你无耻!”

  上一次赌上初吻已经是沈墨君的底线了,如今陈青阳却无耻地想要赌她身上最珍贵的东西。

  “算了,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如果我赢了,你就答应我回去海城继续教书,这个条件你应该不会反对吧?”陈青阳说道。

  “就这样?”沈墨君有些不敢相信问道。

  “不然呢?当然,如果你愿意跟我赌你的第一次,我也不会反对。”陈青阳咧嘴笑道。

  沈墨君目光深深地看着陈青阳好一会儿,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然后问道:“要是你输了怎么办?”

  “放心,我绝不可能输,输了可是会没命的。”陈青阳耸了耸肩,故作轻松说道。

  其实他内心也没有多少底气,毕竟叶昆仑的名气实在太大了,而且背后还有一座非常庞大的靠山,陈青阳想要阻止他娶沈墨君,无疑是要在太岁头上动土。

  他也不想输,因为输了也许真的会没命。

  沈墨君沉默,她也明白陈青阳输了的话意味着什么。

  “要不,你还是回去吧?”沈墨君小声说道,语气甚至带着一丝哀求。

  “你这是在关心我么?”陈青阳微笑问道。

  “你别想多了,我只是不想连累你。”沈墨君没好气说道。

  就在这时,陈青阳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一声,他拿出一看,是牧歌发来一条短信,说他已经到了机场。

  “有没有车?我要出去一趟!”陈青阳问道。

  这里距离机场不算近,有辆车的话会比较方便。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沈墨君问道。

  “我有个朋友也来了京城,要去跟他见一面。”陈青阳说道。

  沈墨君也不再多问,立刻跑回房间拿出一把车钥匙递给陈青阳。

  “车就停在门口外面的车库内,你自己去开吧,早点回来,我家里有很多空房。”沈墨君说道。

  陈青阳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走出院子。

  按了一下钥匙,陈青阳钻进那辆英菲尼迪轿车,然后快速驶出车库。

  花了将近半个小时,陈青阳才来到京城国际机场,远远就看到牧歌一个人站在路边等着他。

  牧歌的穿着打扮都很低调,站在人群中丝毫不起眼,显然是刻意伪装成这样。

  陈青阳摇下车窗喊了一声,牧歌很利索地打开车门钻了进来。

  “吃东西没?”陈青阳问道。

  一段时间不见,牧歌身上的气息更加的沉稳内敛,即便以陈青阳那强大的灵魂之力,也难以探测出他的实力深浅。

  看来这段时间牧歌的实力增长也是飞速,至少陈青阳现在没有半点把握可以赢他。

  “没事,我肚子不饿,说吧,这次让我来京城干嘛?”牧歌问道。

  京城不是一座普通城市,这里可是天子脚下,任何人都不敢在这里乱来。

  “两件事,一,帮我查一下叶昆仑的资料,越详细越好,二,帮我盯着王家,我跟王家之前的恩怨想必你也清楚,我要你时刻盯着他们,不要让他们再背后搞小动作。”陈青阳说道。

  若是他一个人,对付叶昆仑的同时,还得防范王家在背后偷袭,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所以他才找来牧歌帮忙。

  “叶昆仑?你怎么惹上这个怪物了?”牧歌脸色微沉问道。

  “说来话长,不过听你的意思,你见过这叶昆仑?”陈青阳好奇问道。

  牧歌年纪轻轻就成为炎黄玄字号的老大,他有他骄傲的资本,不过此刻却称呼一个同龄人为“怪物”,这其中蕴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牧歌微微点头,说道:“见过一面,大概在两年前,当时我们在外执行一项秘密任务,要抓捕一名摸金校尉,听说他刚从一座大墓中盗走一样很珍贵的东西,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困住,没想到叶昆仑这时候出现,仅凭一招就将我们八个人震飞,然后带走那名摸金校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