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沈经国-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11章 沈经国

  “真的?”沈昊君惊喜问道。

  今年沈红军已经将近八十岁,若不是他身体素质过硬,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如果沈红军能够再活十几年,就算王、楚两家联合,也不可能将沈家扳倒。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去熬药,记住一定要用温火熬,熬剩一碗药便拿去给你爷爷喝,连服三天药,我便可以替他解除暗疾。”陈青阳说道。

  沈红军的暗疾其实就是年轻的时候与人对战落下的内伤,虽然这内伤已经伤及他的五脏六腑,但是掌握太乙神针的陈青阳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治疗他的内伤。

  现在等的就是将沈红军的身体调养好再说。

  “好,马上去熬,我亲自看火。”沈昊君说完,然后快速转身去拿那三副药材。

  无所事事的陈青阳正准备回房间继续修炼时,突然间背后传来一道汹涌的气息,正朝着他疯狂涌来,他只能下意识出手防御。

  “砰砰!”

  仓促之下,陈青阳并没有出尽全力,而且最重要一点,他并没有在对方身上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两拳相碰,陈青阳的身体后退数步,那人的身体同样疯狂后退十几步才堪堪停了下来。

  陈青阳轻眯双眼,他倒想看看谁敢在沈家的地盘出手偷袭他!

  “好小子,一年多不见,实力又长进了。”一道爽朗的声音传入陈青阳的耳内。

  陈青阳定睛一看,看到那张粗犷的脸时,脸上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出手偷袭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沈墨君的父亲沈经国,现任神龙特种大队的队长。

  留着寸头的沈经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狂野的气息,给人一种极其彪悍的感觉,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散发着浓重的汗酸味,显然在此之前他就已经进行高强度的训练。

  陈青阳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像沈经国这样粗犷的大汉,怎么会生出沈墨君这样倾城绝艳的女儿来。

  “沈队长,好久不见。”陈青阳轻笑说道。

  刚才交手的刹那,陈青阳已经知道沈经国的实力境界,一年多不见,他的实力已经晋升到凝劲中期,看来他很有希望加入炎黄组织。

  “喊什么队长这么见外,你现在都已经离开军队了,不介意的话喊我一声老哥就行。”沈经国大大咧咧说道。

  “也行,沈老哥,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了?”陈青阳问道。

  身为神龙特种大队的队长,沈经国几乎常年都在军队里呆着,不但要训练自己的队员,还得经常外出执行任务,而且每一次任务都极其凶险困难,几个月回不来也是常有的事。

  “还不是因为你小子,我特地从军区赶了回来,本来以为你软了之后再也硬不起来,没想到实力比以往更强了,刚才那一拳应该没出尽全力吧?”沈经国咧嘴笑道。

  陈青阳笑了笑,并没有否认,以他现在的实力,即便不动用底牌,也能跟半步先天境界的武者周旋一二,沈经国那点实力在他面前,还真的不够看。

  “我就知道你不可能真的废了,不说先,我到房间看看老父亲,回来再找你喝酒。”沈经国说道。

  “这大早上的喝酒不太好吧?”陈青阳无语说道。

  “甭像个娘们一样,等下我叫阿姨炒几个下酒菜,喝完之后我还得赶回军区,你以为我现在很有时间跟你磨磨唧唧啊!”沈经国笑骂一声,然后大步走向沈红军的卧室。

  陈青阳苦笑地摇了摇头,然后也跟了进去。

  两人轻轻打开沈红军的房门,发觉他还在熟睡当中,不过看他那苍白的脸色,似乎比昨天还要更加的虚弱。

  刚才外面那么吵闹都没能将沈红军吵醒,显然他一直处于嗜睡当中,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沈经国摇了摇头,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默默地退出房间。

  “老父亲他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回到院子后,沈经国的脸上蒙着一层阴霾说道。

  “老哥,不用担心,我已经让昊君去熬药了,老首长的病我能治好。”陈青阳说道。

  沈经国猛地抬头,神色诧异地看着陈青阳,问道:“你确定?”

  陈青阳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如果连太乙神针都治不好沈红军的暗疾,那么就算华元通亲自前来也无济于事。

  “好小子,你什么时候还会医术了?以前怎么没见你露两手?”沈经国突然间喜出望外说道,脸上的阴霾也消失地荡然无存。

  对于陈青阳的话,沈经国绝对不会有半点怀疑。

  “前段时间遇到了一位绝世高手,他直接将医术刻入我的脑海中,现在我也算得上半名神医了。”陈青阳说道。

  “你怎么不说你遇见了一位仙人?”沈经国一副谁相信谁白痴的样子说道。

  陈青阳知道这的确有些玄乎,但是他说的是事实,沈经国不相信他也没有办法。

  “算了,反正我很早就知道你是一个怪物,老父亲的病就拜托你了。”沈经国说道。

  不管陈青阳是不是真的神医,但有一点沈经国很肯定,那就是他绝不会害沈红军。

  “走,到我的房间去,我有一瓶珍藏多年的好酒,一直没舍得开,今日就便宜你小子了。”沈经国说完,搂着陈青阳的肩膀,快速走向他的房间。

  对于酒这玩意,陈青阳不讨厌,但也谈不上喜欢,可当沈经国搬出那藏了不知多少年的酒坛时,浓郁的酒香充斥着整个房间。

  陈青阳曾经喝过灵猴酿的灵果酒,但是论酒香而言,远远比不上沈经国珍藏的这一坛。

  清澈的酒水倒了出来,那浓郁的酒香狠狠刺激着陈青阳的嗅觉。

  平日里对酒根本谈不上兴趣的陈青阳,今日却连饮了五杯,甚至还有种兴致未尽的感觉,而且这酒入肚后,居然还隐隐散发着一股暖流,化为一丝丝能量融入陈青阳的经脉之中。

  虽然远远比不上灵果酒,但是味道却胜灵果酒十倍不止。

  一番大快朵颐之后,沈经国也不得不赶回军区,毕竟他身在要职,不能随意离开太久。

  “老哥,反正我现在也没事做,要不我跟你一起回去?好久没有呼吸一下军区的空气了。”陈青阳突然有些期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