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治愈暗疾-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18章 治愈暗疾

  陈青阳粗略的看了一眼那份报告,基本确定了楚凝雪的病因,除此之外,里面还有关于楚凝雪的详细病因和脑部CT跟核磁共振的照片,一切情况都一目了然。

  “虽然有些棘手,但问题应该不大。”陈青阳内心想道。

  精神分裂症是由于大脑功能紊乱导致的,以现如今的医学水平,还无法完全治愈一个患有重度精神分裂症的患者,不过掌握太乙神针的陈青阳兴许可以尝试一下。

  现在他就等两日后王晨的大婚之日了。

  时间悄然流逝,两天时间一晃而过。

  在喝下第三服药后,沈红军整个人都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其状态完全不像是一个将近八十岁的老者,反而比杨开礼更加的精神活力。

  中午便是王晨的大婚之日,不过陈青阳想要在参加婚礼之前,将沈红军身上的暗疾彻底清除干净。

  之前陈青阳就已经让沈昊君买好了银针,一切准备就绪后,陈青阳让沈红军平躺在床上。

  “老首长,等一下无论出现任何情况,你都要忍着不要乱动。”陈青阳叮嘱说道。

  “好,来吧!”沈红军爽朗一笑,然后身体笔直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针盒!”陈青阳扬手说道。

  一旁的杨开礼很配合地端着准备好的银针走了过来。

  陈青阳瞄了一眼针盒后,然后看也不看,那修长的右手一探,直接从针盒内挑了两根三寸半的银针。

  “姐,你有没发现这一刻阳哥很帅?要我是女人,肯定会爱上他。”沈昊君小声嘀咕说道。

  由于关心沈红军,沈昊君两姐弟强烈要求留下来观看,陈青阳也不反对,毕竟这次针灸并没有多大的风险。

  “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沈墨君怒斥一声说道。

  沈昊君一脸尴尬地闭上了嘴,不敢再说半个字。

  两根银针在陈青阳的手指尖轻轻颤动,如同两只蝴蝶的翅膀一样,甚是诡异。

  气贯双针,这是陈青阳第一次施展太乙神针,可依旧没有半点生涩的感觉,不过对于沈昊君他们这等医术门外汉的人来说,也只是觉得好奇而已。

  陡然间,陈青阳以迅雷之势落针,两根银针直接封住沈红军的心脉位置,然后左手一探,同时抓住五根,眼疾手快刺入沈红军丹田五个不同的位置,同时五根手指透着一股气流,巧妙地控制那五根银针旋转。

  “哼——”

  躺在床上的沈红军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轻哼,脸上的表情顿时扭曲成一团。

  陈青阳此刻那五根银针同时刺激沈红军的丹田,目的就是为了让他那沉睡多年的丹田再次“苏醒”过来。

  “轰隆隆!”

  陡然间,沉睡多年的丹田涌现出一团磅礴的能量,开始朝着他的奇经八脉运转,就好像大坝泄洪一样,冲向那干枯多年的河流。

  顷刻间如同大江奔腾,浩浩荡荡。

  丹田已经觉醒,陈青阳五指的气流控制着银针,然后用力拔了出来。

  太乙神针讲究的是以气御阵,以力拔针,而且还是在神针高速旋转的状态下,其消耗程度远超常人的想象。

  不过陈青阳一切做起来都得心应手。

  拔出五根银针后,陈青阳再次抽搐十一根七寸半的银针,以此刺入五脏六腑的位置上,同时运气将银针狠狠刺了下去。

  针灸一般都是刺在人身体各大穴位上,可如今像陈青阳直刺病体的针法,在各大针法中极其罕见,也异常的凶险,即便是针法高明的神医也不敢轻易尝试。

  在十一根银针刺入五脏六腑后,沈红军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就好像做了一个噩梦,刚从梦中惊醒。

  不过他最后还是依靠坚韧的意志力咬牙忍受下来。

  沈红军的暗疾早已伤透了他的五脏六腑,几乎是必死的局面。

  如今陈青阳则将他置之死地而后生,同时御气催动十一根银针,对体内力量的消耗也成倍增加,很快陈青阳的额头上便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不过生怕打扰到陈青阳,沈昊君他们依然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整整三分钟时间过去,十一根高速旋转的银针几乎同时被拔了出来。

  “噗!”

  下一刻,黑血从那十一个细微的针孔中喷涌而出,沈红军猛地张开大嘴,同样喷出一大口鲜血,然后直接昏死过去,不醒人事。

  “爷爷!”

  看到这一幕,沈昊君跟沈墨君两人顿时惊慌喊道。

  而陈青阳的脸上则流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然后不紧不慢的收起银针。

  “阳哥,我爷爷怎么样?”沈昊君赶紧走上前来问道。

  “淤血以清,再调养十天半个月,老首长的身体便能彻底恢复,日后就算遇见老虎也能斗上一斗。”陈青阳微笑说道。

  别看陈青阳说的云淡风轻,实则刚才的情况也十分的凶险。

  除了第四针生死门外,陈青阳连续动用了太乙神针前三针的手法技巧,最后总算有惊无险地沈红军从鬼门关强行拉了回来。

  “阳哥威武!”沈昊君大声欢呼道,不过一想到沈红军还昏睡在床上,立刻乖乖闭上了嘴。

  “谢谢。”沈墨君走上前来,也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说道。

  陈青阳微笑的摇了摇头,说道:“老首长对我有知遇之恩,救他是我的责任。”

  一旁的沈昊君在清理肮脏的床单时,突然间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阳哥,王晨的婚礼快要开始了,我们再不出发就错过这场好戏。”沈昊君说道。

  陈青阳一看墙上那古老的时钟,果然距离婚宴开始已经不到半个小时了。

  “你们去吧,爷爷就交给我和杨爷爷来照顾。”沈墨君说道。

  “好!”

  陈青阳直接说道,他的确很需要去参加这一场婚礼,因此也没客气。

  “走,车我已经在外门备好了。”沈昊君说道。

  旋即两人稍微整理一番行头,拿着请柬便钻上车,然后朝着婚礼现场快速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