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警告-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25章 警告

  该死!

  陈青阳脸色一沉,不用猜也知道,沈昊君已经被莫伏龙给带走了。

  百密一疏,如今沈昊君在他们手中,陈青阳今日是不可能将王晨当年的恶行暴露在众人面前。

  看着一旁如同一只受惊小白兔一样的楚凝雪,陈青阳暗暗叹息一声,随后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她的昏穴。

  随后楚凝雪毫无征兆地瘫软在陈青阳的怀中,一旁的楚中石似乎发现了的小动作,眉头微微一皱,不过还是没有当场揭穿。

  “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我妹妹怎么又晕过去了?”楚凝香连忙跑过来,一脸责备地看着陈青阳问道。

  “她刚恢复过来,身体比较虚弱,休息一晚就能醒过来。”陈青阳淡淡说道。

  “不会是你没治好她,现在出现什么后遗症吧?”一旁楚家一人质疑道。

  “来人,先把小雪送回去好生照顾。”楚中石这时发话了。

  虽然他不明白为何陈青阳要弄晕楚凝雪,但是他也看得出来,陈青阳并没有恶意。

  很快楚家一群人将昏迷的楚凝雪带离会场,众人的目光再次齐刷刷看向陈青阳。

  如今楚凝雪再次昏迷不醒,他们都想知道陈青阳接下来该如何收场。

  “青帝,你不是说要指证我吗?现在怎么成哑巴了?”王晨指着陈青阳的鼻子叫嚣说道。

  陈青阳眼眸微微一冷,说道:“沈昊君人呢?”

  “他这么大一个人,去哪里我怎么知道?也许已经回家了吧?”王晨冷笑一声道。

  经他们这么一提醒,众人才恍然发现沈昊君已经不在现场。

  王运图生怕王晨太过得意忘形,连忙站出来说道:“青帝,今日你不但出言污蔑晨儿,还破坏王、楚两家的婚礼,这笔账该如何算?”

  “你想怎样?”陈青阳冷声说道。

  如今沈昊君在他们手中,陈青阳做任何事情都得顾忌到他的安危,否则真把王运图逼急了,真有可能对沈昊君不利。

  “我要你当众跪在大家面前,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仇恨王家,所以才故意编造出一个谎言来污蔑王晨。”王运图厉声说道,态度十分强硬。

  如果不尽快恢复王晨的清白,楚家绝不可能将楚凝雪嫁到王家来。

  “可以,但是你必须先把人放了。”陈青阳说道。

  王运图脸色一沉,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如果你不照做,也许真会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王运图话语中的威胁已经很明显,稍微有点脑子的人或许都能猜到,沈昊君已经被王运图抓走了。

  就在陈青阳沉默之际,一旁的楚中石发话了。

  “这件事情先放一边,一切等小雪醒来后再说。”楚中石说道,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别人能猜到沈昊君已经落在王家的手中,楚中石又如何不明白?

  之前他还不相信王晨会做出这样泯灭人性的恶行,现在楚中石已经有几分相像了。

  为了阻拦陈青阳说出真相,王家不惜劫持沈昊君来威胁他,这明摆着是心虚。

  既然楚中石已经发话了,王运图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有沈昊君在手中,他料想陈青阳也不敢乱说话。

  “老爷子,你可千万不要被这小人扫了兴致,要不我们赶紧让两个年轻人完成婚礼,然后我再跟老爷子你好好喝两杯。”王运图笑呵呵说道。

  楚中石摆了摆手,说道:“今日的婚礼延期举行,等查清楚当年伤害小雪的真凶再说。”

  听到这里,王运图等人的脸色都为之一变,他们知道,楚中石已经受到了陈青阳的影响。

  “爷爷,我绝对相信王晨,他不可能做出伤害妹妹的事。”楚凝香微微咬牙说道。

  爱情都是盲目的,楚凝香跟王晨在一起也有很多年时间,她绝对不相信这个平日里对她关怀备至,呵护有加的男人会是一个人面兽心的魔鬼。

  “老家主三思啊,这事要是传出去,我们两家恐怕会成为整个京城的笑话。”

  “这小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他就是沈家派来破坏我们两家联合的奸细,老家主不要被他欺骗了。”

  楚家的人纷纷劝阻说道。

  王晨跟楚凝香今日大婚,早已成为整个京城的焦点大事,如果今日两人的婚礼延期举行,绝对会成为众人的笑话,甚至于引起许多不必要的猜忌,对两家的名声都很不好。

  楚中石瞪了众人一眼,强大的气势逼得众人往后退了几步,脸上充满惶恐之色。

  “我一日不死,楚家还是我说了算,你们谁要是敢再说一句话,就滚出楚家。”冰冷强势的声音在会场上空震撼响起。

  所有人包括陈青阳,都能清晰感觉到楚中石的愤怒和霸道。

  一瞬间整个会场噤若寒蝉,就连呼吸的声音都难以听到。

  王运图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之极,但也不敢再说半个字。

  而王晨整个人气得身体直发抖,看向陈青阳的目光也充满怨毒,恨不得立刻上前将他撕碎。

  楚中石目光深深地看了陈青阳一眼,没有再说一句话,直接转身离开了婚礼现场。

  “青帝,这笔账,我要你百倍偿还回来。”

  楚中石走后,王晨咬牙切齿说道。

  陈青阳无视王晨的愤怒,而是转身看向王运图,警告说道:“如果沈昊君少了一根头发,我要王家鸡犬不宁,说到做到!还有替我转告莫伏龙,我有能力将他培养出来,也有能力毁了他。”

  说完,陈青阳甩手直接离开现场。

  陈青阳刚一走出湖心半岛,一辆车突然间开到他的面前,同时车窗缓缓摇了下来。

  “上车!”楚中石面无表情说道。

  陈青阳想了想,还是从另外一边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告诉我,你所说的一切是不是真的?”楚中石声音冰冷问道,气势更是阴冷至极,恐怕换做任何一个凝劲初期的武者,都难以抵挡得住此刻楚中石的气势。

  陈青阳耸了耸肩,淡淡说道:“是不是真的,老爷子你心中应该有了答案吧?”

  如果楚中石不相信,他也不可能直接将婚礼延期,这无异于告诉众人,他在怀疑王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