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危险的神秘人-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26章 危险的神秘人

  “证据,我要的是确凿的证据。”楚中石说道。

  陈青阳迟疑了一会,然后说道:“当年我赶到的时候,楚小姐已经疯了,在王晨的左手手腕上咬了一口,我想就算这么多年过去,那个牙印应该还在。”

  楚中石眼睛微微一眯,说道:“就算他手上有牙印,你如何确定是小雪咬的?”

  陈青阳耸了耸肩,说道:“以现在的医学技术,想要验证那牙印是否是楚小姐咬的,太简单不过了,当然,前提是你能让王晨亲自去医院一趟。”

  楚中石就这样紧紧盯着陈青阳,不再说话。

  如果陈青阳所说都是真的,那这牙印,绝对是最有效的证据。

  “老爷子,我想知道如果你确定凶手就是王晨,你会如何做?”陈青阳好奇问道。

  俗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如果能将楚家拉到自己的阵营上,那么王家在陈青阳的眼中就不足为虑了。

  “杀!”

  声音从楚中石的牙缝中蹦了出来,眼中更是杀意凛然。

  听到这个字,陈青阳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笑意,看来日后就算自己不去找王家的麻烦,王家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从车内出来后,陈青阳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到一个花丛后面。

  紧接着,一道身影突兀间出现在他的背后。

  “来了多久?”陈青阳缓缓转身,看着牧歌问道。

  “你们没到之前,我就已经在这了。”牧歌说道。

  “那你有没有见到莫伏龙抓走沈昊君?”陈青阳皱眉问道。

  牧歌既然早就来到这里,应该也混入到婚礼当中,可为何还是让莫伏龙抓走沈昊君?

  “看到了,可是我没能阻止他。”牧歌说道,语气中略显无奈。

  “怎么回事?难道还有其他高手阻拦?”陈青阳的眉头皱地更加厉害。

  如果王家背后有强大的高手坐镇,那他想要救出沈昊君就更加麻烦了。

  牧歌摇了摇头是,说道:“不是,只有莫伏龙一人。”

  “什么?”陈青阳眼睛猛地睁大,问道:“他怎么可能在你眼皮底下带走沈昊君?”

  莫伏龙的实力陈青阳多少还是清楚,上次在王家见到他时,实力只不过在凝劲中期左右,就算过去几个月他实力又突破了,最多也就达到凝劲后期。

  而牧歌早已突破到半步先天境界,莫伏龙怎么可能打赢他?

  “刚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他真的做到了,虽然我们只是交手几招,他没有心思恋战,但是我敢肯定,若真的大战起来,他的实力恐怕不会弱于我。”牧歌沉声说道。

  听到这里,陈青阳的脸色也猛地一沉。

  牧歌现在的实力,不施展翻山印的话,陈青阳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可没想到,莫伏龙的实力居然也不弱于牧歌。

  “他突破到半步先天境界了?”陈青阳沉声问道。

  牧歌想了想,说道:“我察觉不出他的境界,不过我感觉应该还没有,而且他的内劲非常的诡异,化为血雾笼罩周身,我怀疑他修炼了某种邪功。”

  陈青阳教莫伏龙的玄心秘典,根本不会散发出诡异血雾,看来莫伏龙真有可能修炼了某种邪功,才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功力大进。

  “叶昆仑的事情先放一放,尽快找到莫伏龙的下落,无论如何,也必须将沈昊君安全救回来。”陈青阳冷声问道。

  “明白。”牧歌说道,然后想了想,接着问道:“如果碰到地字号的人阻拦,我能不能出手?”

  莫伏龙如今是地字号的首领,牧歌想要找他麻烦,难免会遇上地字号的人阻拦,而他们可曾经都是陈青阳的手下,所以牧歌才要请示。

  “不能下死手,其他的你自己把握分寸。”陈青阳说道。

  对于曾经的手下,陈青阳多少还留有感情。

  “好。”

  说完,牧歌便转身离去,陈青阳也并没有回沈家,而是打了一辆车,直接前往黑山。

  黑山乃是一座墓葬山,那里埋着一个陈青阳牵挂的人儿。

  花了一个多小时,陈青阳终于抵达黑山山下,他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向那一座衣冠冢。

  突然间,陈青阳在很远的地方就发现一道灰色的身影站在荒无人烟的丛林之中,而他所站的位置,刚巧就是秦洛神那一座衣冠冢面前。

  陈青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后加快脚步靠了过去。

  那人背对着陈青阳,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后背上背着一把长剑,静静地站在衣冠冢前,似乎并非是巧合。

  “请问阁下为何站在这里?”陈青阳问道。

  那人的身上,给陈青阳一种完全看不透的神秘感,他身上的神经也下意识绷紧。

  这荒郊野外,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神秘人?

  而且还是在秦洛神的坟前。

  那人缓缓转身,然后面带微笑地看着陈青阳。

  只是那笑容看在陈青阳的眼里,有种强烈的危险感,令他下意识后退几步,同时暗暗凝聚体内的力量。

  不过让陈青阳诧异的是,那人的年纪比他想象中要年轻的多,恐怕也只有二十来岁,脸上的样貌更是俊朗帅气,带着一丝丝邪魅。

  在陈青阳所认识的年轻男人中,恐怕也只有南宫凉才能与之相媲美。

  “你就是陈青阳?”年轻男子用充满磁性的声音问道。

  陈青阳身体猛地一怔,目光警惕地看着对方,问道:“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很久了。”年轻男子邪魅一笑说道。

  “等我?为何等我?”陈青阳警惕问道。

  他很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神秘年轻人,可是对方似乎早就认识他。

  年轻男人目光再次转向那一座衣冠冢,说道:“这是一座空坟吧?”

  陈青阳内心猛地一沉,语气冰冷问道:“你究竟是谁?”

  对方居然连这是一座空坟都知道,这让陈青阳内心有种强烈不安的感觉。

  年轻人嘴角翘起一抹邪异的弧度,说道:“既然只是一座空坟,那就没有必要存在!”

  说完,年轻人双指化剑,直接斩出一道剑气。

  等陈青阳反应过来后已经来不及了,年轻男人那一道剑气,直接将秦洛神那一座衣冠冢劈成一道深深的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