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来自蜀山剑域-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27章 来自蜀山剑域

  “轰!”

  一瞬间,陈青阳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连反应都来不及,对方就已经出手了!

  看着眼前地上那一道深深的裂缝,陈青阳的瞪大双眼,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身体根本无法控制在颤抖。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心中的信仰被人无情摧毁一样,轰然倒塌下来。

  “一座空坟就让你失去理智,你也太让我失望了。”年轻男子那嘲讽的声音如同惊雷般在陈青阳的脑海中炸响开来。

  顷刻间,陈青阳那茫然的双眼陡然迸发出两道凶光,整张脸瞬间狰狞,整个人如同一头发了疯的凶兽,张牙舞爪般朝着年轻男人冲去。

  “我要杀了你!”

  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蹦了出来。

  这一刻,陈青阳似乎真的失去了理智!

  “哼,不自量力!”

  面对陈青阳的疯狂扑杀,年轻男子根本不放在眼里,一声冷哼过后,抬手间便挥出一道能量。

  那一道能量蕴含着一股可怕的剑意,拥有者撕裂空间般的可怕穿透力。

  尽管陈青阳此刻几乎失去了理智,但是在这一道剑意面前,灵魂还是不由自主在狠狠颤抖。

  剑意穿透而来,陈青阳的拳头悍然轰出,将近七倍霸王拳的力量与之相碰撞。

  没有预料中的碰撞炸响,年轻男子那一道可怕的剑意,直接穿透陈青阳的霸道拳罡,以摧枯拉朽之势没入他的身躯。

  “噗!”

  陈青阳仰天大吐数口鲜血,整个人轰然倒在地上,周身的气势也在瞬间颓靡下来。

  这一刻,陈青阳才深深感觉到,自己的实力跟眼前这个年轻男人相比,有着不可逾越的天堑鸿沟。

  他的强大,就算陈青阳施展翻山印,也只有被虐杀的份。

  如果陈青阳没有猜错,这年轻人是一位真正的先天境强人。

  “就这点实力?也太弱了!”年轻男子那无情的嘲讽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愤怒再次充斥着陈青阳的脑海,不过理智却告诉陈青阳,不能再激怒对方,否则他真有可能无法活着离开这里。

  无论如何,活着才有希望。

  “咳咳!”

  陈青阳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又吐了一大口鲜血,双腿踉跄几步,身体摇摇欲坠,最后才勉强站了起来。

  脸色如纸一样苍白,身上的气息更是虚弱不堪,这并不是陈青阳佯装出来的,刚才那一道可怕的剑意,的确重伤了陈青阳的五脏六腑。

  “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毁了这座坟墓?”陈青阳声音虚弱问道。

  “强者只用拳头说话,我还以为你多有骨气,本来还想好好跟你玩一玩,可惜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个卑微到如同蝼蚁一样的弱者。”年轻男子摇头说道,眼中的不屑毫不掩饰。

  陈青阳双拳紧握,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怒火。

  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会被愤怒控制理智的陈青阳,在绝对实力面前,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是徒劳的,还不如苟且存活下来。

  见陈青阳不说话,年轻男子接着说道:“你我根本不在同一个世界,在我眼中,想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蝼蚁还容易。”

  陈青阳微微抬头,眼中的目光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一样阴森可怕,嘴里缓缓响起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告诉我,你是谁?”

  “怎么,日后想要找我报仇?”说着,年轻男子身上再次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可怕气势,陈青阳根本无法抵挡得住,身体连连往后震退,直到靠在一棵大树下才勉强站着。

  饶是如此,陈青阳依旧倔强地抬起头,一字一句问道:“告诉我,你是谁?”

  对方如果真心要来杀他,绝不可能跟他废话这么长时间。

  “真是无知的蝼蚁,不过告诉你也无妨,我叫宋馗,来自蜀山剑域,不过看你这草包样子,也不知道蜀山剑域是什么地方吧?”宋馗一脸不屑说道。

  陈青阳微微咬牙,表情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内心却早已翻了天。

  宋馗低估了陈青阳的见识,他不但知道蜀山剑域,还知道那是修炼界的第二洞天,就连楚邀月这等强人听到蜀山剑域,内心都惊起极大的波澜。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宋馗,居然就是来自传说中的第二洞天——蜀山剑域。

  只是为何一个高高在上的修炼界天才,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亲手毁了秦洛神那一座衣冠冢?

  这一切的一切,陈青阳抓破脑袋也想不通。

  “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毁了这一座坟墓?”陈青阳再次问道。

  “没有理由,只是本少爷喜欢而已。”宋馗耸肩说道,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陈青阳知道,宋馗来此目的,绝非偶然。

  “将来如果你想报仇,就来蜀山剑域找本少爷,当然,以你这种卑贱的蝼蚁,这辈子也不可能踏上蜀山剑域。”说完,宋馗对着陈青阳留下一个神秘的笑容,然后直接消失在原地。

  陈青阳呆呆地站在原地,回想起宋馗离开前那个意味深长的神秘笑容,他总感觉这个宋馗其实从一开始就对他并没有多大的恶意,而且他的话语间似乎是在向他传达某种旨意。

  当然,这一切都是陈青阳自己的猜想。

  “无论你出于何种目的,将来我必定到蜀山剑域找你算账。”陈青阳内心冷冷想道。

  与此同时,在陈青阳后方一百米处,两道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遥看着陈青阳。

  一道无形的能量隔绝了两人的气息,所以陈青阳根本发现不了他们的存在。

  “怎么样,我的演技还可以吧?”年轻男子笑眯眯说道,正是刚才的宋馗。

  而站在宋馗旁边的,则是一位蒙着一层面纱的女人,看不透她的样貌,不过她的身上却散发着一股让人心颤的寒意,就连宋馗也不敢靠近她半米之内。

  “你出手太重了!”缥缈的声音淡淡响起,明显带着一丝不满之意。

  宋馗尴尬一笑,说道:“抱歉,我一时没收住手,不过他能撑住我那一道剑意,的确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女人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远处陈青阳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