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太子叶昆仑-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35章 太子叶昆仑

  那群训练有素的保镖第一时间将陈青阳三人围住,个个目光阴冷地瞪着他们。

  “敢在铜雀楼闹事,你们是不是活腻了?”其中一名脸上有着刀疤的大汉冷声问道。

  “牧歌,解决他们!”陈青阳昂首阔步,直接朝着铜雀楼的大门迈去。

  “找死!”

  六名保镖瞬间蜂拥而来,个个气势强盛,杀意凛然,实力最弱的都是化劲期。

  看门的保镖都是化劲期强者,换做是其他人,恐怕连铜雀楼方圆百米都不敢靠近。

  面对六名保镖的进攻,陈青阳完全无视他们的存在,脚步未做任何停留。

  “砰砰……”

  下一刻,一连串的撞击声响起,那六名保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全部都瘫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沈昊君目瞪口呆地看着牧歌的背影,声音难以置信说道:“卧槽,牧歌,原来你这么牛逼啊!”

  这六名保镖,随意一个实力都能碾压沈昊君,但是却连牧歌一招都抵挡不住。

  牧歌笑了笑,然后快速跟上陈青阳。

  三人一前一后踏入铜雀楼的大门,陈青阳无心欣赏这富丽堂皇,奢华至极的大殿,目光突然发现一位穿着旗袍的古典美女正走向他们。

  旗袍美女的身材十分高挑,身上有着江南水乡女子的婉约和柔美气质,迈着莲步款款走了过来,脸上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贵客来访,有失远迎。”女人声音宛若黄莺说道。

  陈青阳微微诧异地看了一眼这个绝美的女人,没想到这铜雀台里面居然还藏着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不过陈青阳很快就恢复平静,声音微冷问道:“叶昆仑呢?”

  女人那双闪亮的眼眸饶有兴趣地打量陈青阳几眼,然后说道:“太子在双娇楼,他已经等候你们多时了。”

  陈青阳眉头微微一皱,叶昆仑居然知道他们要来?

  “请跟我来吧!”

  女人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后,便走在前面侧着身子给陈青阳他们带路。

  “小心一点。”陈青阳回头叮嘱牧歌一声,然后紧跟在那女人的身后。

  穿过一扇厚重的红木大门后,几人踏着阶梯,登上最高的双娇楼。

  双娇楼乃是叶昆仑的绝对禁地,除了叶昆仑的亲信,从来没有人踏上过这里。

  可这一次让女人意外的是,叶昆仑居然吩咐她带着外面那三个男人登上双娇楼。

  一登上双娇楼,陈青阳目光所及之处,发现一男一女正相对而坐。

  女的正是沈墨君,此时她手中捧着茶杯,神情略显拘谨,一看到陈青阳他们到来时,脸上微微露出愕然之色。

  而坐在沈墨君对面的是一位穿着白色休闲服的年轻人,约莫三十岁,身材挺拔修长,相貌更是英俊不凡。

  不过最吸引人注意的是他的气质,不阴柔也不阳刚,整个人透着一抹纯粹稳重的平静。

  即便知道陈青阳他们到来,年轻人依旧没有抬起头看向他们,而是自顾自地端起茶杯,悠闲地品着茶。

  看似懒散的姿态,但是年轻人的身上却渐渐多了一丝足以让所有人退避的强势气场。

  这就是令京城人人畏惧的太子叶昆仑,果然非同凡响!

  陈青阳一踏上双娇楼后便驻步不前,目光始终放在叶昆仑的身上。

  尽管叶昆仑没有看着他,但是陈青阳却能清晰感受到一道危险的气息笼罩着他,正是来自叶昆仑。

  “太子,人带来了。”女人上前几步,最后安静地站在一旁说道。

  叶昆仑似乎没有听到女人的说话,依旧自顾自地品着茶,直到将杯中的茶喝尽后,他才缓缓抬起头。

  “陈青阳,青帝,久闻大名。”叶昆仑脸上挂着平静的笑容看着陈青阳说道。

  陈青阳内心猛地一震,这叶昆仑似乎早就知道他的存在。

  “太子叶昆仑之名,我也是如雷贯耳。”陈青阳淡淡一笑说道。

  叶昆仑一脸玩味地看了陈青阳几眼,然后说道:“说出你来这里的目的。”

  陈青阳目光旋即看向沈墨君,说道:“我来带她离开这里。”

  沈墨君那诧异的表情猛地一怔,然后顿时变得阴沉下来。

  她没想到,陈青阳居然真的敢来这里带她离开。

  意外的是,叶昆仑听到陈青阳这不知天高的话,脸上居然没有半点怒意,反而是笑了起来。

  “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叶昆仑笑呵呵问道,随后拿起那紫砂茶壶,给沈墨君那几乎没有喝过的茶杯轻轻倒了几滴。

  动作看似随意,但是控制地恰到好处,只要再倒一滴,沈墨君茶杯里的茶水就会溢出来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有没本事?”陈青阳反问说道。

  叶昆仑轻笑地摇了摇头,那笑容仿佛在嘲笑陈青阳不自量力。

  “听说在一年多以前,沈红军为了挽留你,将墨君许配给你了?”叶昆仑的眼神突然间变得锋利起来,如同一把刀子扎入人的皮肉一样可怕。

  一旁的沈墨君听到这里,脸色瞬间大变,她本来以为这个秘密只有沈家的高层才知道,没想到叶昆仑早就已经知道了。

  陈青阳的眉头下意识一皱,不过很快有舒缓开来,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为何还纠缠她?”

  “纠缠?”叶昆仑冷笑一声,说道:“我叶昆仑看上的女人,就算她是你的妻子,我也要抢过来。”

  “那就看你有没这个本事了。”陈青阳丝毫不惧叶昆仑那锋利的目光说道。

  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陈青阳再退缩就太不男人了。

  一旁的沈墨君眼里突然闪过一抹异彩,不过很快又透着深深的担忧。

  在这里得罪太子叶昆仑,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狂妄。”叶昆仑看着陈青阳,眼神恢复平静说道。

  “彼此。”陈青阳说道。

  突然间,叶昆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将近两米的身高,如同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一样,散发着巍峨厚重的恐怖气势,狠狠压向陈青阳他们。

  沈昊君撑不住,身体连连往后倒退,牧歌同样倒退两步,唯独陈青阳还咬着牙死死撑住,身体未移动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