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可怕的世界-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40章 可怕的世界

  乔家乔三爷,是一位成名数十年的强大狠人,传闻在他年轻时代,就显露出可怕的练武天赋,最后被一位神秘老道士带回山门,成为他的关门弟子。

  这一离开,乔三爷就整整离开了将近二十年时间。

  这二十年期间,没人知道乔三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且他整个人的脾气也收敛了许多,不再过问乔家任何事,整日如同闲散游人一般,过着超然平淡的生活,与世无争。

  就在所有人都为当年那个不可一世的乔三爷感到惋惜时,乔家突然遭遇敌对势力的围攻,战局成一面倒的趋势,眼看着乔家就要被灭门时,外出云游的乔三爷回来了。

  他以雷霆霸道之势,凭一己之力,将乔家敌对势力连根拔除,将乔家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

  从那一刻开始,无论是世俗界还是修炼界,都对乔家乔三爷充满忌惮,而乔家也自那一刻开始迅速崛起,成为世俗界与修炼界一个超然的存在。

  当年的乔三爷也只有五十来岁,有人甚至猜测,他已经是一位先天巅峰境的可怕存在。

  乔三爷目光平静地看了一眼叶昆仑,说道:“此事到此为止,小妖不会再来为难你。”

  “那最好不过。”叶昆仑目光炽热地看着乔三爷说道,眼神之中居然迸发出强烈的战意。

  不得不说,叶昆仑是个十足的战斗疯子,明知乔三爷的实力强的可怕,但是却依旧没有压制他那疯狂的战斗欲望。

  “收起你的战意,现在的你,在老夫面前,不堪一击。”乔三爷淡淡说道。

  他的语气并不狂妄,但是却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强大威严。

  叶昆仑同样深知这一点,无论实力还是境界,他与乔三爷之间,都有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随后那疯狂的战意渐渐消散。

  “三爷爷,不能这么便宜放过他。”乔小妖声音虚弱说道,眼中的怒意没有丝毫减弱。

  乔三爷摇了摇头,说道:“走吧!”

  说完,也不顾乔小妖的反对,一道能量瞬间席卷而去,将乔小妖带离铜雀楼。

  看着乔三爷两人消失的方向,叶昆仑冷笑一声,喃喃自语说道:“陈青阳,你可真的艳福不浅!”

  回到车上,乔小妖依旧愤愤不平,说道:“三爷爷,我很不甘心!”

  她信誓旦旦要替陈青阳找回面子,没想到自己还受了伤,如何能甘心。

  “别不甘心了,我们要真把那叶昆仑怎样,恐怕你我都走不出那里!”乔三爷说道。

  乔小妖瞪大双眼,有些不敢相信问道:“这怎么可能?难道叶昆仑背后还有实力比三爷爷你更强的人?”

  乔三爷抬头看向紫禁城的方向,苦笑一声说道:“傻丫头,三爷爷又不是无敌的,别往后紫禁城里面还住着叶家那位老怪物,在我一进入铜雀楼,他的气息就已经锁定了我。”

  乔小妖微微一惊,她自然听说过紫禁城内住着一位叶家老祖,可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一位连乔三爷都忌惮的老怪物。

  “走吧!”

  乔三爷摆了摆手,示意司机开车离开。

  “哼,这一次就放过你。”乔小妖捏紧小拳头,依旧有些不太甘心说道。

  回到沈家后,陈青阳打了声招呼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接连两次受伤,饶是以陈青阳的身体也有些扛不住,他必须要静下心来好好治愈体内伤势才行,否则留下祸根就麻烦了。

  进入房间后,陈青阳当即进入冥想状态,《易经筋》自动运转治愈他的伤势,而他的心神则进入意识空间,继续参透那一页战之书。

  尽管他现在只能查看到翻山印的心诀,但是陈青阳发现,他每施展一次翻山印后,那心诀散发出来的金光愈发的强盛,好似有着一股无穷无尽的战意充斥着他整个意识空间。

  只是这股战意根本不受陈青阳的控制,紧紧围绕在那一页战之书周围,让陈青阳无法靠近。

  陈青阳迟疑了一会,缓缓操控灵魂之力靠近那战之书,不过下一刻,他的灵魂之力再次被一道金光震出意识空间。

  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接连尝试将近百次,陈青阳感觉灵魂都快要被震散,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依靠着坚韧的意志力支撑下来。

  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上百次的震荡中,他终于将一缕灵魂之力渗透进那战之书内。

  顷刻间,陈青阳感觉那一缕灵魂之力仿若进入一个充满未知的可怕世界。

  那个战鼓喧天,杀声震天的可怕世界,到处充斥着无比可怕的毁灭气息。

  透过那一缕灵魂之力,陈青阳模糊地看到,无数尊堪比巍峨高山的怪物在相互厮杀,俨然如同一个修罗战场,让人头皮发麻,心生敬畏。

  只是一瞬间,那一缕灵魂之力就被逼出那一个可怕的世界,陈青阳的心神遭遇前所未有的可怕震荡,还未反应过来就直接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陈青阳感觉自己沉睡了一个世纪一般漫长,意识渐渐苏醒过来,随后迷茫地睁开双眼,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久久愣神。

  “阳哥醒了。”守在床边的沈昊君大叫一声喊道。

  很快,住在一旁的牧歌猛地从床上翻了起来,迅速冲入陈青阳的房间。

  而沈墨君刚洗完澡,听到沈昊君的声音后,直接穿着一身浴袍匆匆跑了过来。

  “青阳!”看着两眼空洞的陈青阳,沈墨君有些心疼喊道。

  也许是因为沈墨君那熟悉的声音唤醒了陈青阳,他的瞳孔渐渐凝聚,总算是彻底清醒过来。

  “你们怎么了?”看着三人脸上充满担忧惊喜的神色,陈青阳有些不解问道。

  “阳哥,你吓死我们了,要不是你还有呼吸和心跳,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死了。”沈昊君连忙说道。

  陈青阳缓缓坐了起来,感觉除了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以外,身体并没有半点不适。

  “没那么夸张吧,我只是修炼过度,昏迷了一下而已。”陈青阳说道。

  “什么昏迷一下,你已经整整昏迷了十天十夜了!”沈昊君白了陈青阳一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