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狙击前夕-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4章 狙击前夕

  沈昊君苦笑一声,说道:“她可不是普通明星,你可知道闻人博?”

  陈青阳眉毛挑动一下,然后点头说道:“知道,珠宝界的传奇大鳄,我曾经保护过他。”

  沈昊君眼中闪过一抹讶然之色,众所周知,闻人博身边可是有号称“四大金刚”的超级高手时刻保护着他。

  有一次沈昊君无意中从他父亲沈经国口中得知,那四大金刚,每一个人的实力都不弱于沈经国,沈昊君虽然号称华夏最年轻的兵王,但是在沈经国手中,根本支撑不过百招。

  而陈青阳居然说过他曾经保护过闻人博,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四大金刚的实力无法保护闻人博的安全。

  陈青阳的年纪和沈昊君相仿,就算再妖孽也不可能达到沈经国的境界,更别说超过他,因此沈昊君并不认为陈青阳曾经的实力超过四大金刚,闻人博看中的是他那变态的枪法。

  “闻人博除了是珠宝大鳄外,他还是一个大慈善家,每年光捐给慈善机构的钱就超过九位数,全国各地还有三百多家以他名字命名的学校,最近我们收到情报,有一个神秘势力想要对付他,而这个闻人轻舞,就是闻人博的女儿。”沈昊君缓缓说道。

  陈青阳恍然点头,对于军方出动特种部队保护闻人博的女儿,他一点也不觉得惊讶,毕竟闻人博这个大慈善家若是出现意外,绝对会造成极大的社会舆论,这不是国家所愿意看到的局面。

  “既然明知道有人要杀他女儿,为何不取消活动?”陈青阳问道。

  沈昊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个闻人轻舞的性格很倔强,我们已经劝说过她三次了,但都不成功,而且上级也想借这个机会,让我们找出幕后黑手是谁。”

  就在这时,赵天虎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后几秒钟,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阴沉。

  “队长,出事了,我们需要尽快赶去市区。”赵天虎沉声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沈昊君问道。

  “就在刚刚,石头死了,死在狙击手中。”

  “混蛋!”沈昊君脸色一怒,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杀意,“立刻去备车,全部人武装出发。”

  “是!”

  赵天虎应了一声,赶紧跑回军营备车。

  “陈青阳,拜托了,我要让那伯爵血债血偿!”沈昊君声音冷厉说道,他的身体明显在颤抖。

  石头原名李磊,乃是神剑特种部队最出色的侦察兵,年纪比沈昊君还要小上一岁,原本在部队里面有大好前程,可如今却魂归黄泉,沈昊君如何能不愤怒?

  陈青阳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不过那平静的目光下藏着一抹冰冷的杀意。

  五分钟后,陈青阳坐上赵天虎的车,直接奔往海城市区方向。

  此时夜已深,但是海城的东方广场依旧霓虹璀璨,行人络绎不绝,为了不引起轰动,陈青阳他们是在后面一条街道下车。

  在来的路上,陈青阳已经从沈昊君口中知道这次任务的详细计划,明日闻人轻舞会在这东方广场开演唱会,而且还是户外舞台,周围根本没有任何遮掩物体,别说伯爵这种级别的狙击手,就算是普通狙击手也能够轻易在一千米外击杀闻人轻舞。

  虽然早就知道这次任务不容易,但是一看到空旷的东方广场,陈青阳的眉头也不由微微一皱。

  “赵哥,你先进去指挥,我带陈青阳到周围查看环境。”沈昊君说道。

  “是,队长。”

  赵天虎当即带着神剑所有队员进入那座大厦,而陈青阳在沈昊君的带领下来到东方广场周围。

  “明天闻人轻舞的车会在那个位置停下,从那里走到舞台,大概需要五秒钟时间,不过我们的人会贴身保护她,这五秒钟时间应该不会有危险。”沈昊君说道。

  “舞台经过我们改装,除了正面之外,其他三面都有三层防弹板保护,足以抵挡一切子弹射击,因此伯爵想要击杀闻人轻舞,只能从这个方向。”

  陈青阳转身望了过去,虽然只剩下一个方向位置,但是正对面那一边有很多建筑物,根本无法确定伯爵会在什么位置狙击。

  “根据我们队伯爵的了解,他的狙击点每次都会设在一千五百米开外,这样方便他击杀目标后逃离,我们的狙击手已经提前探查过了,一千五百米到两千米这段范围,总共有十个最佳射击点,我们的人已经提前在这十个位置埋伏好。”沈昊君接着说道,随后将那十个位置一一告诉给陈青阳听。

  陈青阳听完后,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而是拿着望眼镜在不断搜寻。

  沈昊君也不再说话,静静地站在一旁,脸上始终蒙着一层阴霾之色,尽管陈青阳的枪法很变态,但是并不代表他能够阻止伯爵击杀闻人轻舞。

  整整二十分钟,陈青阳都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过原地,就这样拿着望远镜观察周围环境。

  沈昊君也表现出足够的耐性,没有出声打扰陈青阳。

  终于,在观察半个小时后,陈青阳终于放下望远镜。

  “在闻人轻舞走上舞台这期间,你安排多少人保护她?”陈青阳问道。

  沈昊君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陈青阳会问这个问题,迟疑片刻后才说道:“只有十个,毕竟我们人手有限,还得在十个位置埋伏,所以只能安排十个人保护她。”

  陈青阳微微摇头,说道:“十个不够,她走上舞台需要五秒钟时间,这对于顶尖狙击手来说相当于五分钟,足够他击杀目标几百次,所以我需要你增派人手。”

  沈昊君想了想,说道:“我只能再抽调五个人过来,这已经是极限了。”

  “不够,远远不够,我需要你把全部人都调回来安排在她身边,覆盖每一个攻击角度。”陈青阳说道。

  沈昊君愕然看着陈青阳,显然无法理解陈青阳的用意。

  “我想知道理由呢?”沈昊君皱眉问道,在他想来,把全部人都调回来,这无疑是一种极其愚蠢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