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神针疗伤-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64章 神针疗伤

  熟知陈青阳却摇了摇头,说道:“我收了前辈的灵根,自然要替他治好伤势,乔家的人情就不需要了。”

  如果让外人听到陈青阳这句话,恐怕会直接气晕过去。

  乔家的人情,可比那半截灵根珍贵的多。

  只要陈青阳愿意,即便他想乔家索取一截完整的五千年灵根,恐怕乔家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给他。

  三千年灵根与五千年灵根,虽然只相差两千年,可是效果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一截完整的五千年灵根,若是完全将其灵气吸收炼化的话,恐怕能让一个凝劲期武者直接突破到先天境界。

  当然,五千年岁月的灵根极其稀少,即便是那些大型拍卖会上,数十年也就出现过两三次而已。

  至于五千年以上的灵根,恐怕也只有那几大修炼洞天方才有。

  未等乔北亭说话,陈青阳已经用体内炽热的内劲替银针消毒,然后再次示意王沧澜躺下。

  陈青阳轻取三根细长的银针,先是施展第一针“鬼探路”,摸清楚王沧澜的伤势。

  王沧澜的伤是二十年前积留下来的,若是他本身实力浑厚,用强大的力量护住五脏六腑和心脉,根本支撑不到现在。

  不过饶是如此,他的五脏六腑依旧被伤得残破不堪,几近到了临死的边缘。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陈青阳这一招鬼探路,让乔北亭他们都眼前一亮,目光下意识跟随陈青阳手中的银针在王沧澜的身上各处穴位来回移动。

  确定好王沧澜的大概伤势之后,陈青阳右手一探,再次从针盒内取出五根三寸银针,闪电般出手,准确地刺入王沧澜身上的五个穴位。

  第二针阴阳桥!

  太乙神针讲究以气运针,以针运气,陈青阳双手十根手指释放出来的气流,以一种诡异的手法牵引着那五根银针,仿若贯穿连接的桥梁一般,场面甚是诡异。

  陈青阳当即凝神屏气,内心不敢有丝毫的杂念,将所有心神全都汇聚于他手中那进进出出,不断旋转的银针上。

  很快,陈青阳抽取的银针数量越来越多,王沧澜的胸膛,下腹刺入不下二十根银针,在陈青阳手指气流的连通下,如同一张气网一般笼罩在王沧澜的身体上。

  不到三分钟时间,王沧澜全身汗如雨下,连分泌出来的汗液都是黑色的,而且散发出一股奇臭难闻的气味。

  不过乔小妖和乔北亭两人似乎丝毫没有注意空气中弥漫的臭味,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陈青阳手中的银针。

  那黑血是王沧澜五脏六腑内二十年积累下来的淤血,陈青阳生怕他承受不住,所以不敢操之过急,只能慢慢将淤血透过汗液一滴一滴释放出来。

  一次又一次,陈青阳不断用手指的气流控制银针,将王沧澜体内的淤血逼迫出来。

  时间悄然而过,十几分钟过去,陈青阳感觉身体越来越疲惫,脑袋也开始有些昏昏沉沉。

  太乙神针的消耗实在太恐怖,即便以陈青阳现在不弱于半步先天境界的力量,也无法长时间施展太乙神针。

  可是王沧澜五脏六腑积蓄的淤血实在太多,如果陈青阳这时候放弃,若淤血回流的话,恐怕会给王沧澜造成更加致命的伤害。

  他微微咬了咬舌尖,让自己的意识清醒过来,继续控制银针转动,有条不紊地将淤血一滴一滴逼迫出来。

  可是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不出五分钟时间,王沧澜的淤血没有全部逼出来,陈青阳自己就会先昏死过去。

  乔小妖显然也看出陈青阳消耗太大,也不敢发出声音,直接用眼神看了乔北亭一眼,显然在询问他有没办法。

  乔北亭则无奈地摇了摇头,此刻他若是贸然传输能量给陈青阳,说不定会对他体内力量造成冲击,反倒害了两人。

  “看来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啊!”陈青阳内心苦笑一声想道。

  “小兄弟,放心大胆地来吧,老夫能撑得住!”王沧澜这时声音响了起来。

  他自然察觉得到陈青阳为了顾及他的身体,运阵时都非常小心翼翼。

  可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到最后两人都会出事。

  陈青阳微微咬牙,如今这种状况,他也只能赌一把了!

  “那前辈你撑住,我准备将那淤血一次性逼出来。”陈青阳说道。

  “好!”王沧澜说完,直接闭上了双眼。

  陈青阳突然间将银针从王沧澜的身体悉数抽取出来,只留下五根。

  随后陈青阳深吸一口气,片刻后,他猛地睁开双眼,两道精光在闪烁。

  与此同时,他再次闪电般落针。

  只是这一次的银针直接落入王沧澜那五脏六腑之中。

  银针刺入,在陈青阳的气流控制下快速选择,如同快速扑闪翅膀的蜜蜂,发出刺耳的嗡鸣声音。

  太乙神针第三针——观音手!

  “好厉害的针法?”乔北亭在一旁暗暗惊叹想道。

  可是未等乔北亭震惊完,陈青阳的手指再次一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操控银针。

  太乙神针第四针——生死门!

  一针生,一针死!

  “噗!”

  王沧澜的后背好似遭遇一拳重击,身体猛地弯曲蜷缩,向外喷出一大口黑色淤血。

  “呼!”

  在连续施展第三针和第四针后,完全抽空了陈青阳体内的力量,身体连站都站不稳,就直接瘫倒在地上。

  幸好乔小妖眼疾手快,上前扶住坠落的陈青阳。

  “快去看看王前辈情况如何?”陈青阳声音有气无力说道。

  若非依靠强大的意志力在支撑,他早就昏死过去。

  乔北亭大步向前,感受到王沧澜还有生命气息,而且似乎越来越强盛,脸上也不由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放心,他没事。”乔北亭说道。

  陈青阳听后,两眼一黑,便直接昏死过去。

  他们一行五个人,此刻居然有三个已经昏死过去。

  “小妖,你抱着他,我们离开这里!”乔北亭旋即说道。

  “好!”

  服用解药后的乔小妖,身体力气已经恢复了不少,抱起陈青阳自然没有问题。

  而乔北亭则一左一右抱起王沧澜跟扶苏,两人快速奔回停靠在地狱街草坪上的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