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丧心病狂-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68章 丧心病狂

  从房间内走出来,陈青阳径直走向乔小妖的实验室。

  不过此时实验室的大门紧闭着,整个基地,也只有乔小妖和李明海两人知道进入实验室的方法。

  “你是陈先生吗?”就在这时,一位长相甜美的女子走过来询问道。

  陈青阳点了点头,目光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位非常养眼的女人。

  “你好,我是乔教授的助理余彤,乔教授现在在里面做实验,她交代我如果你出来后先在休息室内等她。”余彤声音温柔说道。

  “她需要多久才能出来?”陈青阳问道。

  “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按照以往乔教授的习惯,她至少会在实验室内呆上半天时间才会出来。”余彤说道。

  陈青阳想了想,觉得没必要继续待在基地内浪费时间,于是问道:“叶南笙呢?”

  “哦,叶秘术现在在基因部开会,会议应该还得两个小时才结束。”余彤说道。

  陈青阳无奈的耸了耸肩,看来现在这里就他一个闲人了,说道:“这样吧,我还有事要回去处理,你等乔小妖出来就告诉她我先走了。”

  余彤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那我现在给你安排一辆车,请跟我来。”

  随后陈青阳跟着余彤走出基地,坐上一辆黑色轿车后,直接朝着京城市区方向驶去。

  余彤刚回一到实验室旁,发现乔小妖居然从她休息室那边走了过来。

  “人呢?”乔小妖脸色有些不悦问道。

  余彤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道:“陈先生他已经坐车走了。”

  “他没有说什么?”乔小妖冷着脸问道。

  “他就说等你出来后让我告诉你他先走了。”余彤小声说道,因为她察觉到乔小妖似乎并不太高兴。

  “小王八蛋!”乔小妖怒骂一声,然后气冲冲走进实验室,留下一脸错愕的余彤。

  “这位陈先生不是叶秘书的男朋友么?怎么乔教授好像……”余彤不敢继续往下想,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乔小妖很在乎陈青阳。

  陈青阳让司机直接送他到沈家,等到了沈家之后,天已经黑了。

  一下车,陈青阳就感觉沈家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因为实在太过安静了。

  杨开礼依旧拿着一张小板凳坐在大门口,正抽着闷烟,一看到陈青阳走过来时,那凝重的表情微微一怔。

  “杨老哥。”陈青阳喊了一声。

  “你小子终于回来了。”杨开礼站了起来说道。

  “怎么了?”见杨开礼脸上蒙着一层阴霾,陈青阳皱眉问道。

  “唉,你进去就知道了,他们都在。”杨开礼说道。

  陈青阳内心微微一沉,突然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深吸一口气,大步迈进沈家大院。

  此时大厅内坐着两个人,赫然是沈红军和沈经国两父子。

  大厅内烟雾弥漫,地上扔了不少烟头,显然他们两人在这里抽了不少烟。

  一见到陈青阳出现,两人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那阴沉的目光明显闪过一抹亮光。

  “青阳,你终于回来了。”沈经国大步向前迎向陈青阳,语气略显激动说道。

  而沈红军则依旧满脸忧虑,默默地看着陈青阳。

  陈青阳关顾四周,并没有看到沈墨君和沈昊君两姐弟的踪影,内心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的强烈。

  “首长,发生了什么事?”陈青阳沉声问道。

  “墨君她被人绑架了。”沈经国无奈叹了一口气说道。

  陈青阳猛地一眯双眼,声音冰冷问道:“谁干的?”

  他这才离开三天时间,沈墨君居然被人绑架的,陈青阳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叶昆仑。

  可是以叶昆仑的身份和性格,应该不至于做出这等无耻下流的事情。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王家在背后搞鬼,又或者是莫伏龙。

  “炎黄地字号,莫伏龙。”沈经国微微咬牙说道。

  如果是其他人,就算是王家绑架的沈墨君,沈经国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掀翻王家,将沈墨君救出来。

  可偏偏那人是炎黄地字号的首领莫伏龙。

  炎黄组织在华夏是一个超然的存在,有时候它甚至可以凌驾于华夏的法律之上,因为掌管炎黄的人,是一群武力值极其变态的狠人。

  沈红军算是炎黄的外围成员,他也曾经试图跟莫伏龙交涉,可是对方根本不理会他,完全没有将他这个国家上将放在眼里。

  陈青阳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杀机,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昨天,他突然闯入这里,直接将墨君掳走,牧歌为了拦他,到现在还重伤昏迷不醒。”沈经国叹息一声说道。

  “是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敢闯入这里抢人?”陈青阳冷声说道。

  这里毕竟是一座将军府,莫伏龙就算是炎黄地字号的首领,也不敢堂而皇之闯入这里抢走沈墨君,难道莫伏龙已经完全丧心病狂了?

  “我们也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是冲着你来的。”沈经国说道。

  “什么意思?”

  “他临走前留下一句话,若是三天之内没有见到你,就让沈家准备好葬礼。”沈经国满脸愤怒说道。

  沈经国乃是华夏第一特种部队的队长,前途无量,沈红军更是如今手握重权的将军,整个华夏世俗界,也没有几个人敢招惹沈家。

  而如今莫伏龙公然挑衅沈家,掳走沈墨君,这无疑在狠狠扇沈家的脸。

  “地点!”陈青阳强行压制内心的怒意问道。

  他现在只想杀人!

  “法源寺。”沈经国说道。

  听到这三个字,陈青阳的眉头下意识皱了起来。

  别人只知道法源寺乃是京城一座寺庙,但是陈青阳知道,莫伏龙约他到这里见面,并非是随意找个地方。

  因为这法源寺的背后,正是炎黄地字号的大本营。

  莫伏龙居然要跟陈青阳在他们曾经并肩作战的地方相见,或许早已设好陷阱等着陈青阳跳进去。

  距离三天期限还有一天,在没有见到陈青阳之前,莫伏龙想来也不会伤害沈墨君。

  “牧歌在哪?”陈青阳问道。

  本来以为上次重伤莫伏龙之后,他不会再来找麻烦,没想到他不但劫走了沈墨君,还重伤了牧歌,显然他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完全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