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前往法源寺-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69章 前往法源寺

  “在房间里面,昊君看着他,我已经让他服下一颗疗伤丹药,但他的伤势太过严重,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沈经国说道。

  牧歌毕竟是因为想救沈墨君才落地如此重伤,沈经国他们自然不会心疼一颗疗伤丹药。

  可惜他们手中毕竟只是低等级的疗伤丹药,应付牧歌身上的伤势明显不足。

  陈青阳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走向牧歌所住的包间。

  “阳哥?”

  一看到推门进来的是陈青阳,沈昊君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陈青阳摆了摆手,示意沈昊君别说话,然后快速走到牧歌的跟前。

  此时牧歌的上身裸露着,双手缠绕着纱布,胸口前有一处差点足以致命的伤口,整个人的呼吸十分微弱,脸色更是煞白无比。

  如果不是有那颗疗伤丹药吊着,恐怕牧歌支撑不了陈青阳回来。

  “王八蛋!”

  陈青阳内心怒骂一声,牧歌的伤势,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加的严重,很显然莫伏龙是在给他一个狠狠的下马威。

  他不再犹豫,立刻拿出银针,以太乙神针快速逼出牧歌体内的淤血,治疗他的伤势。

  不过牧歌胸口那一处伤口几乎差点让他致命,陈青阳的太乙神针只能够止住伤口流血,暂时稳住伤势。

  牧歌的内伤自然比不上王沧澜那积蓄二十年的内伤,陈青阳花了几分钟时间便将他的内伤完全控制住,随后他收起银针,运转《易经筋》,一道浑厚的能量注入到牧歌胸口那伤口处。

  在沈昊君他们惊讶的目光中,牧歌胸口那碗大的伤口,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缓愈合。

  自从陈青阳对《易经筋》第三层有了更深层次的领悟之后,他体内劲力的治愈能力变得更加变态,不到几分钟时间,牧歌那处伤口几乎已经完全愈合。

  当然,这也是陈青阳不惜代价在替牧歌疗伤,短短几分钟时间,他体内劲力就消耗大半,脸色也渐渐微白起来。

  感受到牧歌的呼吸渐渐平息,陈青阳这才收回了手,顿时感觉脑袋昏昏沉沉。

  幸好他刚突破不久,实力增强了不少,否则为了治愈牧歌,他恐怕会直接昏死过去。

  “阳哥,你是神仙吗?”沈昊君忍不住问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不相信一个人的内劲居然有着如此强大的治愈功能。

  陈青阳苦笑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内劲拥有治愈能力,但消耗也不小。”

  确实,刚才陈青阳所消耗的内劲,几乎媲美一场生死大战。

  “牧歌醒了。”

  就在这时,沈经国的声音响了起来。

  果然,昏迷中的牧歌悠悠睁开双眼,一脸迷茫地看着周围众人。

  直到看到陈青阳时,牧歌的瞳孔才猛地一缩,身体下意识坐了起来。

  “咦?”

  昏迷前,牧歌清楚记得自己身受重伤,他都以为这一次熬不过去,可他低头一看,猛然发现胸口那一处致命伤口居然已经结疤了。

  “这怎么回事?”牧歌诧异问道。

  他能感受到胸口处依旧传来一阵微弱的刺痛,很明显曾经那里的确有着伤口,只是不知为何突然就愈合了。

  “是阳哥刚才用内劲帮你治好的。”沈昊君解释说道。

  牧歌看了陈青阳一眼,眼神虽然有不解,但也没继续多问,声音略带愧疚说道:“抱歉,我没能保护好沈墨君。”

  陈青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关你事,不过我很好奇,莫伏龙明明被我重伤,这才两天时间,他怎么又恢复过来,还能打伤你?”

  陈青阳敢肯定,莫伏龙在承受他一记翻山印后,身上绝对受了不浅的伤。

  牧歌实力不弱,应付受伤的莫伏龙绝对不成问题。

  可如今看来,牧歌在他手中,似乎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牧歌摇了摇头,同样不解说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敢肯定,昨天他身上绝对没有半点伤势,而且他的实力,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加的可怕,我在他手中支撑不过十招!”

  陈青阳轻眯双眼,难道莫伏龙跟他一样,也拥有极其变态的自愈能力?

  “我知道了,你先好好养伤,我去一趟法源寺,把墨君救回来。”陈青阳淡淡说道。

  他不管莫伏龙有没受伤,他都必须去一趟法源寺,将沈墨君救回来。

  大不了再将莫伏龙重伤一次。

  如今陈青阳实力突破到凝劲中期巅峰,距离凝劲后期也仅差半步之遥。

  前两天他都能重伤莫伏龙,如今实力大涨,他更加不惧。

  “我跟你一起去。”牧歌说完,想要从床上走下来,发现他的右脚很不灵便,差点就从床上摔下来。

  “你还是在这里养伤吧,我能应付。”陈青阳微笑说道。

  牧歌微微咬牙,他现在这种状态,去到的确只会给陈青阳添麻烦,于是说道:“那你自己小心点,莫伏龙让你过去法源寺,一定设好陷阱等你跳进去。”

  陈青阳耸了耸肩,没有说话,直接转身离开房间。

  “阳哥,我送你去法源寺。”沈昊君追出来说道。

  “那里是莫伏龙的地盘,你跟着我,我没有精力照顾你的安危。”陈青阳拒绝说道。

  沈昊君已经落在莫伏龙的手中,陈青阳不想沈昊君也跟着他一起冒险。

  “青阳,你带他去吧,也好有个照应。”沈经国说道。

  陈青阳迟疑了一会,这里距离法源寺并不近,刚才替牧歌疗伤时消耗不小,他需要安静调息一番恢复能量,于是说道:“好,不过去到之后一切得听我的。”

  “可以,走吧,车在外面。”沈昊君激动说道。

  他的实力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能为陈青阳分忧,他已经很开心满足了。

  旋即两人开着车直奔法源寺,陈青阳坐在后座闭上双眼,心无杂念,《易经筋》在疯狂恢复他消耗的内劲。

  与此同时,另外一辆车从不同方向驶向法源寺,车内同样坐在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在开车,而男的则坐在后座,身上杀意凛然。

  今晚京城的夜空乌云笼罩,冬雷阵阵,似乎要下一场滂沱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