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强的可怕-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74章 强的可怕

  陈青阳沉默!

  如莫伏龙所说,他的弱点确实太明显了。

  可是陈青阳也知道,即便知道自己的弱点,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改变。

  见陈青阳不说话,莫伏龙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把那战斗武技教给我,我让你们两个安然无恙离开这里,二,我杀了你,然后将沈墨君卖到最肮脏的窑子,让她终生活在无尽的折磨中,千万别怀疑我说的话,我说到绝对做到!”莫伏龙阴笑一声说道。

  “你敢!”陈青阳怒目横生,死死瞪着莫伏龙。

  “哼,我敢不敢就看你自己的选择,我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你在这里浪费下去,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莫伏龙冷声说道。

  陈青阳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莫伏龙的性格他清楚,即便自己真的教会他翻山印,恐怕也不会兑现自己的承诺。

  可若是他不教,莫伏龙真有可能将沈墨君卖到暗无天日的肮脏窑子。

  无论怎么选择,他都是输!

  不过陈青阳还没有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右手轻轻按在衣服的暗袋,那里藏着一块冷冰冰的石头。

  那是袁海蟾给他的传音石,陈青阳一直以来都随身携带,目的就是为了在危险绝望之际联系袁海蟾。

  没想到今日真的要用上了。

  即便袁海蟾无法及时赶到,陈青阳也会叮嘱他救下沈墨君。

  就在陈青阳准备往传音石注入能量,通知袁海蟾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了过来。

  “我来替他选择如何?”

  声音中气十足,带着一股霸道的威严。

  听到这不算熟悉,却也不陌生的声音,陈青阳猛地回头,按住传音石的手也下意识松了开来。

  回头一看,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缓缓出现在陈青阳的视线中,看着那张冷峻高傲的脸,陈青阳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其实并没有他想象中那般讨厌。

  至少现在,看到他的出现,陈青阳内心莫名松了一口气。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子叶昆仑,一身紫衣的红雀紧随其后。

  叶昆仑昂首阔步,眨眼便走到陈青阳的跟前。

  看到如此狼狈的陈青阳,叶昆仑冷笑一声,然后目光转移到莫伏龙身上。

  身为炎黄地字号的首领,莫伏龙又如何不认识这位名震京城的太子爷?

  一看到叶昆仑出现,莫伏龙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他似乎已经猜到了叶昆仑来这里的目的。

  “我的女人你也敢抓,是不是以为有炎黄组织在替你撑腰,我就不敢动你了?”叶昆仑声音冷漠地看着莫伏龙说道。

  莫伏龙轻眯双眼,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关于叶昆仑的传闻,他可是听说过不说,外人只知道炎黄组织的高层曾经亲自邀请叶昆仑加入炎黄而被拒绝,但是鲜有人知道,炎黄组织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掌控住,称霸华夏神榜第一的强者——炎主,曾经想要收叶昆仑为徒。

  但结局炎黄内部无数人大跌眼镜,因为叶昆仑不但拒绝了炎主的收徒之意,还当众狂言炎主教不了他。

  拒绝神榜第一强者的收徒,还口出狂言说教不了他,这等狂傲的姿态,恐怕也只有叶昆仑一个人敢做得出来。

  莫伏龙自认自己是了不起的天才,否则也不会在短短数年时间年达到如今这个实力境界。

  可是自傲如他,在面对叶昆仑时,他也不得不低下自己那高傲的头颅。

  他微微咬牙,抬头直视叶昆仑那锋利的目光,说道:“我没想过要伤害沈墨君,只是为了逼出陈青阳。”

  “可是我刚才听说你要将她卖到最肮脏的窑子里去?”

  叶昆仑的声音宛若千年寒冰一样寒冷,让莫伏龙全身如坠冰窟。

  面对陈青阳时,即便明知道陈青阳有一招强大的底牌足以让他致命,可莫伏龙内心依旧战意昂然,丝毫不惧。

  可此刻面对叶昆仑,他的内心提不起半点战斗欲望不说,甚至还隐隐产生一抹敬畏颤抖。

  那是一座以他目前实力,还远远无法跨越过去的山峰。

  感受到叶昆仑身上的杀意,莫伏龙身后那位银发老者身体突兀间闪掠,挡在莫伏龙的身前。

  “一个先天境一阶的废物,也敢拦我?”叶昆仑怒喝一声,大手一拍,一道浩瀚狂暴的掌风顷刻间镇压而去。

  “轰!”

  掌风所过之处,青石地板纷纷碎裂,席卷起一阵狂暴飓风。

  银发老者脸色大变,拼尽全力出手抵御。

  “轰!”

  又是一身震响,伴随着两道骨头碎裂的声音,那银发老者直接被震飞起来,身体像似断了线的风筝,狠狠地砸落在地上,双手扭曲弯折,已然被废。

  连同身后的莫伏龙也跟着遭殃,大吐一口鲜血,身体快速往后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

  脸色霎时间苍白无比。

  强!

  强的可怕!

  这是莫伏龙第一次见到叶昆仑出手,曾经他还以为传言有些夸大其词,叶昆仑再强,也绝不可能在这个年纪破入先天之境。

  但这一刻,莫伏龙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非常离谱。

  叶昆仑,比传闻中还要更强!

  一旁的陈青阳看到这一幕,脸上也不由露出一抹震撼之色。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之前叶昆仑能够轻描淡写地震碎他的翻山印。

  连那先天境一阶的老者在他面前都不堪一击,这等实力,远非他现在可以相比。

  陈青阳内心震撼的同时,也不由升起一抹深深的无奈。

  距离地榜大战也就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这三个月见,除非遇到天大的机缘,否则他根本无法与叶昆仑抗衡,甚至连接下他一招的资格都没有。

  “人在哪?”叶昆仑收回手,一副睥睨先天的姿态俯视着莫伏龙说道。

  莫伏龙低着头,在叶昆仑看不到的视线中,眼中尽是愤怒和冰冷。

  他没有说话,伸手指向后方的客厅。

  “红雀。”叶昆仑喊了一声。

  随后红雀大步踏入大厅内,将昏迷的沈墨君抱了出来。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日后你若再敢打沈墨君的注意,就算你躲到炎黄山,我也必杀你!”叶昆仑说完,也不理会莫伏龙有任何的反应,直接转身离开。

  不过在陈青阳身旁走过时,叶昆仑身体突然顿了一下。

  “就你这点能耐,也敢说有资格保护墨君?”叶昆仑冷笑一声说道。

  陈青阳微微握拳,没有反驳。

  “三个月后,如果你还是这么弱,我会杀了你!”说完,叶昆仑头也不回,大步跨出那一道冰冷的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