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细雨中的精灵-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7章 细雨中的精灵

  “闻人轻舞?”

  这名字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

  陈青阳思量片刻后,这才恍然想起来,沈昊君他们今次的任务,就是保护一个叫闻人轻舞的明星。

  “你就是那个明星?”陈青阳疑惑问道。

  “嘻嘻,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呢?”闻人轻舞轻轻一笑,娇音萦萦。

  陈青阳汗颜,如果不是因为这次任务,他还真不认识闻人轻舞。

  “我叫陈青阳。”陈青阳说道,没想到世界居然如此之小,这都让他遇见闻人轻舞。

  “那我就叫你阳哥吧,阳哥,我虽然来了很多次海城,但这还是第一次出来玩,你能不能带我到处走走?”闻人轻舞眼神希冀地看着陈青阳问道。

  陈青阳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看着闻人轻舞,问道:“你就不怕我是坏人,然后把你拐跑了?”

  闻人轻舞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对于任何一个正常男人来说都是难以抵挡的诱惑,陈青阳也不例外。

  闻人轻舞怔了一会,轻咬嘴唇,一脸认真地看着陈青阳,说道:“我妈妈从小就不让我接触男生,她说他们都是坏人,都想对我不利,因此我从来没有男性朋友,可是阳哥你的身上并没有让我觉得厌恶的感觉,所以你一定不是坏人。”

  陈青阳内心微微一愣,这女孩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单纯啊!

  “我真的是坏人!”陈青阳故意露出凶神恶煞的眼神说道。

  “噗嗤!”

  闻人轻舞丝毫没有被陈青阳吓到,反而笑了起来,灵动的双眼眯地像月牙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

  “阳哥,你真可爱,哪有坏人说自己是坏人的。”闻人轻舞捧腹笑道。

  陈青阳一脸尴尬地耸了耸肩,也不再捉弄闻人轻舞,说道:“那你想去什么地方?”

  其实陈青阳对海城也不熟,不过他实在不忍心拒绝一个单纯美丽女孩的请求。

  “我想去吃麻辣烫,还有烧烤跟饮料。”闻人轻舞一脸兴奋说道。

  陈青阳的额头瞬间布满了黑线,看闻人轻舞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还以为她要去吃山珍海味。

  “你没吃过这些东西?”陈青阳问道。

  闻人轻舞摇了摇头,道:“没有,妈妈从来不让我吃那些东西,说是垃圾食品,可我听很多人都说它们很好吃。”

  “好吧,我知道有个地方,就是不知道现在关门没有。”陈青阳苦笑说道,同时内心不由对闻人轻舞生起一丝怜惜之情。

  别人只看得到她光鲜亮丽的一面,却看不到她背后要承受许多人所无法想象的无奈和心酸。

  “真的?那我们赶紧过去。”闻人轻舞激动喊道。

  陈青阳所说的地方自然是复海大学附近的那条美食街,他也只认识那个地方,距离这里不算远,大概一两公里,即使走路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就在两人刚走没几步,黑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蒙蒙细雨。

  在霓虹灯光的映衬下,那细细的雨丝如同一条条五彩斑斓的丝线,斜斜的飘落下来。

  尽管已是深夜,但海城的路上依旧车水马龙,到处都是汽车的鸣笛声跟人的喧嚣声,可这朦胧的细雨,却让人的心情变得格外宁静。

  “这雨恐怕一时半会停不了,要不我们打车过去吧?”陈青阳问道。

  “不要,反正不远,我们散步过去吧。”闻人轻舞噘着嘴说道。

  “可是这雨……”

  “阳哥,陪我走啦,你不觉得在雨中散步很浪漫嘛?”闻人轻舞转身看着陈青阳,那双漂亮的星眸盛满了笑意。

  陈青阳无奈地苦笑一声,旋即不再坚持,他只是生怕闻人轻舞因为淋雨生病而已。

  不一会儿,雨水打湿了闻人轻舞的衣服,可她丝毫不在意,甚至脱下鞋子,光着脚丫在细雨中欢呼雀跃,如同一只快乐的小精灵。

  “阳哥,我唱歌给你听好么?”闻人轻舞回眸一笑说到。

  “好。”陈青阳点头应道,脸上也充满期待的笑意。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

  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跳过水坑绕过小村

  等相遇的缘分

  你用泥巴捏一座城

  说将来要娶我进门

  转多少身过几次门虚掷青春

  小小的感动雨纷纷

  小小的别扭惹人疼

  小小的人还不会吻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那年你搬小小的板凳

  为戏入迷我一路跟

  我在找故事里的人

  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

  悠扬的歌声仿若天籁之声在飘荡,那快乐的音符如同一个个小精灵在细雨中欢呼跳动。

  这歌声直击陈青阳的灵魂深处,让他如梦似幻、如痴如醉。

  这一刻,闻人轻舞的歌声只属于陈青阳一个人。

  看着细雨中随歌起舞的闻人轻舞,陈青阳知道,他这辈子都会记住这一个画面。

  一曲唱尽,陈青阳很不舍地从失神中清醒过来,那美妙的余音在他脑海间久久回荡。

  “好听吗?”闻人轻舞眨着眼睛问道,细细的玉珠落在她那长长的睫毛上,随着眼睛的眨动,晶莹闪烁,楚楚动人。

  “好听。”陈青阳连连点头,笑起来像个孩子一样。

  突然间,一阵寒风呼啸而过,闻人轻舞的身体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那张被雨水打湿的脸,此刻也红扑扑的,原本兴奋的秀眉不由微蹙起来。

  “冷么?”陈青阳关切问道,此刻他身上也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衣服,而且早已被雨水打湿,他只能站在前面替闻人轻舞挡住寒风。

  “不冷。”闻人轻舞强行挤出一抹笑容说道,但是身体却很不听话在颤抖。

  “要不我们回去吧,你的衣服全湿了,再被风吹着很容易感冒。”陈青阳说道。

  闻人轻舞拼命摇头,眼神闪过一丝倔强,说道:“我没事,不要紧的,我们赶快去吧,不然人家真的要关门了!”

  说完,闻人轻舞加快脚步,在寒风中瑟瑟抖动,可她依旧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唉!”

  陈青阳叹息一声,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两辆车突然间停在陈青阳他们的面前,一群人迅速从车里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