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你何来的自信-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8章 你何来的自信

  一群身手矫健的人顷刻间将陈青阳和闻人轻舞两人围了起来,陈青阳的身体第一时间挡在闻人轻舞的面前。

  这群人个个身上都散发着极为惊人的恐怖气息,实力比之沈昊君手下那群特种兵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当看到之前站在电梯口那两名保镖赫然在其中时,陈青阳知道他们是来带闻人轻舞回去的。

  闻人轻舞似乎也认出他们,不过身体却紧紧靠在陈青阳的身后。

  “小姐,请上车。”其中一名保镖很客气说道。

  “不要,你们走开,我等下自己会回去。”闻人轻舞倔强喊道。

  “请小姐不要让我们为难,如果小姐有任何闪失,我们难以向博爷交代。”保镖低着头说道,但是语气态度十分的强硬。

  “有阳哥在,我不会有事的,他会保护我。”闻人轻舞说道,不知为何,靠在陈青阳的背后,她有种极大的安全感,仿佛天塌下来都不会有事。

  对于闻人轻舞的信任,陈青阳内心只能苦笑,他们两个好像才认识不到两个小时吧?

  “如果小姐不配合,那我们只能得罪了。”

  “你们要是敢乱来,我就告诉我爸爸说你们欺负我!”闻人轻舞威胁道。

  那群保镖果真不敢动手,目光旋即看向一辆车内,早在他们一到来,陈青阳就发现还有一个人没下车。

  车门缓缓打开,一个休闲打扮的年轻男子走了下来。

  男子身躯凛凛,棱角分明的脸庞俊美异常,挂着一抹邪魅的微笑,外表看起来好似放荡不羁,但眼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觑。

  陈青阳也算阅人无数,第一眼看到年轻男子时,就感觉他非池中凡物,而且他的身上有一股很危险的气息。

  “轻舞,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啊!”男子的声音非常有磁性,听起来不但不觉得反感,反而觉得很舒服。

  “哥哥?”闻人轻舞看到男子时,显然很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子正是闻人轻舞的哥哥,也是闻人博唯一的儿子闻人纵横。

  闻人纵横轻轻一笑,眼神之中明显带着宠溺之色,说道:“老爸不放心你一个人在海城,所以让我过来保护你。”

  说完,闻人纵横的目光转移到陈青阳身上,上下打量他一眼,脸色陡然一冷。

  “没想到还有人敢动我闻人纵横的妹妹,小子,你很有种啊!”闻人纵横冷笑一声道,眼底闪过一抹冰冷的寒意。

  “哥哥,你误会了,阳哥不是坏人。”闻人轻舞连忙解释道。

  闻人纵横摇了摇头,说道:“轻舞,你还小,还分不清谁是好人坏人,就凭他敢搂着你的肩膀,他就该死!”

  显然闻人纵横查看过酒店的监控录像,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强烈的杀机。

  陈青阳的脸色始终保持平静,丝毫不惧闻人纵横那杀人般的眼神。

  “哥哥,不是这样的,是我拜托阳哥带我出来,他不是故意要搂我的肩膀。”闻人轻舞脸色焦急说道。

  “轻舞,你过来哥哥这里。”闻人纵横招手说道,但锋利的眼神并没有离开陈青阳。

  “不行,除非你答应我不为难阳哥,那我就跟你回去。”闻人轻舞摇头说道。

  她清楚她哥哥的性格,当初一个公子哥只是用言语轻薄了她一句,就被闻人纵横打成残废。

  闻人纵横微微皱眉,在他的印象中,他妹妹可从来不会忤逆他的意思,现在居然为了一个陌生男人跟自己谈条件,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轻舞,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听哥哥话,赶紧过来。”闻人纵横的语气变得强硬起来。

  此时闻人轻舞跟那名男子距离很近,闻人纵横不敢强行出手,生怕对方对她不利。

  “那你发誓不为难阳哥。”闻人轻舞眼神倔强地看着闻人纵横说道。

  闻人纵横脸色一冷,道:“为了一个陌生人,你连哥哥的话都不听了?”

  闻人轻舞眼眶一红,但身体并没有挪动半分,说道:“我知道哥哥你是为我好,但是阳哥他不是陌生人,他是我朋友,哥哥,我求求你不要为难他好不好?”

  “朋友?他有何资格做你的朋友?”闻人纵横的脸色变得更加阴冷。

  连那些高官达贵的公子哥都没有资格做闻人轻舞的朋友,眼前这个瘦弱病态的年轻人更加没有资格。

  闻人轻舞正要说话,一只手突然间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过去你哥哥那里吧,我不会有事的。”陈青阳轻声说道,他不希望看到闻人轻舞夹在两人中间为难。

  “混账,放开你的脏手,不然老子剁了它。”闻人纵横怒声喝道,身上突然间爆发出强大的气势。

  暗劲巅峰,没想到闻人纵横的实力比陈青阳想象中还要更强一些,这样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沈昊君。

  不过陈青阳完全无视闻人纵横的愤怒,微微抬头,眼睛平静地看着他。

  “她是你的妹妹,不是你的傀儡,所以请你考虑她的感受。”陈青阳淡淡说道。

  闻人纵横眼睛一眯,杀意更甚,说道:“还敢教育我?你算什么东西,立刻放开我妹妹,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

  陈青阳冷笑一声,摇头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抓住她?她若是要走,我不会拦她。”

  “轻舞,过来!”闻人纵横冷声喝道,若不是顾忌闻人轻舞,他早就出手了。

  闻人轻舞正要摇头,背后突然传来一股轻柔的力量将她往前推,让她根本反应不过来。

  闻人纵横眼疾手快,立刻上前将闻人轻舞拉到身边。

  “哥哥,放开我。”闻人轻舞用力挣扎,可是怎么也无法从闻人纵横手中挣脱。

  “你先上车。”闻人纵横寒着脸将挣扎的闻人轻舞拉上车,狠狠关上门,然后再次走到陈青阳跟前,眼中的怒意丝毫没有减弱半分。

  “看在我妹妹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不死,但是你那只手,必须留下来。”闻人纵横冷冷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陈青阳嘴角冷冷一翘,说道:“你父亲闻人博都不敢这么说,你何来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