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两个办法-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49章 两个办法

  你何来的自信!

  这几个字如同雷音在闻人纵横的脑海中重重敲响,他直接愣在原地。

  并不是因为他被陈青阳这句话震住了,而是因为他觉得很可笑,非常的可笑!

  “哈哈,哪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也配提及我父亲的名字?”闻人纵横哈哈大笑,眼中充满鄙夷地看着陈青阳。

  陈青阳丝毫不在意闻人纵横的嘲讽,当年他父亲闻人博遭遇埋伏,几乎陷入必死的局面,是陈青阳以一己之力击杀所有敌人,将他从鬼门关硬生生拉了回来。

  当时闻人博就向陈青阳承诺,日后陈青阳若有所求,他就算倾尽所有也会满足。

  对于那份恩情,如果不是遇见闻人轻舞等人,陈青阳早就忘记了,不过任谁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年轻人居然会是珠宝大鳄闻人博的救命恩人。

  闻人纵横更加不相信!

  “少爷,小姐在车内情绪很激动,我怕……”一名保镖在闻人纵横的耳边小声提醒道。

  闻人纵横没有回头,眸光再次一冷,说道:“小子,我闻人纵横说话算话,说要你一只手,就只要你一只手,阿成,动手!”

  “是,少爷!”

  那位名叫阿成的保镖,正是电梯口那两个保镖之一,单打独斗,陈青阳恐怕得拼尽全力才勉强能和他一战,可就算打赢了,对他身体也会造成极大的损伤。

  所以陈青阳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动手。

  阿成大步流星走向陈青阳,眼中没有半点警惕之意,显然他根本没有把陈青阳放在眼里。

  “小子,乖乖站着别动,否则我不确定会不会伤到你其他地方。”阿成警告一声,大手猛然往前一探,准备卸下陈青阳的右臂。

  陈青阳果真很听话,身体没有移动半分,而且脸上还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闻人纵横。

  闻人纵横刚要转身离开,可是一看到陈青阳此刻脸上的表情,内心不由一震,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间涌上心头。

  “魔影!”

  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周围的人听见。

  下一瞬间,一道寒光闪过,原本往前扑去的阿成突然间大叫一声,身体颤抖地往后撤退,眼神更是惊恐无比。

  脖子上传来一阵刺鼻的血腥味,阿成下意识伸手一摸,鲜血顺着他的手指滑落下来,一股锥心的撕裂剧痛瞬间传遍全身。

  这一刻,阿成第一次感觉到死神离自己这么近!

  闻人纵横等人目光惊骇地看向阿成,这才发现他的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血痕,若是再寸进半分,恐怕会直接切断他的大动脉。

  这他吗的究竟发生了什么?

  闻人纵横的目光猛地看向陈青阳,突然间发现陈青阳的身旁多了一个人,一个带着青色獠牙面具的黑衣人。

  那人的身上没有半点气息,如同鬼魅一般,若不是对方活生生站在自己的眼前,闻人纵横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面对闻人纵横的威胁,陈青阳之所以还能如此淡定,就是因为魔影的存在。

  “现在你还敢要我一只手吗?”陈青阳笑眯眯问道。

  闻人纵横的脸色变得无比凝重,连他的实力,都无法察觉到那黑衣人是如何出现的,更加看不清他是如何在阿成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

  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的实力远超他们。

  “你就是要杀我妹妹的人?”闻人纵横语气冰冷问道,他的脸色无比阴沉,但是并没有显露出半点畏惧之色。

  陈青阳冷笑一声,说道:“说话能不能带点脑子?我如果要杀她,你觉得她还有活命的机会?”

  确实,以对方那名黑衣人表现出来的实力,就算他们全部人一起上,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哼,我不管你的谁,今后都离我妹妹远点,别以为有个厉害的保镖就了不起,我闻人纵横要杀你,谁也拦不了。”闻人纵横声音冷厉说道。

  “唉,无知真是可怕。”陈青阳淡淡说道,不再理会闻人纵横的反应,看了一眼车内梨花带雨的闻人轻舞,轻轻摇头,随后直接转身离开。

  闻人纵横就站在原地,看着陈青阳消失在道路的尽头,神色阴晴不定。

  一个人走在回去的马路上,陈青阳的脑海中一直回忆着和闻人轻舞在一起的时刻,脸上时不时流露出淡淡的微笑。

  “少主,这五分钟内,你已经笑了二十次。”

  一道诡异的声音从陈青阳的身后传来,魔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跟在他的后面。

  陈青阳尴尬一笑,显然他刚才忘了还有魔影的存在。

  “有事么?”陈青阳问道,他深知魔影的性格,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他绝对不会现身。

  “少主,刺杀秦洛仙的人,我已经查清楚了。”魔影的声音丝毫不带感情说道。

  陈青阳身体一顿,轻眯双眼问道:“谁?”

  “京城王家。”魔影说道。

  下一瞬间,陈青阳猛地睁开双眼,迸发出冰冷的杀意。

  “他们为何要杀秦洛仙?”陈青阳冷声问道。

  “据我猜测,他们很可能已经知道秦洛仙跟秦洛神的关系,他们是要斩草除根。”魔影说道。

  陈青阳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阴沉下去。

  “好一个王家,当年我已经放过他们一次,看来是我太仁慈了!”陈青阳紧握拳头,眼中杀意凛然。

  “少主,以你现在的实力,要对付王家无疑是以卵击石。”魔影说道。

  “我知道。”陈青阳语气满是无奈说道,别说他现在重伤在身,就算是他实力恢复巅峰时期,想要对付王家,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不过少主若是执意要报复王家,倒是有两个办法。”魔影说道。

  “宗门那边我暂时不会回去,原因你知道。”陈青阳说道。

  陈青阳知道,如果他寻求宗门的帮助,区区一个王家根本不算什么。

  “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

  “说来听听。”陈青阳饶有兴趣问道,除了寻求宗门帮助之外,他还真想不到有其他办法可以对付王家。

  “你的父亲,陈白朗。”魔影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