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乔北亭战凌乘风-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506章 乔北亭战凌乘风

  “啊——”

  在场绝大部分的普通人,都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耳朵,但依旧被那声音震得头痛欲裂,倒地挣扎,场面顿时陷入失控状态。

  别说那些普通人,就连凌乘风也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他知道,对方即便不是神丹境强人,恐怕也相差无几了!

  剑魔王沧澜是谁?

  在场能给出答案的,也就凌乘风和南宫刃等几名先天境强人。

  对于二十年那一战,凌乘风至今还记忆犹新。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家族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

  为了阻拦王沧澜的疯狂报复,凌家那一位活了将近一百五十岁的老怪物不得不燃烧精血战斗,最终还是被王沧澜一剑斩去头颅,血染苍穹。

  当时的凌乘风才刚成年不久,面对王沧澜的气势威压,只能远远躲在凌家众多高手的身后。

  那一刻开始,他才知道,原来修炼者能够变得如此强大,凭借一己之力,就敢挑战传承上千年的超级家族。

  如果是别人,或许会畏惧于王沧澜的凶名,毕竟他可是修炼界号称“剑魔”的狂人,是站在实力巅峰层次的超级强人。

  当年他跟凌家之间的恩怨,凌乘风并不太清楚,但是有一点凌乘风可以肯定,王沧澜一日不死,凌家的头顶上始终都会刻着“耻辱”两个字,挥之不去。

  没有畏惧王沧澜的声威气势,凌乘风微微抬头,目光直视乔北亭手中那一颗传音石。

  “王沧澜,二十多年前让你侥幸逃过一命,如今还敢出来?”凌乘风声音微怒喝道。

  “凌家小辈,你就是凌泫符的孙子吧?当年他都不敢在老夫面前叫嚣,你有何资格?”王沧澜那霸道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凌泫符,一个曾经享誉修炼界的超级高手,在凌乘风之前,他是凌家最快达到先天巅峰境的族人,有望突破神丹境的绝世天才。

  当年王沧澜杀上凌家,目的似乎就是为了杀死凌泫符。

  在王沧澜那可怕的剑法面前,凌泫符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即便齐聚凌家众多高手,战斗依旧的一面倾倒。

  若非最后关头凌家老祖现身,以生命为代价重伤王沧澜,恐怕当时凌家就要从八大世家除名。

  而凌泫符在那一战重伤后就自动辞去凌家家主之位,自此以后销声匿迹,就连凌家的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有人说他为了疗伤,进入闭死关的状态,也有人说他重伤不治,早已身死道消。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被我凌家先祖重伤,如今就算还活着,恐怕也是苟延残喘了吧?有本事现在过来杀我,我等着!”凌乘风继续叫嚣说道。

  凌乘风的狂傲,让乔北亭内心微微一沉。

  他本来是想搬出王沧澜镇住凌乘风,可一时忘记了王沧澜与凌家之间的恩怨,而且凌乘风本身就是心高气傲,空目一切之辈,怎么可能会屈服于王沧澜的威胁?

  “凌家小辈,老夫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若敢动乔家之人,一个月后,老夫踏平凌家!”王沧澜的那威严霸道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如今王沧澜的伤势已经被陈青阳治愈大半,若是再服用乔家的仙灵之液,一个月后,足以让他踏入神丹境界。

  当年王沧澜还处于先天大圆满境界时,就差点将凌家灭门,一旦他踏入神丹境,翻手间便能覆灭凌家。

  凌乘风不怒反笑,说道:“哈哈,乔家之人,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你敢!”王沧澜怒吼一声,声音带着恐怖的音波震荡。

  不过凌乘风大手一挥,一道浩瀚的能量瞬间吞没那音波震荡,同时整个人缓缓腾空而起。

  “乔三爷,上来一战!”凌乘风俯视着下方的乔北亭说道,眼中杀意凛然。

  如果不是因为王沧澜的出现,凌乘风或许不会对乔北亭动杀心。

  乔北亭知道,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出战。

  “小妖,带着那小子往后退,找个机会跑,我尽量给你们争取时间。”乔北亭对着乔小妖传音入密说道。

  乔小妖知道此刻形势非常的严峻,如果乔北亭落败,她和陈青阳恐怕都会死在这里。

  她咬了要嘴唇,突然走到乔北亭的跟前,伸手偷偷塞给乔北亭一样东西。

  “三爷爷,这是我从那巨兽基因内提取出来的精血,除非必要,否则不要轻易服用,因为我还不知道它有何副作用。”乔小妖在乔北亭耳边低声说道。

  这滴巨兽精血,是之前乔小妖冒着生命危险潜入那巨兽尸体内部提炼出来的,就来她三叔和李明海教授都不知道。

  如今生死关头,乔小妖也管不了那么多。

  看着乔小妖那凝重的表情,乔北亭微微点头,将那小瓶子紧紧握在手中,目光凝视上空的凌乘风。

  “唰!”

  陡然间,一把通体青黄色的战刀出现在乔北亭的手中,整个人的气势也在瞬间攀升到极致。

  这一把刀,是乔北亭当年失踪后带回来的,一直藏在他的空间法宝内,就连乔小妖也是第一次见到。

  如今面对实力深不可测的凌乘风,乔北亭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直接祭出他的战刀,一把随同他斩杀过无数强大异兽的战刀。

  凌乘风眼睛微微一眯看着乔北亭手中的战刀,嘴角翘起一抹不屑的弧度。

  “嗖!”

  顷刻间,乔北亭一步踏出,整个身体化身为一道流光,速度之快,就连先天境四阶的南宫刃等人也无法看清丝毫。

  “斩!”

  极速中的乔北亭单手举刀,一道无与伦比的刀芒刹那间斩落而下。

  一刀斩出,乔北亭身上的气势如同雪山崩塌一般,带着铺天盖地的狂暴气势,碾压向凌乘风。

  面对来势汹汹的乔北亭,凌乘风的脸上依旧没有半分动容,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他轻描淡写地朝着前方轰出一拳。

  这一拳没有任何华丽招式,就是一招直拳。

  “轰!”

  拳罡与刀芒狠狠碰撞在一起,震荡出一道道惊人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周扩散。

  就算周围的人都已经撤到庄园门外,可依旧被那恐怖的能量震荡给掀翻起来,倒地重伤。